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 ,少帅你老婆又跑了    第958章 入赘的女婿    顾轻舟拿到的文件,是关于周烟的。    周烟的丈夫生死未卜、周烟背后有人指使,这些若是不弄个清楚,司行霈坐立难安。    太原府不是他司行霈的地盘。自从和叶督军结盟,司行霈收敛了不少,有些消息都是拜托叶督军帮忙。    叶督军的下属办事利落,却不及司行霈的人。    等了这么久,终于有了回信。    顾轻舟一个字不落,看完才递给了司行霈。    司行霈随意扫了眼,道:“情理之中,意料之外。”    顾轻舟则沉思了下。    叶督军的人没有查到来历不明的私人监牢,只是查到康家的姑爷朴航,跟北平一位叫曲三爷的人关系密切。    而曲三爷,也常到太原府做生意。康家是开钱庄的,一旦做大宗买卖,就跟康家脱不了关系。    曲三爷身边有个人,就很像周烟描述的那样。    周烟出现的赌场,也常有曲三爷的人出没。可周烟两口子消失后,那人就再也没去过。    “......叶督军的人推断,朴航授意曲三抓走了周烟的丈夫,利用周烟做事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蹙了蹙眉头。    “按说,大买卖人跟钱庄管事的人来往,这没什么可疑的吧?哪怕去告诉康老太爷和康芝,他们也未必相信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叶督军是如何判断,顾轻舟有点糊涂。    情报上说了,曲三爷不止跟康家有交情,也跟太原府其他买卖行当有关系。    司行霈则笑了。    他道:“不怪你疑惑了。上次我跟叶督军见面,拜托他处理此事时,他就说过了,曲三其实姓胡,是朴航的舅表兄。”    顾轻舟微讶。    原来还有这层隐情。    如此一来,就说得通了。    “这层关系,朴航处理得很隐秘,若不是叶督军偶然查曲三的老底,也想不到。他们私底下没什么接触,康家也想不到。”司行霈又道。    顾轻舟心中微沉。    朴航绑架了周烟的丈夫,利用周烟,还主动给康家惹祸,让人言明就是康家行事不端。    “朴航,他很恨康家吗?”顾轻舟问。    司行霈想了想,道:“也看怎么想了。朴家早年也是做钱庄的,后来逐渐落寞,康家几番资助也无力回天,最后还是康家接纳了朴家的资产,才免了朴家破产。    朴航的父母去世,叔伯兄弟分家离开了太原府,各自去发展了。他跟康芝是青梅竹马,从小就在康家长大。    康芝的母亲很喜欢这孩子,朴航在康家吃饭、在康家私塾念书,十七岁就跟康芝结婚了。    都说斗米恩、担米仇,康家如此厚待朴航,朴航生出了其他心思,我倒是一点也不惊讶。”    顾轻舟愣了半晌。    此刻间,她竟是无言。    心中有点寒意,丝丝缕缕往外冒,让她莫名其妙打了个寒颤。    人心最是复杂,难以估量。    司行霈把世事看透,轻而易举说出这些话,顾轻舟听起来,却字字沉重。    康家算是把朴航当儿子抚养长大,老太爷更是将他视为接班人。    然而,朴航心中会怎么想?    他的舅表兄成了北平有头有脸的大买卖家,却隐姓埋名,不与他公然接触,又常年跟太原府众世家做生意,这里头的隐秘,不言而喻了。    光凭这一点,朴航就不可能清白。    这样的机密,只有叶督军如此手眼通天的情报机构才能查到,康家乃至商户,做不到如此。    “康家的姑奶奶康芝人不错,她上次还建议把康晗嫁给二宝,我和金家起冲突的时候,她也第一个站出来维护我。”顾轻舟半晌讷讷道。    司行霈搂过了她的腰,让她坐到了他腿上。    亲吻了她的面颊,司行霈笑道:“生活又不是童话,你当康芝是不谙世事的少女呢?既然觉得康家不错,就帮他们,提点一二。”    顾轻舟不想朴航为祸康家,却又不忍心破坏了康芝幸福美满的美梦。    这种美梦被打碎,康芝的生活会灰白一片,也许她那个时候,宁愿自己稀里糊涂。    司行霈却告诉顾轻舟,这世上没有水晶一样透明脆弱的人,康芝也是干练的,焉知她心中没有起过疑惑?    “我见机行事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此事当然要告诉康家。    怎么告诉、告诉谁,这个需要斟酌,不能把将自己的好心变成别人的负担。    她和司行霈商量了很久。    临睡前,司行霈告诉顾轻舟:“叶督军给我们准备了一套房子,就在军政府的后街,位置比较好。”    顾轻舟当时迷迷糊糊的,困意似潮水铺天盖地,她问:“什么好?风水好,还是安静?”    “是方位好,和军政府形成局势,架上大炮就可以成为军政府第一道屏障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一下子就清醒了。    “叶督军到底是要感谢我们,还是要害死我们?”顾轻舟道,“这是谁的馊主意?”    司行霈笑,将顾轻舟按在床上亲吻,同时从喉咙间发问:“我的馊主意。”    顾轻舟被他吻得晕头转向,又考虑到司行霈的行事风格,不会让她处于危险中,她就不那么生气了。    军事顾轻舟不懂,她搂住了司行霈的脖子,嘟囔道:“原来是我家先生的主意。既是你的主意,就是大愚若智的绝妙好主意。”    司行霈又吻她,说:“嘴上真抹了蜜,甜的......”    这么甜的吻,司行霈不知餍足,没完没了的折腾。    顾轻舟彻底软在他怀里,把自己交给他做主了。    司行霈会巴结顾轻舟,顾轻舟也尝试去巴结他。    真如此做了,发现自己的心情也不错。    翌日上午,司行霈带着顾轻舟去看了院子。    院子就在平野四郎府邸的正后方,是那条街道上拐角的位置,视野最宽阔。虽然可以作为堡垒,却也是视线最灵敏的地方。    一旦太原府大乱,这条街上,司行霈的院子不失守,这条街就无碍。
第958章 入赘的女婿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最危险的地方,同样是最容易掌控局面的地方,亦是最容易逃脱的地方。    “享受最大的自由,就要付出最大的心血,这点我懂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很喜欢这里。”    她搂了司行霈的腰,道:“我要去平野夫人那边打个罩面,好些日子没去了,叶妩那边也要去看看。”    “好,晚上我来接你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颔首。    回到了平野四郎的府邸,顾轻舟瞧见门口换了赞新的面孔,心中一顿。    这段日子,平野四郎府邸的守卫,一共二十人,轮流换班。    顾轻舟记得他们每个人的相貌,以及换班的规律。    每次进门前,她都会看一眼。    她立在门口,没有往里走,门里却有人出来了。    黑色大风氅,随着他快捷的步子扬起,风采咄咄,正是美艳绝伦的蔡长亭。    “回来了?”蔡长亭微笑。    看到顾轻舟,就好似她每天都在,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了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是啊.......夫人在家么?”    蔡长亭笑容微敛,那谲滟的脸上浮动几分黯然:“夫人去给阿蘅做法事了,她最近总是梦到阿蘅。”    然后他又问顾轻舟,“你要去看看吗?就在城外的庙里。”    顾轻舟颔首:“嗯,去看看吧。”    平野夫人住到了庙里的厢房,临时换了衣裳,穿着一件素麻长袄,脸上没有任何脂粉。    她的肌肤,是有种几乎透明的白皙,让她看上去依旧有华采。    眼睛明亮,而且四周的肌肤紧致,说她是顾轻舟的姐姐,可信度更高。    “夫人。”顾轻舟声音轻柔,脚步也放缓了,慢慢走到她身边。    平野夫人正在抄写经文。    屋子里烧了地龙,暖融融的,她的手仍是冰凉。    “......轻舟,你来,也帮我抄几页,回头请高僧念给你姐姐,让她安息。”平野夫人放下了笔。    顾轻舟走上前,看了眼案几上的经文。    平野夫人写了一手极漂亮的簪花小楷,字个个秀美。    而顾轻舟,毛笔字一塌糊涂,专门练习过了也无济于事。    “夫人,我怕写不好。”顾轻舟如实道,“阿蘅看到我那些糟心的字,只怕更加不安宁了。”    她没有写。    当天夜里,高僧又替阿蘅超度,平野夫人写好的经文,一页页烧给了阿蘅。    顾轻舟问她:“夫人,您是对她有愧么?”    平野夫人叹了口气:“我没有教好她,没做到一个母亲应有的责任,我非常内疚。”    说着话,她就握住了顾轻舟的手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您的手很冷,我去拿个小暖手炉给您。”    说罢,她不着痕迹抽回了手。    她对平野夫人的抵抗,是刻意的、明显的,不加遮掩的。    这样的亲昵,顾轻舟很不习惯。    平野夫人悻悻然收回了手。    顾轻舟出门,瞧见了蔡长亭。他没有更衣,平日里的衣裳就是黑色,足以寄托哀思。    顾轻舟去了趟小厨房,要了两个小暖手炉,重新回到了大殿里。    “轻舟,你今晚也住在这里吧,明天有你姐姐的*事,我原本还打算明天去请你。”平野夫人接过了暖炉,对顾轻舟道。    顾轻舟坐在蒲团上,一手拿着小暖炉,一边拨动一串佛珠,半晌不置可否嗯了声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