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 ,少帅你老婆又跑了    第979章 话唠的男人    崇山峻岭间,没有太多俗世的足迹,顾轻舟上次找程渝的母亲,也没走入这么深的山脉。    如今她算是开了眼界。    “......她说我们这里是世外桃源。”年轻人叫无言,偏偏是个话唠,一进去就把顾轻舟的话当成趣闻,逢人就说。    此地的人都住在山洞里,洞内被烘得干燥结实,除了透气性不佳,其他都好。    山里没有四季,一年到头都是春天,洞内也是温度适宜。    年轻人无言的曾祖父,就是这群人的首领,他住的山洞最宽敞奢华,俨然跟山外豪华房舍无二。    屋子里的陈设,精致古朴,全是他们自己打造的。    顾轻舟也见到了无言的曾祖父,他们都叫他“五先生”。    具体什么来历,顾轻舟不知道,她也没想过去打听,毕竟她只是来治病的,知道越少越好。    她见到了五先生,是一个慈祥的模样,手里拿着水烟袋子。若是平常在市集遇到他,顾轻舟肯定以为是某位辛勤的老农。    “神医,请坐。”五先生对顾轻舟道。    顾轻舟端详他的气色,约莫六七十岁了,眼神却格外清澈,炯炯有神看着顾轻舟和司行霈。    “五先生,轻舟对治病很有心得。是今天开始,还是等她休息好了,明天再说?”齐老四问。    五先生道:“神医,可倦得厉害?”    疲倦是其次,顾轻舟是真饿了,饿得很厉害。    她很久没走过这么长的山路,中间只吃了点干粮。    “......有东西吃吗?”顾轻舟直接问,“我不太疲倦,就是饿。”    众人都笑了。    五先生也觉得顾轻舟真诚。他给他的曾孙无言递了个眼色,请他吩咐下去。    不过半个小时,饭菜就摆满了桌子。    山里的飞禽走兽,样样齐全,故而饭桌上有肉有蔬,有汤有酒。    饱饱吃了一顿,顾轻舟精神抖擞。    屋子里静悄悄的,原来众人都在看她。    她吃得专心,没有留意。    “.......谁的病情最厉害?”顾轻舟吃饱喝足,就和五先生等人换了个地方说话。    同时,她发现齐师父已经走了,估计是安顿司行霈去了。    顾轻舟混在这群陌生人中,没有半分惧意。    她很认真询问,然后打量他们。    年轻人气色都还好,三十岁往上的人,多半脸色蜡黄。    心瘕这种病,是在胸口长一个东西,其形若桃,肤下有流质,发黑,患病者肌肤蜡黄。    等心瘕的毒桃到了一定程度,它四周的肌肤都变得透明般薄,就会毒发身亡。    五先生让几位生病的人褪了上衣,站成一排。    顾轻舟一个个看过去,因为他们的情况是最严重的,那些毒瘤上的肌肤呈现半透明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五先生,您听说过我会治,那您听说过我怎么治吗?”    五先生道:“听说过,不过每个人说法不同,我不太相信。”    顾轻舟就当着五先生和诸位病患的面,再次说了一遍。    “......我们师徒手里,除了前人医案记载,就只有两例。我师父第一次治,将病人治死了,那是个年轻人。    后来,我师父去了病人家中,跟病人的妻子商量,能否将遗体给他钻研。病人的妻子说,假如我师父钻研明白了,以后多救一个人,就是他们家的造化,所以同意了。    我师父反复将那人研究,提出一个思路,就是让心脏停止跳动一分钟。一分钟之后,进行心脏复苏。    这一分钟之内,我需要用力挤出脓血,不留半分。后来,我依照师父的笔记,治好了一例。”    众人心中骇然。    五先生也沉默了,似乎在沉思这话。    顾轻舟就继续道:“这是我们师徒全部的经验。我们只遇到这两例,不知病因,只知道毒瘤中的脓血会流回心脏,经过心脏扩展。”    众人表情都惊悚。    顾轻舟一边打量着他们的表情,一边不停止说话:“治疗此病,首先体内不能有热邪;其次,心脏会受损,故而老年人没了机会;再次,哪怕是挤出脓血,也未必就能活命。    一旦戳破了心瘕,救治失败就再也醒不过来。而不去管它,至少还有大半年的命。你们要考虑清楚。”    生死攸关的时候,没有人是傻大胆。    五先生对无言道:“你请神医出去喝茶。”    顾轻舟就暂时退了出去。    无言话特多,只要不在他曾祖父跟前,他就絮絮叨叨似连珠炮。    跟这样的人相处,也有个好处,就是不需要接话。    不是顾轻舟不想接话,而是她插不上嘴。无言自问自答,说得热火朝天,宛如放出了两百只鸭子。    他把顾轻舟领到了另一处山洞,点燃了火把,跟顾轻舟说:“这是我的家。”    然后,依旧没有给顾轻舟说话的机会,他就开始讲述他这个山洞的来历,是怎么挖的,如何修建的,他父母兄弟等全在另一边山崖,只有他跟曾祖父住在这边等等。    顾轻舟很想问他:如此高强度的说话,嘴巴不酸吗?    她心中还在想心瘕,耳边却一静。    这一静,静得顾轻舟吓一跳,连忙去看无言,就瞧见无言正在看她。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顾轻舟不解。    “我是问你啊,你是哪里人,家里可有父母兄弟,什么时候学医的?”