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,少帅你老婆又跑了    第955章 贤惠    顾轻舟一大清早起来,就拖着司行霈去逛街。    司行霈乐忠于陪伴顾轻舟,哪怕是再无聊。    “要买什么?”坐在汽车里,司行霈打着哈欠。    昨晚又是一番忙碌。    忙了私事又忙公事,顾轻舟睡着之后,他还去处理了一些事,见了几名下属,到凌晨三点多才睡。    顾轻舟在他身边,毫无警惕,他何时起床何时回来,她都不知,反而问他怎么没睡饱。    “买毛线啊。”顾轻舟回答他。    那件半成品的毛衣,让顾轻舟汗颜。当初打成的时候,也没觉得那么丑。如今再看,简直是不能见人了。    她想要多练习。    身在太原府,她难得有空闲,若不赶紧学起来,司行霈真要天天穿那件丑不拉几的毛衣招摇过市。    这是打顾轻舟的脸。    顾轻舟从不以“贤惠太太”自居,关起门来过日子,她是否能干,旁人没资格说三道四,毛衣却实实在在能提供口舌。    司行霈还得意着呢。    顾轻舟想一想:他对我的要求到底有多低啊?    一想到这里,顾轻舟就满头黑线,有点想撞墙。    她一辈子的贤名,都被司行霈给毁了。    司行霈却不在意,觉得像顾轻舟这样的女人,跟内宅、贤惠这些词都不沾边的。她是他的妻,是他心尖上的宝贝,他供奉在心zhong神坛的仙女。    仙女都给你织毛衣了,还敢嫌弃么?    总之,两个人对“太太”这个身份定位完全不同,第一次矛盾无法调和,想要打架。    “去吃西餐好么?突然想吃牛排。”司行霈问,一边说话,手一边利落穿过她敞开的貂皮大衣腰侧,环住了她的腰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先买毛线。晚上要去餐厅陪阿妩,那边就是西餐厅,到时候给你点两份牛排,好不好?”    司行霈将头搁在她的肩膀上,说了句好,又道:“打毛衣急什么?慢慢来。”    “不行,我得赶紧把你那件毛衣换下来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她的神态,非常励志。    司行霈忍俊不禁,阖眼打盹:“这样疼我?”    他说着话,声音就轻了。    车子穿过了半个太原府,终于到了百货公司。    司行霈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。    太原府阴寒的空气,让他彻底清醒过来,回头就见顾轻舟恨不能把自己缩在貂皮大衣里。    她非常怕冷。    司行霈又想去搂她,被她拒绝了。    百货公司也冷,好歹没风,两个人去了卖毛线的柜台,顾轻舟买了天青色的毛线,又买了灰色的。    司行霈道:“我喜欢黑色。”    顾轻舟想了下,顿时就想到了蔡长亭,那人总是通体的黑色。    她立马摇头:“不好看。”    “怎么不好看?挺庄重的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说:“你织,还是我织?”    司行霈就彻底没了脾气。    顾轻舟又补充道:“我成天见蔡长亭穿黑衣,总感觉黑色不太友善。”    司行霈彻底释怀,道:“天青色也挺好看的。”    他看到天青色,总是能想到霍钺。    霍钺就爱这么一身。    顾轻舟一开始欣赏的男人,好像就是霍钺那种斯wen人。    司行霈倏然发现,自己没有什么穿衣偏好。    看来,以后只能任由顾轻舟折腾他了。    买好了毛线,顾轻舟和司行霈就回家了。    她理毛线的时候,让司行霈帮忙,伸出两条胳膊。    司行霈一开始觉得新鲜,后来就觉得无聊,故而把毛线套在自己两只脚踝上,把脚踝搭在茶几上。    顾轻舟觉得不成体统,应该生气的,可想着这样做事,他既能看wen件又不至于冷落顾轻舟,一举两得,就不说什么了。    佣人进来时,瞧见了这一幕,心zhong好笑,对司行霈道:“师座,还是我来吧。”    家里的佣人,都是从平城带过来的,忠心耿耿。
第955章 贤惠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在佣人眼里,太太是不同俗务的,师座则是把太太惯得像宝贝一样。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去忙吧。”司行霈道,“zhong午饭要有鱼。”    佣人道是,出去买鱼了。    顾轻舟把毛线挂在他的脚踝上,一圈圈的整理好,团成一个个小毛线球,整整齐齐码在旁边的笸箩筐里。    到了zhong午,顾轻舟就把毛线都理出来了。    她问负责打扫的辛嫂:“您会不会织毛衣?”    “会,太太。”辛嫂笑道,“您想要个什么?我给您织,我手快。”    “不,我想请您教我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我先尝试着织手套,再学织毛衣。”    她用小东西练手。    上次那件毛衣,织了大半年,这次顾轻舟也是做了旷日持久的准备,不仅是要成衣,还要美观。    “太太,您还要学这个?”辛嫂挺好奇的,“买一件不就可以了吗?如今机器织出来的,又好看又暖和。我们是为了省下一些钱,这才要自己织。”    成品毛衣比较贵,毕竟算是新鲜物件儿。    自己织成的毛衣,若是刨去了时间成本,根本不比买来的便宜。只是妇人们时间不太值钱,故而看上去很节省。    顾轻舟笑道:“我想给师座织一件。”    辛嫂心领神会,笑道:“太太最是疼师座。”    顾轻舟莞尔。    下午时,顾轻舟坐在壁炉前,还是学着织毛线。    二宝去见了康晗,这个时候也回来了。    他坐在顾轻舟身边,默不作声,一会儿就睡着了。    顾轻舟给他盖了件薄毯,又把炉火拨得旺些,满屋子暖融融的。    司行霈吃完饭就出去了一趟,直到下午四点多才回来。    他回来的时候,顾轻舟已经织好了一只手套。不好看,也不够整齐,顾轻舟却高兴极了。    这只手套很小,只有顾轻舟自己能戴。    司行霈笑道:“你还真是下了苦功夫啊。”    “那当然,我答应了你。”顾轻舟说,“我说话算数。”    下午五点半,顾轻舟和司行霈穿戴整齐,去了叶妩说过的那家餐厅。    叶妩已经订好了席位,顾轻舟和司行霈的位置,就在她的斜对角。    顾轻舟落座,眼观八方看了下,就瞧见了康昱。    她有些日子没遇到康昱了。    康昱身边,也有个年轻的女郎,两个人看上去很热络。    叶妩和苏鹏还没有到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