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行霈抱紧了顾轻舟。    她的头发里,仍有玫瑰香波留下来的淡淡清香,闻起来心旷神怡。    他心中有愧,错过了她的生日,不知她是否难过。    她背井离的,生日只怕更加凄苦。而如此重要的日子,司行霈却不在。    带着这样的忐忑,司行霈迟迟不肯松开她。    顾轻舟被他越抱越紧时,就透不过来气,用力推开他。    司行霈顺势松了手臂,却捧着她的脸,深深吻了下去。    一番激情的吻,点燃了火苗。    火不停的加剧,两个人就顺势滚到了床上。    顾轻舟亦不知过了多久。    她随着司行霈折腾,浑身薄汗,搂着他汗湿的鬓角。    他吻了下顾轻舟的唇,笑道:“轻舟,你真甜......”    刚刚熄灭的火焰,倏然又涨了起来,司行霈重新压倒了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大惊,同时又疲倦,道:“歇会儿吧?”    “歇什么?”司行霈似不知深浅,用力探了探,双手抱紧了她的头,手指也深深没入她的黑发中。    床吱吱呀呀再次响起。    顾轻舟每每到了这种时候,就会惊觉自己不是对手。    体力敌不过,耐力也敌不过,在司行霈身下任由他予取予求。    再次醒过来时,天已经大亮了。    顾轻舟恍惚了下,她记得司行霈回来时正值午后,后来他们就鏖战不休......    睡了十几个小时么?    绒布窗帘外,明媚阳光筛过疏疏虬枝,一簇簇落在梳妆台上。    顾轻舟下床,浑身酸痛,她忍不住又缩回了被子里。    “混蛋司行霈。”她低声抱怨,这才慢慢起身,一步一挪到了梳妆台前,拿起摆放在旁边的暖水壶,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。    她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:头发蓬润,双颊秾艳,还是盛年光景;而锁骨及以下,零零散散有很清晰的吻痕。    顾轻舟喝了水,披衣下楼,浑身就像散架了。    这种情况她常遇到,需得多走动,一味躺着更加难受。    千辛万苦下楼,就看到司行霈坐在客厅沙发里,一张脸黑得不能看,已然没了半点好神色。    顾轻舟一瞬间似醍醐灌顶:昨天他那么卖力,半句不提天罚之事,感情是根本不知道,并非不在乎?    她恨不能拔腿就跑。    司行霈慢悠悠抬了眼:“过来。”    语气冰冷,两个字像两座冰山,直接压倒了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总感觉落荒而逃不优雅,故而笑着走向了他。    司行霈不动,万年冰山一样的阴冷,指了指报纸:“解释一下。”    报纸上,既有照片,也有文字描述。    看似玄乎的表达,让司行霈胆战心惊,整个人都僵持在沙发里,半晌没有知觉。回过神来,恨不能掐死那小女人,免得她真被雷电劈死了。    这是多大的胆子,才敢这样放肆胡为?    不能拒绝吗,不能逃走吗?    当然可以!    但是她没有,可见她没把自己的命当回事。从前敢走过大爆炸,如今就敢玩雷电。再这么下去,她就敢用肉身去堵大炮筒了。    司行霈心慌得不行,气得不行,额角冷汗都流出来了。    想起她还活着,活生生躺在自己的床上,司行霈才有种劫后余生之感。他伸手触摸了顾轻舟的鼻息,她还嘟囔了句别闹,然后软软缩在被褥里,司行霈彻底放心了。    他当时眼眶都湿了。    如今这幅冰冷模样,是他刻意而为,因为那股子撕心裂肺的惧怕都过去了。    “......就是想试试引雷针的效果。”顾轻舟笑着,向牛皮糖一样扑到了他怀里,搂着他的脖子,坐在他腿上。    他们各有对策。    司行霈决定生一场气,让她长点见识;顾轻舟就决定撒撒娇,保不齐她还可以哭一场。    总之,两个人都拿定了主意。    可顾轻舟坐到了他腿上时,司行霈这毫无原则的男人,顿时就没了主意。    搂住了她的腰,用力在她后面打了两下,他气愤问道:“还敢不敢?”    顾轻舟道:“真不敢了。司行霈,我当时就后悔了,我想到了你。万一我没了,你肯定懊恼死了,取个媳妇还没享用几回呢......”    司行霈忍俊不禁。    他掐她的腰:“临死了都觉得我是个色鬼?你这个坏东西!”    “你不是吗?”顾轻舟挑起柳叶眉,看着他道。    司行霈哈哈笑了起来。    “还真是。”说罢,司行霈又将她按在沙发上。    顾轻舟这会儿彻底完蛋了,连散步的心思都没了。    等司行霈酣畅淋漓结束之后,顾轻舟似浸在汗水里,浑身骨节都酥软了,道:“抱我......”    司行霈将她抱上楼洗澡。    两个人重新回到了被窝,司行霈有一搭没一搭和她说话。    他之前并不知这件事,因为消息是传回了云南,而他不在云南。    