无言道。    他说是问,不知不觉问题越来越多,他开始自问自答,不需要顾轻舟开口,他又接连不歇的说了起来。    顾轻舟就继续想心事。    约莫过了两个小时,无言突然道:“曾祖父喊我们过去。”    顾轻舟一惊:“怎么喊的?”    无言却神秘一笑。    他不告诉顾轻舟,带着她往五先生那边去了。    五先生挑选出来的六个人,都愿意接受顾轻舟的治疗。    “我们不求生,只求神医尽可能拿我们做例子,好救下其他人。”他们中那位四十来岁的汉子说。    顾轻舟眼眶一热。    为了族人而牺牲的精神,素来就容易感动人。    顾轻舟收敛情绪,道:“我会尽可能保下你们的命。如果体内有热邪的,先吃药祛除热邪,你们的病不好,我就不会离开。”    她为他们把脉。    其中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人,他的心脏有很严重的问题,估计也活不了一年半载,加上心口一个心瘕,两个死症凑在一块儿,无力回天。    顾轻舟告诉了他。    不
第979章 话唠的男人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成想,那人却笑道:“那好,终于有了个期限,我心里踏实。神医,我就不耽误其他人治病了。”    大手一挥,回去安排后事了,十分洒脱,顾轻舟愣了下。    剩下的五个人,都算是壮年,身体没什么大毛病,也没有心脏病,更没有热邪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今晚就可以动手。我需要一个身体强壮,手劲足的人。”    “我我我我,我手劲足。”无言忙道。    顾轻舟一想到治病的时候,耳边还有两百只鸭子叫,就有点发毛,道:“你还不行,我需要比你更加强壮的。”    五先生跟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。    片刻功夫,就进来一个人,一下子把门口的光线给挡住。    这人足有两米高,结实强壮。    顾轻舟很满意。    一切都准备妥当了,顾轻舟让他们选一个僻静的山洞,不许任何人打扰。    山洞里的一切,要干燥、干净,席子也要干净等等。    顾轻舟开始一个个给他们吃药。    她先给一个人吃了药,然后就对其他人道:“你们也看看,回头我也是如此治疗你们。”    她一直扣住那人的手腕,仔细把脉,她的手表也放在旁边。    等心脏逐渐停止,那人也陷入昏迷时,顾轻舟立马割破毒瘤,开始放出毒血。    她动作快而准,压得用力。    刚过一分钟,她就把毒血清理了九成,让那个带着顾轻舟给的白胶手套的壮汉过来,给病人做心脏复苏。    心脏复苏时需要吹气,其他病人倒吸一口凉气,却没开口。    等这人慢悠悠醒过来,顾轻舟又给他吃了一颗药,这是清余毒的。    她出了山洞,把手里的东西全部换了,然后重新进入山洞。    如此反复,她衣裳后背早已湿透了,头发丝留在滴水。    等五个病人都结束了,顾轻舟已经没什么力气站起身。    毒瘤上的伤口很小,没必要隔离处理,可以见人,故而顾轻舟也没阻止其他人进来观看。    “等六个小时吧。”顾轻舟道,“假如六个小时内没事,他们就捡回来这条命了。”    五先生很感激她,叫人把那些沾满毒血的纱布烧掉,又给顾轻舟准备热水暖床。    顾轻舟洗了澡就睡着了。    她睡意不深,一个小时后就醒过来,发现不远处的山洞里,人头攒动。    大家都围着那五个人。    顾轻舟也走过来。    “神医醒了?”五先生和顾轻舟寒暄。    顾轻舟点头,然后问他:“五先生,我有个不情之请.......”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已经派人去接齐老四和你丈夫过来了。”五先生知情识趣。    顾轻舟大喜,眼睛略微弯了,问五先生:“不触犯规矩吗?”    “我就是活的规矩。”五先生道。    顾轻舟笑了起来。    她的话刚刚说完,齐老四和司行霈就进来了。    在顾轻舟睡觉的时候,去请齐老四和司行霈的人就出发了。他走小径,一个小时就赶了来回。    司行霈问顾轻舟:“如何了?”    “还在等结果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齐师父就介绍五先生给司行霈认识。    司行霈擅长跟各种人打招呼,当即与五先生攀谈了起来。说到了隐居,司行霈似乎颇有心得,和五先生侃侃而谈,导致五先生觉得他是个学问人。    顾轻舟就在心中偷笑。    天渐渐黑了,顾轻舟和司行霈去了客居的山洞,然后有人端了热饭给司行霈。    司行霈一边吃饭,一边问顾轻舟:“遇到了什么难题吗?”    “只有一个难题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“什么?”司行霈问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