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 ,少帅你老婆又跑了    第925章 新欢    司行霈停住了脚步,张开了双臂,迎接扑过来的顾轻舟。    她面颊有点冷了。    落在羽睫上的雪,已经融化了,她的唇和脸,都湿漉漉的。    司行霈亲吻了她一下。    顾轻舟立马绕开,然后踮起脚尖搂紧了他的脖子,将唇凑在他耳朵后面。    耳后很暖,暖得温柔缠绵,顾轻舟贪恋着这点温暖,久久不肯松开。    “生日快乐,司行霈。”顾轻舟低喃。    生日其实三天前就过了。    他是十月初二生日,如今都十月初五了。    “还记得?”司行霈笑道,“算你有良心了。”    他不在乎生日。    顾轻舟念念不忘,这就是他最好的生日礼物了。    漫天的雪花,在他们俩周身飞扬,两个人的身形,逐渐要和这茫茫雪地融为一体了。    叶姗趴在窗口喊:“顾小姐,屋子里还有人呢,你到底要不要进来喝酒啊?”    顾轻舟这才松开了司行霈。    司行霈却没有松开她,笑道:“走,回我那边去?”    “答应了叶姗,今天喝她珍藏的佳酿,还有上好的牛肉呢。”顾轻舟笑道,拉了他的手,“吃完了再回去。”    司行霈没有拒绝。    进了屋子,彼此一番寒暄。    叶姗姊妹俩对司行霈很敬重,言语也格外礼待。    叶姗说起她父亲不在家,没办法招待司行霈,很是失礼。    “无妨,叶督军去了北平,这件事我知道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叶姗随口道:“我父亲最近常去北平,而且这次还带了不少精锐去了。”    “不少精锐,是带了一万人马去了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叶姗和叶妩姊妹俩微愣。    司行霈道:“北平的内阁又乱了,总统再次下台。”    “我父亲,他会做新的总统吗?”叶姗颤颤巍巍问。    不知为何,她竟然非常害怕。    离开了山西,一切都不安全,就好像失去了最强悍的庇护。    她不想父亲远去北平做官,她和叶妩也不会去的。    “如果你父亲还有理智,他不会做的。”司行霈笑道,“北平如今是烂泥滩,谁搅进去,谁就一身脏,甚至丢命。”    “我父亲知道这点吗?”叶姗紧张问道。    司行霈笑道:“你觉得这些话是谁告诉我的?”    叶姗愣住。    顾轻舟哈哈笑起来。    叶姗这才知道,自己犯蠢了,被顾轻舟拿了个笑柄,亏得她还那么紧张!    叶妩也跟着笑了。    叶姗就要打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这次学得聪明了,往司行霈身后藏。    男女有别,而且跟司行霈不熟悉,叶姗就不好意思越过司行霈的肩膀去打顾轻舟,只得恨恨骂了几句:“你们竟敢都取笑我!”    “我们早就知道了,就你还不知情。”顾轻舟道,“你随意问问你父亲的参谋们,他们都会告诉你的。”    叶姗又想打人。    火锅已经开了,用牛骨熬成的高汤,因为香料的缘故,没什么腥味,反而香味浓郁。    司行霈把薄薄的牛肉丢进来,又立马捞出来,蘸酱吹凉,送到顾轻舟口中。    顾轻舟最先吃到了软滑多汁的牛肉,心情极好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:“好吃!”    汤是熬煮了一夜的,牛肉也是最好的,就连高粱酒也是成年佳酿。    雪还在下,搓绵扯絮般,洋洋洒洒不知停歇,屋檐下很快就落满了,青石地面完全看不见了。    一坛高粱酒也喝完了,顾轻舟和叶家姊妹都微醺。    司行霈搀扶了顾轻舟:“还能走吗?”    “能。”顾轻舟道,“只是有点头晕,走路还是没问题的。”    虽然这么说着,司行霈还是将风氅脱下来,罩在她身上,然后一把抱起了她。    两个人出了院门,留下一整排深而大的脚印。    叶妩突然对她姐姐感叹道:“我也想找个这样的男人。”    叶姗半躺着,一动也不动了,只是看着雪景出神,半晌才道:“父亲给你选择的两个人,都是行伍出身,将来未必就输给司行霈。”    叶妩则问她:“二姐,你有什么打算?”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打算?”叶姗叹了口气,“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?这不可能。嫁给自己喜欢的人?这更加不可能。”    叶妩错愕看着她。    她不想知道她姐姐的感情,因为太糟糕了,她没办法跟她父亲交代。    叶妩立马沉默。    叶姗则有点奇怪,她妹妹为什么不好奇呢?