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 ,少帅你老婆又跑了    第973章 活路    “神女烧人”之事,开场轰轰烈烈,事后却似刀过水面无痕。    似那场火,烧起来叫人胆战心惊,可火灭了,灰烬入土,烟雾散去,徒留一个叫人摸不着头脑的痕迹。    乡下没人说,大家讳莫如深,怕天神降罚;城里也没人说,因为报纸对此事毫无兴趣,而很快新的八卦就充盈了他们的生活,让他们忘记了与己无关的小事。    顾轻舟见到了狗子的妹妹四丫。    四丫是被护法骗走,准备让她做小妾的。    狗子的父母当时被神女教迷了魂,真把女儿无偿献了出去,还不许狗子闹。    可见邪教蛊惑人心有多么可怕!    如今清醒了,狗子的父母抱着女儿失声痛哭,而四丫却不愿意理睬父母。    四丫跪在顾轻舟脚边:“太太,您赏我一碗饭吃吧,我再也不想回家了。”    狗子对顾轻舟忠诚无比,他妹妹也是跟他一样的憨厚人。    顾轻舟询问了狗子的父母:“孩子留在我府上做工,你们放心不放心?我在太原府的时间不长,明年或者后年,他们就可以谋其他生路了,我不会亏待你们的孩子。”    狗子的父母连忙磕头说:“神女,你愿意给他们一碗饭吃,那是他们的造化!”    他们愿意把孩子留在顾轻舟身边。    顾轻舟很清楚,没有父母愿意和儿女分离,可并非每个人留在乡下就有活路,他们总得给孩子们吃饭。    于是,狗子和他妹妹四丫,就在顾轻舟这边做工。    “不要叫什么神女,那都是骗人的,以后就叫太太吧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兄妹俩道是。    顾轻舟叫了管事的辛嫂,让她带着这两个孩子下去,工钱跟普通佣人一样,同时给他们置办两身冬衣。    家中事情处理完毕,顾轻舟又去了趟城里。    城里一家客栈,已经被顾轻舟承包了下来。    住在这家客栈的,就是戏班那群人。客栈虽然简陋,可是有温暖的炕,热菜热饭,门窗不透风,比破庙强太多了。    顾轻舟去见了班主。    她给了班主一笔钱,说:“戏班的人都是你的,我不插手。你安排人替我做事,我也只感激你。    这笔钱给你,你可以自己租个小戏院,也可以散了这些人,自己过几年逍遥日子,都随便你。”    说罢,顾轻舟将五根小黄鱼推给了他。    班主的手,一个劲打颤,几乎要捏不住金条。    这位少奶奶,实在宽厚。    戏子都是低贱营生,班主再也没想到,事情成功后真能得到贵人的感激,以及如此巨大一笔钱。    他还以为,之前给过的钱,租下的客栈,就是全部恩情了。    班主也不埋怨,这已经很好了。    他们什么也没做,只是把人解开,从柴禾堆下面的门板里偷出去,再把死猪放上去,然后躲在后面哭嚎。    真正算起来,不过是简单极致的把戏。    那烟看上去厉害,不过是湿木头导致的,火力其实不猛。    “少奶奶.....不不,神女,您真是活菩萨!”班主感激涕零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别叫神女了,还是叫少奶奶吧,我听着高兴。”    班主连忙道是。    顾轻舟离开之后,也不怕旁人去找戏班,毕竟当时烧死的人跟他们没关系,他们哪怕招了,找不到人证又能如何?    那些“被烧死”的人,家属拿到了一大笔钱,死活也不肯把人交出来的。谁敢去找人,肯定会被活活打死。    顾轻舟不是信奉钱财,而是知道这样苦寒的天气,一碗热汤、一个暖炕对人的意义。    若没有顾轻舟的钱,他们连这点基本温饱都解决不了。    普通人都善良,他们所求的就是填饱肚子,不至于冻死。    顾轻舟给了班主钱,不插手戏班的事,却也好奇班主会把她的钱花在什么地方。    于是,她派个人远远盯着。    “......就是看看他们去哪里。不管他们做什么、去哪里,都不要阻拦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副官道是。    三天后,副官告诉顾轻舟
第973章 活路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:“班主给全班的人都做了新的棉衣棉鞋,又租了个大院子,还租了个戏园。”    顾轻舟微笑了下。    这个世上,绝大多数的普通人都是善良的。    就像戏班的班主,他完全可以给那些戏子几块钱,让他们另谋生路去,而他拿着剩下的钱,足以逍遥半生。    可他没有。    他很清楚,那些孤儿戏子,离开了他就找不到生计,他们会被活活饿死。    明知梨园目前的生意赔钱居多,明知操持戏班辛苦而且没什么赚头,班主还是承担了他的责任。    他没有遣散那些可怜人。    戏班重新办了起来,以后大家都有口饭吃。    班主再也没了奢华生活的机会,可戏班十几口都不至于沦落街头,他们有个家。    打骂弟子的时候,班主从来不留情;苛责他们的收入时,班主也面目狰狞。可有了活路的时候,班主也不会抛弃他们。    顾轻舟时常觉得,人非常复杂,单单以好坏来区分,实在难以描绘万一。    “每个月都安排几个人去戏班捧个场,赏几块钱。”顾轻舟对副官道。    副官不知缘故,问:“偷偷去,还是......”    “偷偷的,就是普通客人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若是有好听的曲目,记得告诉我,我也要去捧个场。”    副官道是。    顾轻舟伸了个懒腰。    神女教的事,彻底结束了;而佛门和道教的改革,尚未开始。    可这些,已经跟顾轻舟没了关系,她把自己撇清了。    顾轻舟开始准备过年了。    在太原府的第一个新年,也是她和司行霈结为夫妻之后的第一个新年,顾轻舟需要隆重。    她没有操持过,就去请教叶姗。    “要不,你们到我们家过年吧?”叶姗道,“人多热闹。”    “你们家人够多的,不缺我们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你告诉我需要准备什么即可。”    叶姗点点头。    顾轻舟从叶姗那边,拿到了清单,心中就安定了。    她给平城拍了一封电报,像司行霈汇报平安,同时也写了一封长信,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诉了司行霈。    腊月二十的时候,她收到了司行霈的电报:“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。”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副官就进来了,说师座的飞机停在跑马场,来接顾轻舟去平城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