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t;h3 css=“read_tit“gt;第917章 叶妩的敏锐lt;/h3gt;    顾轻舟观察了下苏鹏。    他有点忐忑。    不知是像叶妩猜测的那样,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还是少男情怀的害羞。    顾轻舟不了解苏鹏,故而不发表意见,免得造成误解。    叶妩也沉默。    方才见面,叶妩把苏鹏的表情尽收眼底,此刻慢慢揣摩。    似乎没什么地方不对的。    “我一定是多心了。”叶妩暗忖道,“我居然会如此不安,到底是什么缘故呢?我又不喜欢他。”    她虽然是思忖,却不知不觉说出了口。    顾轻舟听到了,笑道:“这叫敏感。少女敏感,没什么不妥的。”    叶妩失笑。    从城里到苏鹏的家,不过两个小时的路。    出了城就是土路,非常颠簸,哪怕是叶家上好的胶皮轮胎,叶妩和顾轻舟也被汽车颠簸得生疼。    她们平日里活动都少。    到了庄子上,苏鹏过来为叶妩开车门。    苏家的家,是新盖的院落,高大的院墙磨砖对缝,朱红色的大门就掩映在门檐之下。    大门上有一对倒扣的铜钵,被擦得亮晶晶的。    苏鹏敲门。    来开门的,是一位六旬妇人。    瞧见了苏鹏,妇人大喜:“哎呀,鹏小子,你怎么今天到家了?”    “外婆,我是带叶小姐过来的。”苏鹏笑道,然后转身跟顾轻舟和叶妩介绍这老太太,“这是我婶母的娘亲。”    “老太太,您老健朗。”叶妩忙打招呼。    老太太则很紧张,手上弄柴禾脏兮兮的,使劲往身上擦,道:“是叶小姐,大户人家的小姐,这院子太脏了......”    语无伦次的模样。    苏鹏就扶住了老太太:“外婆,叶小姐只是来坐坐,就当她是平常人家的闺女。”    他们这边说话,就从里屋出来一个妇人。    顾轻舟和叶妩都眼前一亮。    妇人看上去是有了点年纪,肌肤也不够白皙,可是五官精致,身段婀娜,一头油亮的头发完成发髻,随着素白衣裳,漂亮又干净。    一点也不像母亲辈,说她像苏鹏姐姐更加恰当。    “真好看。”叶妩在心中想。    苏鹏的婶母也拘谨,只是比老太太稍微好几分,说话也利索些,对叶妩和顾轻舟道:“家里破旧,茶也不好,两位小姐慢慢吃些,我这就去做饭。”    “你陪着客人说说话,我去做饭。”老太太笑道。    苏鹏也说:“婶娘,您陪着坐坐,我去帮外婆打下手。”    这样的场合,实在尴尬。    叶妩努力寻找话题,问苏鹏的婶母,庄子上的庄稼收成如何,平日里除了种麦子,还种什么等。    见叶小姐毫无娇贵,苏太太也慢慢放松了些。    提到庄稼,她就有了话题。    当她知道顾轻舟就是那位“神女”,她又惊又喜:“我听说过,江南来的神女,听说你能保佑一方不受战火。”    顾轻舟啼笑皆非。    司行霈太缺德了,这是传得什么鬼话?偏偏不认识的庄户人家都信,顾轻舟尴尬得想要撞墙。    叶妩则在旁边哈哈笑起来。    她笑得爽朗,对苏太太道:“您误会了,我的老师就是个普通人,跟我们一样,都是以讹传讹。”    “不不,我觉得是真的。”苏太太慎重道。    叶妩道:“不是真的,您相信我。”    苏太太这才放弃了仔细参观顾轻舟的打算。    吃了饭,苏太太和老太太前面领路,他们去看了柿子园。    苏家的柿子园非常大,一眼望不到头。这个时节,叶子掉了一大半,只剩下青的、红的柿子挂在枝头。    像灯笼。    顾轻舟和叶妩仿佛置身灯火的海洋,两个人都惊叹不已。    晚上,她们就住在苏家,苏太太把自己的房间让出来给叶妩和顾轻舟住。    叶妩再三推辞。    最后还是没推辞掉。    晚上有点无聊,苏太太和老太太在灯下捡豆子,看意思是要明天现做豆腐招待叶妩。
第917章叶妩的敏锐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“我们要不要去说说话?”叶妩趴在临窗的炕上,就能看到院子里几个人忙碌。    苏鹏也在帮忙挑选豆子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他很久没回来了,肯定要跟家里人说说话,我们就别去了。”    叶妩颔首。    只是,她并没有睡下,反而一直趴在那里看。    她的视线,正对着苏鹏。    她看了半晌,就对顾轻舟道:“老师,你过来看看。”    “看什么?”顾轻舟不解。    “你来嘛。”叶妩道。    说罢,她把位置让给了顾轻舟,请顾轻舟趴在她趴过的地方,看看外面的场景。    一家三口,三代人,围着一盏汽灯,连夜给叶三小姐准备吃食,并没有什么可看的。    顾轻舟瞧着那些豆子,倒是个个金黄饱满。    “看什么?”顾轻舟回头又问叶妩。    她们俩的动静,让苏太太回头。    苏太太就站起身。    她洗了手,给顾轻舟和叶妩拎了一壶茶进来。    “叶小姐,顾小姐,你们是不是睡不着?”苏太太问,“要不要煮些宵夜?”    顾轻舟道:“不用了苏太太,我们不饿。”    苏太太一笑。    她脸上有岁月的痕迹,眼角有细细的鱼尾纹,并不年轻。可她某个动作,有点少女的娇憨。    只是,她这些动作都自然无比,并非刻意。    顾轻舟也能想到,她不过十六岁就嫁到了苏家,然后一辈子困在内宅,对岁月的感知不深。    家中没有长辈,所有人都死光了之后,她抚养丈夫的侄儿,又把母亲接过来作伴。    生活清苦,却简单甚至单调。    这种简单,让她始终保持着年轻的心态,形容举止非常优雅,并无农妇之感。    “是啊,苏太太,我们不饿,但的确睡不着。”叶妩也笑道,“我能去帮你们捡豆子吗?”    “这怎么敢劳驾?”苏太太道。    叶妩说无妨。    她就是想去。    于是,苏太太重新搬了两个小板凳,五个人就围在灯下。    叶妩偶然给顾轻舟递个眼色。    顾轻舟一开始没懂,后来就明白了,她也终于知道叶妩让她看什么了。    她心中闪过几分诧异,又感觉如此猜测,实在卑鄙。    故而,顾轻舟没有理会叶妩,她就装作没看懂。    “老师,你对苏家有什么评价?”临睡前,叶妩主动问顾轻舟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