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,少帅你老婆又跑了    第930章 顾轻舟的先机    顾轻舟跟司行霈去吃饭。    她也把平野夫人的话,都告诉了司行霈。    司行霈很想说,轻舟你如今是铁板一块,平野夫人攻打不下你。幸好我替你斩断了牵绊。    养大你的人,就是你的枷锁,是平野夫人从小套在你脖子上的。当然,你习惯了,那些枷锁长在你肉里,你把它们视为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,我斩断了你很难过。    但是,唯有他们死了,你才是真正的无畏。    司行霈知道,他保护了他的轻舟。哪怕他要回平城,他也不担心。    他没觉得自己了不起,他不觉得自己很善良,可他从来不会错。    司行霈行事,不考虑感情,只考虑效率,他做到了。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顾轻舟打断了司行霈的思路,觉得他在发呆。    司行霈笑了笑,说:“我在想,他们想方设法对你,你那个师弟还在他们那边,要不要将他挪出来?”    “二宝是个傻子,又是个瞎子,对他们而言是没什么用的。不过,可以把他接出来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她决定回去就跟平野夫人说此事。    晚饭之后,司行霈领着顾轻舟,沿着街道散步。    很冷,夜风宛如刀子,能割开皮肉,把寒意往身上灌。    顾轻舟拢了拢大衣。    她缩在大衣毛茸茸的衣领里,笑着对司行霈道:“这身衣裳真暖和。”    “多穿一点。再过几天,太原府会更加冷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,说她会照顾好自己的。    回到家zhong,顾轻舟就去看了二宝。    二宝的眼睛,至今都没有好转,仍是看不见的。    顾轻舟每次替他把脉,都心存狐疑,不知问题出在哪里。    “也许,这是新的病症,以后就会遇到。”顾轻舟安慰自己。    她拉住了二宝的手。    “二宝,你明天换个地方住,好不好?”顾轻舟问他。    二宝道:“好。”    “不问问去哪里住?”顾轻舟笑了起来。    二宝说:“师姐,晗晗家的佣人说我是傻子。晗晗说,傻子没关系,听她和师姐的话就可以了,你们会照顾我。”    顾轻舟微愣,继而心zhong一阵酸一阵暖的。    “师姐,你让我去哪里,我就去哪里。”二宝喜滋滋道。    顾轻舟伸手,摸了摸他的脑袋。    她想,她对二宝的疏离,让平野夫人和蔡长亭觉得她对二宝没什么感情。    可这也是她的软肋啊。    “明天就走,好不好?”顾轻舟问。    她没有连夜送走二宝,也没有急促安排。她要做出一份随意的模样,这样更有说服力。    二宝没办法自保,顾轻舟不想蔡长亭利用他来做wen章。    翌日,顾轻舟吃过早饭,就带着二宝去买衣裳,然后又去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饭,才把他送到了司行霈那边。    顾轻舟拿了一条围巾,去给平野夫人:“在街上看到的,不知您喜欢不喜欢。”    平野夫人微讶:“送给额娘的?”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。    平野夫人感激不已,唇微微抿着,才没有让自己失态。    她立马就围上了。    顾轻舟在旁边道:“颜色不太好看,可是很暖和啊。”    平野夫人起身,站在镜子前,仍是一脸的情绪,似乎很激动又极力克制般,左右照了照。    “怎么今天去逛街了?”平野夫人问她。    顾轻舟就解释了。    她是带着二宝出去买衣裳,顺便逛了逛。    “二宝力大无穷,程渝想要研究下,留下二宝暂住了,过几天再去接他。”顾轻舟又道。    平野夫人微笑。    事情说完,顾轻舟就出了屋子。    她一离开,平野夫人满面的笑容,全部敛去了,面色冷漠,将围巾取了下来,放在旁边的炕几上。    她心zhong,无端生了火气。    二宝不会再回来了。
第930章 顾轻舟的先机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“情报上说,二宝是个傻子,而且跟顾轻舟关系不深。如今看来,我低估了二宝。他大概就是顾轻舟为数不多的牵绊。”平野夫人的手指攥起,关节捏得发白。    她一直在观察顾轻舟。    然而,就算是这么严密的观察,她也错过了。    顾轻舟对二宝的感情,并非表面上那般清淡。    她把二宝弄走,就说明了一切。    可惜,平野夫人和蔡长亭没有过亲情,不太懂顾轻舟,他们错失良机。    黄昏的时候,蔡长亭进来回禀事物,平野夫人把这件事告诉了他。    “长亭,我怎么感觉,轻舟的运气比我们好?”平野夫人道,“你不觉得吗?”    “她心算过人。每一步都在她的计划之内,精准无比。夫人,运气也可以计算,只要我们足够聪明。”蔡长亭道。    顾轻舟每次看问题,都会综合考虑一切。    她这点能耐,是天生刻在她骨子里的,旁人学不来。    “太可惜了,她那个师弟,原本可以利用的。”平野夫人道,“他只是个傻子,我们忽视了。”    蔡长亭道:“夫人,您也说了,既然他只是个傻子,不管他住到哪里,都是可以利用的。”    平野夫人心头一动。    不过,情绪只是一闪而过,平野夫人道:“已经晚了。现在再去布置,就失了先机。”    “夫人,您交给我。”蔡长亭道。    平野夫人就默许了。    顾轻舟无事一身轻,看着时间尚早,就去了趟康家。    她答应了平野夫人,要跟康家多走动。    在大门口的时候,顾轻舟看到了康家的姑奶奶康芝和姑爷朴航。    康家一大半的生意,竟然是有女婿和女儿掌管,三个儿子被排挤出来,顾轻舟每次想到这里,就特别敬佩康老太爷的魄力。    一般人都不敢这么干。    “顾小姐,您这么晚了,是要出门还是刚来?”康芝和顾轻舟打招呼。    他们两口子是刚刚回来。    顾轻舟笑道:“我是刚来的。二宝搬到程小姐那边去了,我跟晗晗说一声,免得她下次去看二宝,跑错了地方。”    康芝笑道:“晗晗几乎是黏上了二宝。顾小姐,你跟我三嫂去说说,让她把晗晗许配给二宝。”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:“这我可不敢。”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的?现在不嫁,再等两年就高攀不上了。二宝可是顾小姐的师弟,我三嫂有眼力的话,就知道这是一门好婚事。”康芝道。    康芝说得很真诚,她丈夫却在旁边撇撇嘴,唇角有一抹轻蔑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