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阁地势较高,盛夏也清凉,如今入了冬,虽然最近天气反暖,可一阵阵风刮过,顾轻舟浑身都像是浸泡在冰水里。    她很冷,却目视前方,一动不动。    她心中想起到了司行霈。    这引雷针并未经过尝试,就直接用过来,若失败了,自己被雷电劈成焦尸,司行霈该多伤心啊!    这媳妇养了这么久,追了这么久,花了数不尽的心思,还没有给他一个安稳的家,就被雷劈死了......    顾轻舟觉得,他一定要懊恼而死,唇角微翘,竟忍不住笑起来。    想到司行霈,心情就是愉悦的。    不远处的云霞阁,与道场和紫微阁只有一桥之隔,众人昂头,看着顾轻舟,生怕错过了她的表情。    “顾小姐在笑。”    大家都看到了。    顾轻舟看上去很高兴,众人不解。    叶妩和叶姗姊妹很紧张,此刻更紧张了,不知老师何故发笑。    蔡长亭晚了众人一步,这时候才赶到三清观。    他一眼就瞧见了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坐在那里,一缕青丝被风吹散,徜徉在她的面颊旁,衬托着她纤长的颈。    她神态悠闲,笑容柔媚,宛如静坐华堂。    蔡长亭微微眯了眯眼睛。    风越来越大了。    “起风了?”    “山顶原本就有风。”    这一等,就等了足足三个小时,顾轻舟也坐了三个小时。    云霞阁往下,围观的人也不耐烦了,有的不停叫喊,问什么时候降下天罚;有的则三三两两说话,声音也不刻意降低。    三清观门口的场地上,已经有数不清的小贩,挑着饮食和茶水。    有人来来回回的。    只有云霞阁里的人,坐在椅子上不动弹,很有耐性等待着。    顾轻舟不习惯盘腿坐,脚一会儿就麻了,然后像针扎似的,现在逐渐麻木了,她都感受不到自己的双足。    她除了衣物,身上没有任何金属,也不知时间。    “有点饿。”她暗自心想。    无聊的时候,她也四下瞧瞧。    不远处的道场,那个道士全部静坐,口中念念有词,而玄冲真人,居然毫不停歇跳了这么久。    他的动作如行云流水,好看又繁复。哪怕是跳了三个钟头,也丝毫没有缓慢或者凌乱之感。    光这份体力,就叫人称赞。    “这道士真有耐力。”顾轻舟心中赞道。    玄冲真人不仅有耐力,而且擅长观察天象。假如在天平盛年,他一定会被供奉在钦天监,接受万人膜拜。    可如今的乱世,他只得靠坑蒙拐骗混日子。    顾轻舟心中倏然就无怨气。    在这苍天之下,人都如蝼蚁,谁不是为了生存而呕心沥血?    顾轻舟转移了目光,继续往下看,就瞧见了金千潼。    他不时站起来,抖动抖动双足,已经是不耐烦了。    看向顾轻舟时,他眸光是阴毒残忍的,像一条吐了信子的蛇。    顾轻舟从他身上,看不到值得尊重的地方,甚至没看到值得原谅的地方。    她慢慢回收了视线,不再和金千潼对视。    不止顾轻舟在观察,其他人亦然。    玄冲真人在祈祷的过程中,也看到了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的安静,让玄冲心中微动,对她生出了几分惋惜。    而金太太的儿子金千潼,着实不成器,和顾轻舟相比就是天壤之别。    “这女孩儿厉害,若能好好活着,将来会有一番作为,不输给金太太。”玄冲真人想。    金太太也是女中豪杰,可惜心思都在家业上,反而疏忽了对儿女们的教育,导致金家的孩子个个乏善可陈。    心思凌乱之间,天色逐渐黯淡了,风也慢慢停歇,远处的层云间,闪过一缕白芒。    白芒很亮,刺破了天际,熙熙攘攘的山道上,倏然就安静了。    所有人精神都一震。    “哎哟,真有闪电!”    “神仙,玄冲真人是活神仙,竟然真能请来天罚。”    围观的人,几乎要跪下磕头了。    三个多小时的道场,等到了天气的变化,等来了闪电。    顾轻舟也正襟危坐。    她看了眼旁边的引雷针,心想:“司行霈,若我这次没死,以后一定不涉险了。没有我,你也是可怜。”    她也不知司行霈哪里可怜,可心中愣是生出无限的伤感,以及不忍。    她心中愁肠百结,面上却毫无表情。    闪电之后,一声闷雷就在众人的耳边炸开。    山下爆发一阵骚动,声音嘈杂,顾轻舟的耳膜都震痛了。    她也不知是雷太响,还是山下太吵。    玄冲真人终于停歇下来,和他的其他道友一样,开始坐下来打坐,将手里乱舞的宝剑也丢开。    开玩笑么,这个时候谁站起来比旁人高,都有被雷劈的危险。    