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mp;lt;3 lss="red_i">第972章 无赖顾轻舟</3>    蔡长亭的情绪不错,笑容也明媚。    虽然失败了,他没有太失落,哪怕是平野夫人,也未曾付出太多的心血。    他们做这件事,成功了可以牵制军政府对佛道两门的改革,失败了也跟佛门结下了善缘。    顾轻舟不好对付,这点平野夫人很清楚。    一开始和顾轻舟商量的话,她也绝不同意。    “还是有点收获的。”蔡长亭笑道,“咱们知道了两件事:第一,百姓急需一个信仰,来安抚这世道带给他们的心慌;第二,哪些人可以成为我们的爪牙。”    平野夫人沉思了下。    蔡长亭道:“夫人,这次算是一个演练,失败了,我们得到的经验和教训更多。”    平野夫人唇角微翘。    的确,这次是极好的演练。    与其求顾轻舟,还不如自己造一个“神”。    顾轻舟成为“神女”的过程,可以借鉴,也可以复制,造就另一个和顾轻舟相似的人。    甚至都不需要是具体的人,只需要一个身份,一个名字,一个影影绰绰的存在。    这个存在,就可以成为平野夫人和蔡长亭的利器。    这次一个月,发展了一万教徒,实在惊人。    “也好,丢开轻舟才是最好的,她会坏事。”平野夫人道。    蔡长亭颔首。    所以,从头到尾,蔡长亭并没有提防顾轻舟,而是放开手脚,尽可能发展“神女教”。    直到今天,“神女教”应该不复存在了,那些人都担心自己胡乱称天神的信徒而受灾,会把木牌全部丢掉。    “好了,到此为止吧。”平野夫人道。    蔡长亭道是。    离开了寺庙,蔡长亭的下属,也就是这次他任命神女教的总护法,有点不甘心,问蔡长亭:“神女烧死人的事,要不要大肆宣扬?”    “人没死。”蔡长亭道。    总护法心中一动,追问道:“既然没死,不就是更好的铁证吗?”    “信仰就是心中的幻想。这个幻想被戳破了,哪怕那些人没死,你也得不到民众的信任。”蔡长亭淡然。    他挥挥手,不想这人在纠缠不休,让他先退下去。    蔡长亭一个人,默默走在小径,心思一丛丛涌上来,让他的脚步不知停歇。他走得很慢,就走到了山下。    他到了城里,回到了平野四郎的府邸。    而顾轻舟,此刻正在一墙之隔的叶督军府。    叶妩和叶姗把事情全部告诉了叶督军。    叶督军蹙眉道:“公然说要烧人,而且还烧死了五个,影响不太好吧?”    “不会的,这些迷信行为,城里的进步人士打击还来不及。我已经把人送到了各大报纸的主编室,请他们参观。    我告诉那些主编,我用迷信的方式对抗迷信,人我没有烧,都是戏班的杰作。他们可以报道。    一旦他们诘问我,我就会拿出这些人来打他们的脸,让他们报纸声名扫地;若他们攻破我的谎话,说这些人没死,以后邪教继续发展,我就全怪在他们身上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叶督军瞠目结舌看着顾轻舟。    叶姗在旁边大笑:“父亲,当时那些主编和主笔,也是您这样的表情。”    “你没被人赶回来?”叶督军回神,问顾轻舟。    叶姗又抢先接话:“怎么没有?她是被每一家都轰出来了。”    叶督军一愣,然后就哈哈大笑。    报纸是个媒介,在当前世道,他们会助长谣言。    顾轻舟把实话告诉了他们,而且是亲自带着人,一家家拜访的。    他们可以报道,但是真话与谎言,他们到底怎么选择,顾轻舟给了他们极大的难题。    “你这样的行径,跟土匪无二,简直就是个无赖。”叶督军评价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您过奖了。如此的世道,不无赖就会被人吃得不吐骨头。您是想此事闹得更大,太原府又掀起舆论的风潮么?”    叶督军立马沉默。    果然,顾轻舟这一招,是非常有效果的。    那些被顾轻舟拜访过
第972章 无赖顾轻舟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的大报纸,连夜开会,商讨如何报道此事。    不能说实话,不能告诉百姓这些人没死,要不然他们会重新去信仰邪教,民不聊生,这些报纸人就是罪人。    也不能撒谎,说人真的被烧死了,因为那样的话,顾小姐会让他们难堪,损害报纸的信誉。    一旦没了信誉,报纸也就完了。    “主编,有客人来了。”一位小编译对主编道。    主编出去一瞧,对方是个体面的中年人。    一打听,才知道是金家的人。    金家的人希望报纸攻讦顾轻舟,拿她烧死人大做文章,希望政府出面。    主编都清楚顾轻舟和金家的恩怨,他们敢登这样的文章,顾轻舟就会有后招等着他们。    于是,主编拒绝了金家的人。    “我不相信顾小姐做这样的糊涂事。”主编道,然后又低声,“实话告诉您吧,根本没有烧死人,当时烧臭的,乃是猪。”    金家的管事气得拂袖而去。    一连跑了四家大报社,都是这样的结果,让金家恼怒不已。    去告状,警备厅的人说得更难听。    “烧人的时候,叶家的二小姐和三小姐都在场。”管事告诉金太太。    金家众人这才明白过来,此事乃叶督军授意。    他们只得忍住这口气,暂时不与顾轻舟较劲。    翌日的报纸,需得报道此事,于是他们重点描述了邪教的危害,鼓励市民抵抗邪教等。    却只字不提烧人的事。    坊间有流言蜚语,相信的人不多。亲眼所见的人,大都是参加了神女教的,此刻生怕蒙受天灾,对此事闭口不谈。    “顾小姐走一步,已经算好了剩下的五步,你们多跟她学习。”叶督军感叹着对两个女儿道。    叶妩和叶姗道是。    事情更诡异的是,被烧死那些人的家属,个个眉开眼笑,丝毫没有去告官拼命之意。    乡邻问起,他们只说:“他替我们全家挡了灾祸,我们要让他走得安心。”    然后,背地里给躲在自家地窖的男人送吃的。    寒冬腊月,地窖不知多暖和了。    这样苦寒的天气,做唱戏就换来一大笔钱财,保证全家五年内衣食无忧,不笑才怪呢。    当然,闷声发大财的事,怎么能说呢?人家神女可是交代了,有外人知道,就要把钱财要回去。    谁跟自家男人的性命过不去,谁又跟钱过不去?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