顾轻舟不敢深睡。    夜里迷迷糊糊的,又听到了风铃响,估计是起风了。    她真讨厌这风铃,从前是平野夫人送的,好不容易被高桥弄坏了,如今又添了蔡长亭的。    她坐起来,窗外似有黑影一晃而过。    推开门,打开了走廊上的电灯,发现的确是起风了,风铃被吹得叮铃铃的。    顾轻舟尝试够了下,没够着。    她没有再关掉走廊上的电灯,就回屋去了。    橘黄色的灯火,就投过了玻璃窗,照在顾轻舟的床前。    她心中稍微踏实,慢慢入睡,堪堪睡了两个钟头,就到了黎明时分。    顾轻舟梳洗,去了叶妩那边吃早饭。    叶妩还在放寒假,懒得骨头都没有了,不到晌午绝不起床。    见顾轻舟来了,叶妩倒是醒了,伸出脑袋问她:“外头冷不冷?”    顾轻舟直搓手,短短一段路,顾轻舟双颊已经冻得冰凉,手脚也没了知觉。    “冷得很。”顾轻舟道,“一般早上特冷,上午的阳光就越好。”    “那我不起来了。”叶妩心满意足又往被子里缩了缩。    顾轻舟打了个哈欠。    叶妩就问她:“老师,要不要睡个回笼觉?”    顾轻舟不饿,却是有点瞌睡。    脱了外套,她钻到了叶妩的被子里,一开始还说话,后来叶妩说时,顾轻舟就发出了均匀呼吸声。    她睡得香甜。    等她们再次醒过来时,阳光铺满了屋子,玻璃窗外的天空湛蓝,似洗过了般,万里无云。    顾轻舟伸了个懒腰,推醒叶妩。    两人起床,吃了一顿饭后,就沿着小径散步。    “朴航不止是康家的叛徒,也是保皇党的。”顾轻舟告诉叶妩。    叶妩道:“我并不太吃惊。”    “为何?”    “以前我们学校做个调研,越是有钱人越希望恢复帝制,反而是中下层穷苦人渴望民主。”叶妩道,“有钱人不需要自由平等,他们就需要维持自己高高在上,同时又把其他人贬低到尘埃里。”    “是吗?”    “老师,您生活在岳城,那边的思潮比太原府要浓烈。朴航加入保皇党,我一点也不意外。”叶妩说。    顾轻舟略有所思。    两个人散了一圈之后,回到了叶妩的院子。    叶姗已经来了多时。    “轻舟,你搬回来了?”叶姗笑问,“司少帅走了?”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:“我就是回来住几天,有点事和平野夫人谈。”    叶姗道:“住下就好,咱们就可以凑一块儿。”    然后,叶姗又对叶妩道,“康家姑爷今天出院了,我派人送了礼物,下午我们去看望他。”    这是基本的礼数。    顾轻舟也以司太太的身份,给康家送了礼物,然后就打算和叶妩姊妹同行。    三个人去了康家。    早已接到电话,在门口迎接她们的,是康昱和康暖兄妹俩。    康昱表情还好,康暖看上去闷闷不乐。    “前几天我们来吃周岁宴,暖暖就闷闷不乐,老师你回头跟我二姐先走,我要跟暖暖说说话儿。”叶妩道。    顾轻舟低声说了句好,也去看康暖。    康暖情绪低落,已经有些日子了,并不是因为家里出事。    康昱则开口了,对她们道:“去我们那边坐坐吧,如今我们家三个房头都分别待客。”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叶姗问。    为何不去姑奶奶那边。    哪怕见不到姑爷,见见姑奶奶康芝,说几句安慰的话,问候才有意义。    “我姑父情绪不好,大吵大闹的,还是别去了。”康昱道。    顾轻舟心中有数。    朴航的账本丢了好几天了,他估计也在寻找,如今却出事,他肯定知道是有人故意下手。    康家要了他两条腿,他只怕是绝望了。破罐子破摔,说话就很难听。    客人登门,让他们再听到那些不堪入目的话,对康家声誉有损。    “那好,我们不去了。”叶妩道。    他们去了二房。    二老爷和二太太招待了她们。    顾轻舟发现,二老爷虽然表情端正,却总是忍不住要笑出来。    看来,姑爷出事,这位二老爷是欣喜若狂,到了无法自控的地步。    也许,他会觉得,他当家做主的时候到了。
第989章 别有心思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他妹妹康芝没了丈夫的帮衬,怎么可能掌管生意?    略微坐了坐,有个女佣进来。    她对二老爷和二太太道:“姑奶奶听说司太太来了,想请司太太去说话。”    顾轻舟就站起身。    二太太问:“需要我陪你去吗?”    女佣道:“二太太,请您帮姑奶奶招待叶家小姐,姑奶奶再三说怠慢了。”    就是说,姑奶奶康芝只想见顾轻舟,怕是有什么重要的话告诉她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那我就先过去了。若是晚了,你们就先回家吧,我回头再回去。”    叶妩和叶姗道好。    见到康芝的时候,康芝脸色倦怠,眼底淤积很深,一看就是很久没好好睡觉了。    她看到顾轻舟时,冲她招招手。    “我想知道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康芝声音嘶哑着,却没什么恼怒,仅仅问清楚原委。    顾轻舟就如实相告。    朴航的舅表兄,一直在太原府活动,暗中帮朴航掏空康家的钱,却又嫁祸康家。    除了顾轻舟和司行霈这边,朴航估计也没少在其他方面给康家惹事。    然后,顾轻舟拿到了铁证,就是账本。    “我一直跟我娘说,朴航是个狼崽子,可是我娘疼他,把他当儿子似的。这么多年了,我们到底是放松了对他的警惕。”康芝道。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又叹了口气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我考虑过,要不要直接告诉你”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顾虑。”康芝道。    她无力独坐,沉默了良久,问:“他在外面还有女人,你知道是谁吗?”    顾轻舟心中微讶。    这点,她倒是没想到。    “需要我帮你查么?”顾轻舟问,“我还不知情。”    “不用。”康芝摆摆手。    她又沉默了良久,才说:“顾小姐,今天怠慢了你,我实在没力气”    没力气应酬,也没力气客套。    顾轻舟觉得,她能坚持到如此地步,已然是难得了。    故而,顾轻舟自己利落起身。    “我先回去了,姑奶奶,假如你有什么问题,派人直接来问我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康芝喊了佣人,让给顾轻舟备车。    顾轻舟就直接走了。    她离开的时候,叶妩和叶姗其实还没有走。    回到了平野四郎的府邸门口,又遇到了蔡长亭。    蔡长亭脚步匆匆出门,看到顾轻舟也没有停下来打招呼。    他只是略微颔首,就和顾轻舟擦身而过。    “是有什么事吗?”顾轻舟猜测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