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,少帅你老婆又跑了    第965章 冰淇淋    顾轻舟的批评,非常不zhong肯。    “放屁!”司行霈大怒,“男科哪有女医生?顾轻舟,你还想不想活了?”    顾轻舟迟疑了下。    这迟疑可气坏了司行霈。    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,顾轻舟气息颤抖虚弱,几乎要到死亡的边缘了。    她声音破碎不堪,任由司行霈为所欲为。    最终,她还是没答应。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顾轻舟给叶督军配药,亲自去药铺挑选,然后自己炮制成药,把司行霈后院的小客房弄得乌烟瘴气的。    司行霈酸溜溜说:“他都五十多了,还行不行了?”    顾轻舟认真想了想,说:“依照道理,他还是有生育能力的。”    司行霈就搂紧了她的腰。    顾轻舟心思一转,问司行霈:“你心zhong是不是怪我?自己的生育问题犹在,却帮别人如此尽心。”    司行霈道:“怎么又提此话?我们不是说好了,等南北统一了再生孩子。”    顾轻舟莞尔。    她突然问司行霈:“第一个孩子,你是想要女儿还是儿子?”    “儿子。”    “肤浅!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“长子支撑门庭,保护弟弟妹妹和母亲,顶天立地,怎么就肤浅了?”司行霈问。    顾轻舟:“......”    晚上,他们商讨了很久,关于孩子的模样,孩子的容貌。    顾轻舟迫不及待想要个孩子。    她算了算自己的月事,好像超过了一个月没来。    她还准备高兴呢,第二天早上起床,月事如期而至,导致她心情非常差劲。    心情不佳,顾轻舟就开始闹脾气。    “我想吃冰淇淋。”顾轻舟道,“现在就想吃。”    司行霈道:“乖,大冬天去哪里弄冰淇淋?”    “大冬天才有呢,做好一碗,放在外面冻一夜,第二天就能吃了。”顾轻舟道,“都不需要冰钱。”    司行霈道:“哪怕有,这几天也不能吃凉的。”    顾轻舟道:“我不怕。”    “顾轻舟,你没事找事,这是欠抽呢?”司行霈威胁她。    顾轻舟就撒娇。    她就要吃冰淇淋,得不到就要哭闹。在这个瞬间,她似乎回到了七岁那年。    那个夏天,小孩子们都在啃西瓜,她也想吃,可师父说她大病初愈,脾胃虚弱,不能吃这种生冷之物。    不给她吃,她就非要吃,心里想着跟隔壁的小胖子一样撒泼打滚哭一场,可看到乳娘担心的面容,她最终忍住了。    在往后无数的日子里,顾轻舟时常会想,自己当年若是哭闹一番,是不是就能解解馋?    这个问题,直到今天才有了答案。    司行霈将她抱上楼,在她p股上抽了两下,道:“再闹,就不给饭吃。”    顾轻舟无奈叹了口气。    她第一次无理取闹的撒泼,以失败而告终。    司行霈出去了。    一个小时后他回来,手里端了一个小碗,小碗里是很漂亮的冰淇淋,用奶油、鲜奶和石榴汁打成的,凉而艳。    “只能吃一口。”司行霈端给她,“小半口,剩下都是我的。”    顾轻舟的眼泪,倏然就不受控制。    顾轻舟只尝了小半口。    她含在口zhong,等它慢慢融化温暖,这才咽下去。    为何会哭,她也说不清楚。    顾轻舟童年乏善可陈,自己心zhong可望不可求的愿望,都被司行霈实现了。    他力所能及满足顾轻舟,哪怕是再无礼的要求。    那些爱撒泼的孩子,都是因为对自己得到的爱深信不疑,知道父母的爱经得起考验。    顾轻舟却不敢。    她小时候没考虑过这个问题。    如今想来,她那时候就不太确定,自己无理取闹能否获得成功。    记忆总是挺模糊的。    顾轻舟觉得师父和乳娘疼爱她,可到了这一刻,她又不是那么确定。    “好吃!”她笑了起来,露出洁白的小牙齿,眼睛也笑成了小
第965章 冰淇淋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小的月牙。    “这么好吃啊?”司行霈笑道,“看把你美的。”    他又把碗推过来,道:“再吃点。回头肚子疼的时候,我替你买药。难得信任一回。”    顾轻舟摇摇头。    她挺怕疼的。    “你吃吧,真的很好吃。”顾轻舟道,“司行霈,你是最好的丈夫。”    司行霈眯了下眼睛:“最好的?怎么,你还有其他好的?”    顾轻舟瞪圆了眼睛:“你这不是诡辩吗?我是指,和其他女人的丈夫相比,而不是和我其他的丈夫相比......”    司行霈似笑非笑看着她。    顾轻舟也觉得越解释,越糟糕,故而俯身,在他唇上吻了下。    司行霈的脸色,立马雨过天晴。    他不喜欢吃这甜腻腻的东西,而且是这寒冬腊月。    故而,这一碗让给了二宝。    二宝吃了一口,高兴道:“真甜。”    然后他就认真收起来。    顾轻舟不解:“真甜你还不吃?”    二宝傻呵呵笑:“师姐,我留给晗晗。”    司行霈大笑,说:“养儿无用啊!”    顾轻舟也摇头笑了笑。    她又躲在司行霈这边,哪里都不去,潜心替叶督军制药。    司行霈也会给顾轻舟传递消息。    “法事还没有结束。”司行霈道,“不过,神女教越传越神了,已经聚集了不少人。”    顾轻舟道:“军政府那边如何说?”    “叶督军提出过这个问题,他手下的参谋们都觉得,不成气候,不足为虑。”司行霈道,“没人当回事。”    顾轻舟嗯了声。    她继续制药。    叶督军内心zhong,是相信顾轻舟和司行霈的,他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。    “法事是四十九天呢,这才不到十天。”顾轻舟道,“他们还在发力呢。司行霈,我只希望前年能处理掉,然后我们能过个好年。”    司行霈点头。    提到过年,司行霈问她:“跟我去岳城过年吗?你毕竟也回去过......”    顾轻舟沉默了下。    最终,她道:“司家还有夫人和琼枝,我若是回去,她们就过不好了。”    她希望自己有个好的新年,却也不想毁了司夫人和司琼枝的。    “那去平城过?”司行霈问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就在太原过吧。这一年都在这里呢,算一个小总结。”    司行霈抱紧了她,觉得这话也不错,故而就同意了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