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长亭看着这一幕幕。    他确定,顾轻舟身后高高竖起的铁管,虽然摇摇晃晃不牢靠,却非常实用。    所有的闪电,皆被那铁管吸引而去。    站在外面瞧,那些闪电就像是被顾轻舟吸引的,反而又不伤及顾轻舟。    蔡长亭若不是有十足的睿智,他的心神也要动摇了。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再聪明的人都会觉得是天神降临了。    “这铁管,是有什么用吗?”蔡长亭在漫天轰雷中,安静想着心思,“轻舟一开始就非要计较,原来她早已有了方法。”    这个方法,蔡长亭不懂,回头可以请教顾轻舟了。    顾轻舟今天是不会死的。    蔡长亭也看到,叶妩和叶姗姊妹俩激动不已,两个人满面喜色。    “叶家的姊妹也知道,她们可能还帮忙了。”蔡长亭心想。    蔡长亭再转移目光,看到了那些道士。    他们个个都吓呆了,全部一动不动睁大了眼睛,甚至有几个道士坐不稳了,瘫软在蒲团上。    那个叫玄冲的道士,则是紧紧抿唇,下颌的曲线变得僵硬。    他的震惊,是最强烈的。    玄冲真人很清楚,这是真的闪电,是大自然最威猛的闪电,而不是戏法。    这样的闪电,他召唤不来,顾轻舟也没有本事躲开才是。而那些招来雷电的铁管,居然把闪电全部吸到土地里。    一阵阵轰鸣中,玄冲真人已然说不出半句话了。    而旁边的金千潼,几乎要吓得尿裤子了。    一阵阵闪电之后,那些闪电终于停歇了片刻。    顾轻舟就站起身,高声道:“我是否通过了天罚?”    回答她的,是众人匍匐高呼,一声又一声的“神女”。    她当然通过了。    所有人都看到了,她绝不是什么妖孽。若她不是凡人,就是活神仙了。    “真人,您如何说?”顾轻舟又问玄冲。    玄冲的下颌似乎不受他的控制,他努力想要张口,偏偏每句话都塞在喉咙里,让他像个哑巴般,愣在哪里。    “真人,我是否通过了天罚?”顾轻舟再次开口,隐约是咆哮,而就在此时,一声滚雷猛然炸开。    其他人和道士们几乎同时在想:神女发怒了。    是的,被人诬陷成妖孽,她发怒了。    故而,天雷为她添了威严。    “通过了!”玄冲真人回答。    顾轻舟就站起身。    哪怕她站起来,也没有铁管高,故而她不用太担心,却也小心翼翼。    她小心翼翼往下走,在众人看来,这是极其端庄的。    同时,军政府的一名副官,躲在紫微阁的后面,用一根橡胶绳子,套住了铁管。    这名副官穿着连体的橡胶衣裤,又带着橡胶手套,装扮非常奇怪。    等顾轻舟走下了紫微阁,位置比那些道士们还在低的时候,副官用力一拽,然后火速跑向了对面,那根铁管就倒了,然后直直朝山涧里滚了下去。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    “为何要弄丢那根铁管?”    众人看着这一幕,似乎很好奇。    顾轻舟则走到了场地里,见众人纷纷让出一条路,又对铁管很奇怪,顾轻舟解释道:“那是我的护身铁管。我既然通过了天罚,我的护身铁管自然不会留在哪里了。    现在,铁管上都是闪电,才将它推入山涧,免得不堪重负而折断,从而伤了无辜之人。”    听到的人,都点头表示同意。    在世人的眼里,若降下天罚,任何人都不可能避免的。    顾轻舟能用护身铁管躲过去,意味着老天爷不想惩罚她。    没听到的人,都询问说了什么,于是听到的人就转身告诉了他们。    一下子就传开了。    天上的闪电不及方才那般密集,也不再使劲往紫微阁上积聚了,这个山头的雷声也逐渐小了。    顾轻舟就问:“金家的三少爷呢?既然我接受了天罚,他也是自愿接受天罚的。”    金千潼此刻,正吓得浑身发软,趴着绳索桥,要挤到云霞阁去。    顾轻舟看到了,就对军政府的副官们耳语了几句。    副官立马要去抓。    金太太早已上前,大声呼喊儿子:“快过来,快过来!”    金千潼奔命一般,爬向了金太太。    金太太无论如何,也不肯让她儿子去紫微阁上。    现在雷电虽然少了,偶然会有一点打过来,已经开始下雨了。    这个时候,金太太早已明白:能让顾轻舟幸免于难的,是那个铁管。    铁管被推到,金千潼只要上去,就是一个死。    雨越下越大。    冬天的雨,打在身上冷极了,淋雨的人也顾不上看热闹了,纷纷去找避雨的地方。    紫微阁上,空空荡荡的。    雨水一遍遍浇下来。    