念头也只一闪而过,她就睡着了。    叶妩则叹了口气,拉过一个引枕,靠在她姐姐身边也睡了。    佣人进来,给她们姊妹来盖好被褥,倒也没吵醒她们,就轻手轻脚出去了。    顾轻舟在司行霈的怀中,逐渐进入梦乡。    一觉醒过来,发现自己躺在软软的床铺里,被窝里很温暖。    空气里却是清寒的。    厚厚的窗帘外,似乎还有亮光,顾轻舟只当天色尚早,就拉开了窗帘。    天已经黑了,雪也停了,雪光却映衬着玻璃窗,撒入几缕光明。    这是司行霈的院子。    顾轻舟披衣出门,站在走廊上往下看,就瞧见了司行霈和程渝。    他们俩面对面坐在沙发上,程渝情绪非常激动,不时大笑。    “......我跟你说,我们程家男人个个都英武。”程渝吹牛道。    司行霈鄙视她:“可算了吧,你那哥哥软绵绵的,骨头都没有三斤重。不过,他兵书读得多,而且能运用到实际处,你爸爸在世的时候,轻瞧了他。”    “那是,我哥哥叫将才,谁家将军自己扛枪去冲锋?合格的将领都是足智多谋,就像我哥哥那样。”程渝更加骄傲了。    司行霈又不屑摇摇头。    “我弟弟程逵呢,则是勇猛无畏!”程渝又大肆吹嘘。    顾轻舟轻咳下了声。    程渝笑道:“醉鬼醒了。快过来,云南又有好消息了。”
第925章 新欢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顾轻舟走下楼,知道司行霈在跟程渝谈起云南,就坐到了司行霈身边。    程渝神秘对顾轻舟道:“你知道我们云南,屯兵多少了吗?”    她眼睛里都放光。    顾轻舟对军事不算特别陌生,只是不了解云南,眯了眯眼睛,往大处说了个数目:“二十万?”    程渝哈哈大笑,然后伸出手指:“五十万!”    顾轻舟大吃一惊。    “云南有那么多人吗?”顾轻舟问,“不是说你们云南地广人稀?”    “都什么年头了还地广人稀?”程渝笑道,“这还得感谢司师座,让我们程家发得起军粮,配得上军需。”    顾轻舟又错愕看了眼司行霈。    司行霈哪来这么多钱?    瞧见了她的惊讶,司行霈附耳对她道:“江南一半的银行是我的,或明或暗,随便发点债券,就有钱了。”    顾轻舟彻底惊呆了。    她愣了半晌,说:“你......你吹牛!”    司行霈哈哈笑了起来。    顾轻舟又说:“你又没念过书,怎么知晓操控金融?”    司行霈道:“我不懂,我身边的人也不懂吗?我懂得识人用人,就足够了。”    顾轻舟这才想起,当初他常让顾轻舟在圣母路的银行门口等着他,也让她把东西存在那家银行,他甚至还在那家银行的保险室里吻过她。    如今想来,一切都清楚了。    司行霈想要建飞机场就建飞机场,想要军火库就建军火库。    他的确抢了很多东西,当然他在不知不觉中,几乎要抢光所有人的钱。    “司行霈,你真的很富足啊,你父亲知晓你给程家钱吗?”程渝问。    “什么叫给?你哥哥和你母亲签了字,那是借。”司行霈道,“你们家给了抵押的。”    其实,给和借,区别并不大。    再说了,只要能维持云南的稳定,这笔钱程家还得起。    程渝自然不相信司行霈有那么多钱,他说都是他的,程渝觉得他在吹牛。    司行霈是没有底线的,他怎么吹牛程渝都不意外。    所以,程渝认定,司行霈是说动了岳城军政府,帮了程家的大忙。    “那你父亲愿意借我们这么多钱?”程渝问。    “借都借出去了,你管呢?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一直没说话,她已经被震惊了。    她和司行霈耳语:“咱们有多少钱?”    “不少。”司行霈笑道,“够咱们过日子的。”    顾轻舟就笑了起来。    已经晚上九点半了,司行霈去煮了宵夜,主要是给顾轻舟熬点米粥。    电话响起时,程渝接了,然后笑得咯吱咯吱的。    她一直用英语说话。    看着她那模样,对面应该是个让她心动的男人。    高桥荀不会说英语。    挂了电话,程渝就回房了。    顾轻舟坐在客厅等米粥熬好,就看到程渝光彩照人的,打算出门。    “去哪儿啊?”顾轻舟随口问。    “约了人。”程渝笑道。    顾轻舟问:“新欢吗?”    “对。”    “高桥呢?”    “他走了,回日本去了,你不知道吗?”程渝问,然后就快步出了门。    顾轻舟站在门口,看着程渝坐上了汽车,汽车逐渐驶入黑夜里,她久久没有挪脚。    司行霈走过来:“站在这里吹风?”    顾轻舟回神,道:“高桥荀真的抛弃了程渝?”    “什么抛弃?他们不是露水鸳鸯吗?程渝又找了个英国人。”司行霈无所谓道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