他回到云南后,立马乘坐飞机到了太原府,没有去见程家和自己的人,直到今早醒过来,才知道顾轻舟做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。    “.......你不在昆明?你回平城啦?”顾轻舟抓住了他这句话,问道。    司行霈摇摇头,道:“我去了香港。”    顾轻舟又问去做什么。    司行霈道:“程渝的丈夫听说程家又起来了,而他遭到了上司的排挤,隐约是要调他回英国。    他在香港享福惯了,不太愿意回去,又念着和程渝的旧情,想要夫妻和解,依旧接程渝回去过日子。”    顾轻舟诧异。    程渝不会答应了吧?    长辈们常说,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,顾轻舟每次想到这句话,都毛骨悚然。    两个人组成家庭,可以产生感情,也可以产生怨气。一概而论,简直不负责任。    程渝和她丈夫感情破裂,顾轻舟很担心她迫于母亲和兄长的压力,以及社会的流言蜚语,真的回到她丈夫身边。    这不是程渝想要的,她会非常憋屈。
第952章 抱我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“......然后呢?”顾轻舟问,“你去做什么?”    “程渝让我处理掉此事。除了我,没人愿意帮她。”司行霈压低了声音,“我和她商榷了一番,达成了协议,我就去了趟香港。”    “处理掉了吗?”    “嗯,离婚书办好了,程渝彻底自由了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他搂紧了顾轻舟,亲吻了下她的面颊,又问她,“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过的岛屿吗?我这次去香港,也顺便安排了探险队。就是这件事,耽误了我的行程。”    那个岛屿,是顾轻舟和司行霈最后的退路。    他想要收拾回来,不管做什么用,都能为他们谋一处栖身之所。    “你真想去做野人啊?”顾轻舟犹豫着问,“司行霈,这样不太好......”    顿了下,她又道,“万一其他军阀以为你是占山为王,将来反攻华夏,你岂不是要落个千古骂名?”    司行霈顿了下。    顾轻舟又道:“那边离新加坡很近,干嘛不派人和英国商量商量?变成了英国的领土,我们再去经营,就消除了外界的疑心。”    司行霈眉头蹙起。    顾轻舟又道:“这是我的见识。你也知道,我对局势把握不够通透。你自己看着办吧,你若是真去做野人了,我也只能跟着你了。”    司行霈哈哈笑起来,在她面颊上亲吻了下。    顾轻舟在他身边,总像是睡不够似的,不过片刻又进入了梦。    司行霈想到,她不管是在从前的顾公馆,还是在平野四郎的府邸,夜里睡觉都是用心的,一点风吹草动她都会醒过来。    那个时候的她,非常自保。    只有在司行霈面前,她才会彻底放松,完完全全把性命交给了他,故而她睡得香甜。    司行霈又亲吻了下她的面颊。    想到她的所作所为,司行霈其实没那么生气。可不生气的话,又显得太纵容她胡闹。    司行霈骨子里爱极了冒险,他也欣赏顾轻舟的这股子狠劲。    只是,他不能说。    他们以后就是两个人了,生命不再只属于自己,也属于对方。顾轻舟死了,他司行霈活不成,反之亦然。    他们都应该学会收敛,学会自保。    顾轻舟这一觉很浅,不过短短半个小时,她就清醒了。    外面极冷。    太原府的冬天,比顾轻舟想象中更加寒冷。    她习惯性缩在炕上,不肯冒头。    “......我觉得自己像蛇,一冷脑瓜子都僵住了,别说行动,思考都成问题。”顾轻舟依偎着司行霈,说道。    司行霈立马来了精神,道:“等我们去海岛的时候,那边没有冬天。”    顾轻舟就笑了。    他念念不忘的海岛,顾轻舟竟生出真和他去做野人的心思来。    人真的很奇怪,有时候会毫无立场。    “那真好。”顾轻舟道,“你如此一说,我迫不及待想去了。司行霈,我要研制一些驱走蛇虫的药粉。”    司行霈搂紧了她。    顾轻舟在闲暇时,问起了周烟。    周烟去了昆明,她是否习惯。    “她挺好的,程夫人将她视为程渝的恩人,自然会礼遇她。况且是我带过去的人,程家会好好照顾她的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就彻底放心了。    他们磨蹭到了下午,起来吃饭后,司行霈带着顾轻舟去散步。    路过一条街道,看到一户人家穿戴整齐,还拿了不少的工具,似乎要开车出去玩,司行霈停下了脚步。    顾轻舟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,没瞧见什么,就好奇道:“你看什么呢?”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