顾轻舟走到了云霞阁。    能在云霞阁里的,除了金家众人和叶家姊妹,还有其他一些名流贵妇。    “顾小姐,您真是有天神保佑。”他们都上前,和顾轻舟打招呼。    顾轻舟结果叶妩递过来的毛巾,擦了擦脸上的雨水,笑道:“侥幸而已。”    他们说着话,玄冲真人也下来了,走到了云霞阁内。    大家看玄冲真人的眼神,有点复杂。    他能引来雷电,这无疑非常了不起了。哪怕不是他引来的,他能预测到,也是能耐。    可他说顾轻舟是“妖孽”,这就彻底得罪了叶督军府,如今证明顾轻舟不是,这个人只怕没活路了。    到底是该恭维几句,还是该讽刺几句,让众人拿不定主意,他们就默默站在旁边,都不言语了。    云霞阁内,安静得吓人。    玄冲真人面色煞白,犹豫了下,他走到了顾轻舟身边,故意高声道:“顾小姐,你接受了天罚,的确是贫道看错了天机。你绝非灾星妖孽,乃是天生福运昌盛之人。”    众人开始交头接耳。    现在说顾轻舟有福气,带着巴结和讨好的意味。    同时也证明,顾轻舟是没什
第950章 冲动的年轻人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么问题的。    所以,人精一样的名流们,依旧和顾轻舟寒暄,说:“顾小姐,方才您真像是神女莅临。”    越是有身份的人,越是不太好意思说什么鬼神之说,故而他们只用了像。    那景象,在他们心中留下了极深的痕迹。    非常像!    “过誉了。”顾轻舟笑道。    她上前几步,走到了玄冲真人面前,低声道:“真人,督军说您有些本事,以后就别装神弄鬼了。这天下,照样有你一碗饭吃。对了,别再和我作对,曾经有个术士,说我天生富贵命。”    她顿了下,继续道,“他叫郭七,你认识他吗?”    “郭.......”玄冲真人立马屏住一口气,似乎接不上来,下巴再次僵化,舌头亦不能灵活。    他愣住。    在这个瞬间,他的心神激烈碰撞,让他无法言语。    郭七郭老先生......他还活着吗?    顾轻舟见他被震惊的样子,问:“你还认识他?”    玄冲真人却不言语,猛然转身往外走。    他几乎是冲了下去,冲入茫茫雨幕里,脚步快速往山下走,哪怕是撞到了人他也不停歇。    他像是逃命般。    在云霞阁里,除了顾轻舟和叶家姊妹,还有金家的人。    雨越发大了,金家众人也走不了。    “金太太,真不让你儿子去接受天罚?他可是亲口答应的。”有人看不惯,问道。    金太太眼神阴冷,扫视过来。    “金太太,您别生气啊,又不是我逼迫您的。”这位说话之人,根本不怕她,继续笑呵呵调侃,“什么妖孽、天罚,不是你们府上提出来的吗?”    众人都不由自主离金家远了几分。    那些人中,还有两位军方团长,正在冷嘲热讽,意思是金千潼不是男人,金家包藏祸心。    他们七嘴八舌,将金千潼骂得狗血淋头。    激将法终于起到了作用,金千潼双目赤红,大叫道:“老子不是妖孽,也不是懦夫!好,你们想要看热闹,就看个够!”    说罢,他跑了出去。    外头的闪电,以及是有一下没一下的,在天边炸开,暴雨倾盆,山涧似起了烟雾。    金千潼到底年轻,抵挡不住那些闲言碎语,而且他见顾轻舟没事,就不把这些闪电放在眼里。    他脚步速度,走过了天桥,到了紫微阁上。    金太太和金家众人急忙追出去。    还没有过天桥,就看到金千潼激动爬上了紫微阁,张开双臂大呼:“贼老天,你若是有种......”    一道亮光。    闪电劈将下来。    云霞阁里的众人,震惊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就看金千潼被闪电击中,瘫软倒地。    其他躲雨的人,也瞧见了这一幕。    顾轻舟站在云霞阁的窗棂后面,寒冷的雨水都浇到了她身上。    她也清清楚楚瞧见了。    她想:“金千潼死了。”    顾轻舟不知该如何形容,若是她,绝不会受了那些无谓的闲言碎语,就如此冒险。    金家的人哭天抢地,却不敢靠近。金太太想要去紫微阁,被她的长子死死抱住:“娘,那里有天罚!”    “娘,您不能过去!”    整个云霞阁里乱了,整个三清观也乱了。    蔡长亭看了眼顾轻舟,她立在窗前,黑发被风撩拨着,摇曳生姿。    他又看了眼,似乎牢牢记住了,然后就快步离开了。    雨还在下,蔡长亭脚步稳健,踩着湿滑的青石山路,下山而去了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