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先生说,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事,顾轻舟当时抿唇微笑。    可能是她这个笑容,泄露了她的情绪,五先生问她:“顾小姐不相信?”    顾轻舟解释:“我在教会学校念过几年书,知晓人力有限。五先生的话,很是豪气”    五先生也笑了下。    “我绝无亵渎之意。”顾轻舟补充道。    五先生神态慈祥,问顾轻舟:“您最近有什么为难事吗?”    顾轻舟想了想,问:“你们帮我,是帮一次,还是”    五先生道:“顾小姐救了我们十几口人命。若其他人再发心瘕,还是要依靠顾小姐。那些药,也只有您有。    您就是我们的保命符,我们绝不会容许您出事。故而您这辈子,一旦有了为难之事,就登报找我们。”    “那我去了其他地方呢?”    “自然会有人接下您的寻人启事。”五先生道,“顾小姐现在可能告知一件事?”    顾轻舟最想要的,此刻大概就是二宝的痊愈。    二宝的眼睛,她翻遍了医案也没寻到答案。    她问五先生:“您能否治好二宝?”    “可以,让他上山两年。”五先生道。    顾轻舟摇摇头:“二宝要跟我在一起,我师父无心教导他。”    二宝到了人生最关键的年纪——从男孩子变成男人。    于是,他需要正确的领导。    顾轻舟做不到,司行霈却可以。    和司行霈相比,齐师父实在没办法教导养子,他自己都朝不保夕,否则他何必入深山老林?    “那你考虑考虑。”五先生道,“顾小姐,你做好了决定,就登报找我们。”    说罢,五先生转身回去了。    顾轻舟和司行霈下山。    她的两个行医箱,药材都用完了,剩下没用的她也留给了五先生,告诉他药效和用量。    她没有带回行医箱,这原本就是她临时买的,并非祖业。行医箱里的手枪,顾轻舟送给了五先生一支,因为五先生眼神微微放亮。    五先生派人送原土下山,跟顾轻舟他们走的不是同一条路。    他们走小路,比较难行,需得熟悉山路,顾轻舟和司行霈走不了,还会拖累他们。    于是,顾轻舟和司行霈单独下山。    齐师父来送行。    他对顾轻舟道:“我心中孽障未了,还不能下山去生活,二宝依旧托付给你。”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。    来的时候很疲倦,回去时就带着一点干粮,和一个小包裹,里面是他们的大衣和皮草。    在山谷里用不着穿大衣,可出去颔首苦寒的正月。    无言亲自将他们送出山谷,走到小路。    这一路上,顾轻舟和司行霈都没有说话,因为他们插不上嘴。    无言开始放嘴炮了,噼里啪啦,让这一路格外热闹。    顾轻舟稍微一分神,无言自己的话题就从山中树的年轮,转移到了谁家大姑娘出嫁时花桥里有一只死老鼠,不吉利等。    司行霈握紧了顾轻舟的手,瞧瞧在她耳边道:“五先生说,这个无言虽然聒噪,枪法却是绝伦,刀法更精妙。他能双手使用十把刀,刀刀精准无比,比子弹都快。    如果五先生不是吹牛,这个无言是个人才,你说把他嘴巴堵上,能不能为我所用?”    顾轻舟笑起来。    连无言这么吵的人,司行霈都能忍受着,想要收为己用,他真的很有广纳贤才的意愿。    “把他的嘴巴堵上很难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他这样的人去了军营,非要把整个军营吵翻天不可。”    他们两口子说话,无言听到了,回头问他们:“你们笑什么呢?”    实现一转,就到了司行霈身上的包裹上,问:“你那件军装很好看,是哪里做的?”    司行霈想要回答,依旧没机会,无言自己又说了起来。    他终于把顾轻舟和司行霈送到了路口,依依不舍往回走。    顾轻舟瞧见他捡了一块石头,给石头取了个名字,然后欢天喜地和石头一路说话,越走越远了。    无言不是智力有问题,也生得一表人才,只是如此吵闹,完全让人忽略了他其中种种优点。    “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子,我也要将他分出去单独住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抿唇笑。
第982章 神枪手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他把自己身上包裹给顾轻舟,然后半蹲下身子,要背她。    “不用你背,我能走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司行霈道:“下山的路好走,我背了你跟没有负重一样轻松。一年到头,和你如今贴近的时候不多。”    “这样吧,你背半个小时,我们走一个小时,这样就可以慢慢下山了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司行霈说好。    山路并非一直往下,也有山脉之间绵延的平坦。    司行霈走了几步,就停下来。    他将旁边树上一种浅蓝色的花摘了一大把,都给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就把它们编程个小手环。    她在司行霈背上,他反手托住了她的腰和腿,她略感颠簸却格外踏实,很快小手环就编好了。    “给你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编得有点大。    司行霈道:“你戴上,我喜欢看你漂漂亮亮的。”    顾轻舟就一直撸到了胳膊上。    山中气温,不过三里路就一变化。    离开了五先生的族群,顾轻舟越来越冷,将背包里的皮草和大衣拿出来。    两人穿了大衣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我要走一走,走一走暖和。”    司行霈道好,然后让顾轻舟把手插在他的口袋里。    他也在大衣口袋里,握紧了她的手。『加微``信号:xsm90010免费精品女生小说』    两人不像是走在山路上,而像是徜徉在富丽堂皇的花园。    司行霈说:“这次又重新认识了隐居的人。”    每到一处,他都有感悟。    见识越多,感悟就越深,这点顾轻舟无法匹及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我印象最深的大概就是无言了,我现在耳边还有他说话的声音。”    司行霈哈哈大笑,然后故意捏她的脸:“你就记住了小白脸子?”    顾轻舟道:“可算了吧。”    无言那种小白脸,一般人都消受不起,除非是个聋子。    司行霈搂了她的腰。    山路上没人,这样的寒冬腊月,草枯死了,有一条很明显的小径直接往下繁闹城镇。    山里没有野物,故而路上没瞧见打猎的猎户,也没瞧见采蘑菇的小孩子。    “轻舟!”司行霈突然一猫身子,将顾轻舟往旁边土坡上一推,两个人就滚到了土坡的边沿。    同时,司行霈发动了手枪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