玄冲真人坐稳,就开始念诵着什么,目光闲闲落在紫微阁上。    紫微阁上的顾轻舟,眉头微蹙,表情有了点变化,不过正在慢慢收敛,没有露出惊惶。    “真有雷电。”    这句话,反反复复在人群里爆发,所有人亲眼见活神仙作法,谁不吃惊?    除了这句话,其他任何词都没了意义。    金家的人满脸兴奋。    “娘,玄冲真人怎么如此神通?”金家的大奶奶问金太太。    她们也惊呆了。    金太太是信仰玄冲真人的,她也不知对方的本事从何而来,只知道他很厉害。    “他术法高深,不是凡夫俗子。”金太太闲闲道。    这雷电一起,顾轻舟今天必死无疑了。    一声闷雷过后,天地恢复了安静,所有人都在等待。    这一等,时间有点长,天气也变得越发厉害了。    金家的人,脸上的喜色从未敛去,哪怕努力克制,也是一副高兴的模样。    金千潼不停的搓揉手掌,心想老天爷要替他妹妹报仇了!    “
第949章 神女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好,这次请对了帮手。”金千潼高兴道。    等了如此久,大家都在盼望第二道雷电时,有一个闪电由远及近,就在另一个山头劈开了。    那山头的树,隐约是遭殃了。    这道闪电之后,就开启了什么雷电的水闸,那电闪雷鸣就开始不知停歇,使劲往山头招呼。    一道闪电,闪烁着刺目的白光,就在众人的头顶炸开。    顾轻舟眼睁睁看着那闪电,朝她而来。    她的手指,用力捏紧,背后紧绷着,牙关也要得死死的。    闪电几乎是直扑她的门面。    然后,闪电奇怪拐了个弯,打在那条摇摇晃晃的细铁管上。    铁管被闪电笼罩,一路游走,没入地下,逐渐消失不见了。    “成功了!”顾轻舟彻底松了口气。    叶姗和叶妩姊妹看过的书,是很正确的西方科学,没有诓骗她们,引雷针的确很简单,而且很有效果。    山下的人,则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。    紧接着,又是轰雷。    轰雷无妨,可怕的是闪电。    雷电滚滚间,又有闪电疾驰而来,直接奔向了顾轻舟,然后落到了铁管子上。    “看到了吗?”叶妩还是非常紧张,生怕铁管不经用,使劲掐了她姐姐叶姗。    叶姗早已瞧见了。    “起效了!”叶姗则兴奋不已,几乎要跳起来。    好像一个实验,她们成功了。    引雷针可以推广,成为一件商品,消除被闪电袭击的灾难。    她们姊妹在兴奋中,就看到漫天轰雷中,闪电一道道往紫微阁跑,然后被铁管吸到土地里。    所有的闪电,好像都长了腿,直接往那边奔。    “天罚,天罚!”围观的人群中,有个人大声叫了起来,同时害怕得趴在地上。    半晌见身边没有其他人趴在,他才慢慢抬起头,然后就看到了闪电如游龙般,缠绕着那根铁管。    因为距离和视线的缘故,其他人看到的,都是铁管就在顾轻舟身边,而那些闪电统统避开了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坐在那里,阖眼打坐,神态安静宛如一樽神像。    没有闪电落在她身上。    “神女!”    平头百姓,哪怕是没有亲自见过,也听说过被闪电打死。在广袤的平原上,假如雷电的日子里,有个人单独下田劳作,他比四周所有的建筑都要高,就有可能被雷电打死。    这满天的闪电,应该是东一下、西一下的,此刻却全部聚集。    在那茫茫闪电中,顾轻舟独坐。    闪电特意避开了她。    没有人有这样的能耐。    这不是神仙,又是什么?假如玄冲真人是活神仙,能引来闪电,那么顾小姐也是活神仙。    能引来闪电、躲开闪电的,都是神仙才能做到的,凡人岂有这等本事?    “神女!”    这样的声音,一开始只有寥寥几声,然后就越演越烈。    围观的人,统统跪下,匍匐在地上跪拜,口中大呼神女,包括正在拍照的记者们。    他们似乎疯了。    顾轻舟坐在闪电中,不敢睁开眼,因为她耳边总是能听到霹雳巴拉的声音,让她担心真有一道闪电落在她头上。    于是,蔡长亭就看到,在那紫微阁上,光芒万丈,闪烁轰鸣,顾轻舟独坐热闹之中,安静而肃穆。    她周身仿佛有光。    此刻,就连蔡长亭都有点恍惚,这不是神女,又会是谁呢?    明知没有鬼神,蔡长亭此刻却糊涂了。    不知是他糊涂了,道场上的那些道士,也彻底糊涂了。    只有金太太,面如死灰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