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 ,少帅你老婆又跑了    第974章 曙光    顾轻舟到达平城的时候,平城也下雪了。    细雪覆盖了道路两旁的垂柳,柳枝袅娜摇曳,将薄雪撒下,竟如漫天的柳絮。    顾轻舟在司行霈的官邸门口下了汽车。    朱嫂早已带着阿潇迎接她。    彻骨天寒中,阿潇的儿子小脸通红,却眨巴着大眼睛,看向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眼眶微热。    “太太!”朱嫂上前,拉住了她的手。可能是站得太久了,朱嫂的双手也冰凉——有点粗糙的凉,能贴到人心上去。    顾轻舟跟着他们往里走。    “太太,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?”朱嫂问。    顾轻舟为难:“还是得回去一趟,太原府的事尚未结束......”    她预备仔细解释,朱嫂却道:“我懂,少帅都说了,太太如今要跟少帅做正经事。”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。    她回来了,家里比过年都热闹,朱嫂开始煎炸烹煮,厨房里全是食物的芬芳。玉森小短腿跑进跑出,不时拿点热腾腾的小东西在手里吃,满嘴的油。    顾轻舟看着他们,心中暖融融的。    “太太,先喝汤,暖暖身子。”阿潇帮忙打下手,将熬煮好的花生猪蹄汤端给顾轻舟,里面还有姜片。    顾轻舟端起来就喝了。    很久没有吃到朱嫂炖的汤,顾轻舟此刻觉得自己跟阿潇那两岁的儿子似的,像个贪嘴的小毛孩子。    正喝得开心时,司行霈回来了。    一回来就搂紧了她,笑道:“吃独食呢?”    短短几日不见,顾轻舟愣有种旷世之感。    阿潇又端了一碗汤,跟顾轻舟那碗一样的,说:“少帅,您也暖暖身子。”    “多谢。”司行霈接了。    朱嫂在其他厨娘的帮衬下,半个小时就忙好了一大桌子菜。    司行霈又派人去把阿潇的丈夫玉川也请来。    五个大人带着一个孩子,围坐在桌前,满室温馨。    全是岳城名菜,有樱桃肉、清炖狮子头,也有韭菜鸡丝,母油船鸭,翡翠蹄筋等。    除了家禽和家畜,还有水产,顾轻舟最爱的虾球,各种鱼,葱油鲳鱼、腌肉青鱼、红烧带鱼。    其他一些家常小菜,例如蘑菇菜心,芝麻菠菜,赛螃蟹等。    顾轻舟吃起来头也不抬。    在太原府的日子,夜里常常会犯馋,特别想念家乡菜。朱嫂会的这些,顾轻舟的乳娘全部也会。    想到乳娘努力做个江南人,学一手江南菜,顾轻舟的心情莫名发紧。    很快,她的伤感就被美食冲淡,那盆赛螃蟹她吃得最凶了,一转眼就见了底,又去夹那只庞大的狮子头。    “慢点吃,你饿成啥样了?”司行霈哭笑不得。    顾轻舟抬头,见朱嫂一脸泣容,她连忙解释:“我在太原府也是锦衣玉食,只是吃不到朱嫂做的菜。实在太好吃了。”    朱嫂抹了眼角的水光:“太太,早点把事情做完回家,朱嫂天天给你做好吃的。”    顾轻舟用力点头。    她吃得很撑,司行霈就带着她去散步。他给她围上了围巾,说:“小心吃了风,要伤食的。”    顾轻舟就尽量捂住口鼻。    她和司行霈沿着园子走,一边说一边说起“神女教”的事。    事情处理完毕了。    说到那个戏班,司行霈道:“你给的钱太多了。”    “都是些可怜人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司行霈就搂住了了她的肩膀,亲吻了她一下,道:“行善积德,也没什么不好的,你做得对。”    他如此说了,顾轻舟心中更加踏实。    这次回到了江南,除了吃美食,还要走亲访友。    司行霈军中忙碌,他回家一趟之后,翌日又去了驻地,却吩咐副官准备好飞机,送顾轻舟去南京,又去岳城。    顾轻舟见司督军没什么感触,却看到司琼枝的时候感触很深。    司琼枝变得成熟稳重了,看顾轻舟的眼神,再也没了之前的敌意
第974章 曙光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。    虽然有点别扭,她还是和顾轻舟打招呼,说:“这次是回来过年吗?”    “不,就是年前回来瞧瞧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司琼枝点头,虽然没有称呼顾轻舟,却也露出几分难得的和善。    到了岳城,就热闹多了。    虽然颜一源还没回来,霍拢静也没消息,却不能阻挡颜家的欢声笑语。    顾轻舟在岳城住了两个晚上。    已经快满一岁的玉藻,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,好奇打量顾轻舟。    晚上,顾轻舟抱着她睡,她居然没有哭闹。    看着她熟睡的小脸,顾轻舟心中柔软得不可思议。    待玉藻睡熟,顾轻舟和颜太太聊天,提到了颜一源。    颜太太的眼泪控制不住。    她对顾轻舟道:“你义父想要找小五回来,我不同意。小五一辈子衣食不愁,不知艰苦是何物。    他难得对一个人如此深情,对一件事如此执着。他的深情和执着,若是半路被打断,他这辈子就废了。”    顾轻舟握住了颜太太的手,说:“您所虑是对的,做任何事都不能半途而废。”    颜太太抹了眼泪:“可我担心他的健康,更担心他耗尽一辈子。”    这件事,一直让颜太太煎熬。    顾轻舟只得安慰她。    霍拢静和那个教头,曾经都是保皇党的杀手组织成员,而且是很优秀的成员,他们躲避追踪的能力很强。    而颜一源,几乎是这方面的白痴。    顾轻舟偶然会觉得,哪怕是在同一个城市,颜一源也找不到他们,除非霍拢静主动现身。    颜一源的找寻,前途渺茫。    “姆妈,您就当他跟大哥二哥一样,是出国读书,然后在国外生活工作。您看,他给您发电报的次数,比两位兄长可频繁多了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人有时候需要一线曙光。    这种曙光,需得正好照在那个缝隙里,否则再多的安慰也于事无补。    顾轻舟这席话,就是那曙光。    颜太太不由眼前一亮。    颜一源没有仇人,家里常给他汇钱,他所做的就是到处旅行,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汇报平安。    这跟其他孩子又有什么不同?    “轻舟,还是你懂得我的心。”颜太太收了眼泪。    这个晚上,她终于睡了一个踏实觉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