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 ,少帅你老婆又跑了    第914章 年轮    顾轻舟清醒过来。    天刚刚蒙蒙亮。    司行霈拿了旗袍给她换,道:“走,去看日出。”    顾轻舟心情不错,笑道:“什么怪习惯啊?好好的,看什么日出?”    “轻舟,我得走了,我的事情还没有忙完,我只能今天一整天陪你了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司督军出事,耽误了司行霈的进度,他这次回平城,原本就是要联合云南的。    如今,司督军脱离了危险,司行霈也该走了。    他是打算早上走的,可怎么也舍不得顾轻舟。    下次再见她,估计要一个月后。    顾轻舟也彻底清醒了,下床道:“你.......什么时候走?”    “晚上吧,我想多陪你一会儿。”司行霈叹了口气。    顾轻舟立马穿衣梳洗。    司行霈没有带顾轻舟走远,而是就在二楼的阳台上,看着东边骄阳缓缓升起。    门前一整排的梧桐树,都是他们亲手种下的,如今已经长高了很多。    不过三年的功夫,梧桐树几乎成了参天大树。入了秋,树叶逐渐转黄,铺满了林荫小道。    骄阳挂在树梢。    顾轻舟依靠着司行霈。    “我们种的树。”顾轻舟心满意足道,“你说得对,树的年轮可以见证我们的岁月。我还记得,当初种树的时候,你枪伤未愈。”    那次,司行霈为了程家的飞机,算计程艋,结果程渝跑上前,害得司行霈的计划被打乱,他原本轻伤变成了重伤。    顾轻舟记得特别清楚,因为在他出门前,他还问顾轻舟想要吃什么,顾轻舟说红烧牛肉。    在他重伤没有脱离危险的时候,他口口声声念叨着给顾轻舟煮红烧牛肉,那是顾轻舟第一次下定决心。    “司行霈,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。那次,我对自己说,哪怕你要我做妾,我也要跟着你。虽然愿望不太光彩,我并不为自己骄傲,可我的确是下定了决心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司行霈微讶。    继而,他用力将顾轻舟圈固在怀里。    他知道顾轻舟的骄傲和自尊,她能容许自己有做妾的想法,说明她爱司行霈,已经胜过了她的命。    这比一句轻飘飘的情话有分量多了。    司行霈吻了吻她的头发,更加用力抱紧她:“轻舟,我爱你!”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司行霈失笑。    放开了她,捏了捏她的脸,司行霈问:“你就是这样回应我的?”    “我都说了那些话,你还想听什么?”顾轻舟反问。    司行霈梗住。    是啊,还求什么呢?    听到她那番表白,此生无憾了。    司行霈也道:“轻舟,我从未想过让你做妾,这不是假话。在我心中,你一直都是最尊贵的。”    顾轻舟又嗯了声。    她依偎在司行霈的胸前,任由雨后初晴的骄阳,洒在她的脸上,空气里有淡淡花香。    这是家乡的气息。    顾轻舟久久没有挪脚,直到司行霈说粥快要好了,这才分开。    吃了早饭,司行霈带着顾轻舟去了趟海堤。    这次不是去玩,而是去见了几名密探。    他们去了南洋,帮霍钺找霍拢静,司行霈要去询问几句,让顾轻舟安心。    结果,听到的消息让顾轻舟很失望。    “......霍拢静和她那个教头,都是保皇党里数一数二的高手,他们反侦察的技术太过于厉害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就明白,司行霈这是在肯定告诉她,霍拢静是自己躲开的。    “司行霈,我感觉阿静失忆了,忘记了岳城的事。”顾轻舟道,“否则,她绝不会躲。”    司行霈不了解霍拢静,没有反驳顾轻舟。    两个人从船上下来,沿着海堤慢慢行走。    海风咸湿。    顾轻舟又深吸一口气。    司行霈就特别难过,他知道轻舟舍不得岳城。    背井离乡的痛
第914章 年轮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苦,她隐藏得很深。    她这种努力想要把家乡的气息都牢记的样子,让司行霈特别心酸。    “少夫人?”迎面走过来一名中年人,试探着喊了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习惯性停下脚步。    对方见她回头,再仔细看她,突然惊喜不已:“少夫人,你果然没有死?”    顾轻舟不知所措。    “快来,快来啊,少夫人没死呢,她还活着。”中年人大喊。    顾轻舟不知缘故,有点想跑。    人们都围向了她。    他们七嘴八舌的,全是善意的话,说什么顾轻舟庇护了岳城,岳城不乱她是不会死的。    “少夫人,岳城可不能没有你,你不要再走了。”    “是啊,少夫人,你就住在岳城吧。”    顾轻舟的眼眶,已经蓄满了泪水。    她再也想不到,这些普通人,仍是记得曾经敬她为“岳城之母”,他们看到她欣喜若狂。    他们没有数落她的改嫁,没有相信她害死了司慕,他们感激她还活着,感激她给了岳城庇护。    似乎她就是这个城市的守护神,有了她在,他们更加安心。    司行霈把顾轻舟带回了车子上。    他也高兴。    他笑着对顾轻舟道:“你在江南的声望,超过了我们司家所有人,若是你执掌岳城,不管是军心还是民意,都会服从你的。”    顾轻舟哽咽道:“我也很意外。”    “没什么意外的,轻舟,你原本就是这个世上最了不起的女人。”司行霈笑道。    顾轻舟情绪很久都不能平静。    他们中午去了何氏药铺。    慕三娘看到她,差点哭晕过去,拉着她的手就没有再松开。    何梦德也是唏嘘不已。    顾轻舟中午在何家吃的饭,还是司行霈亲自下厨做的,因为慕三娘腾不出手去做饭,她生怕自己下厨之后顾轻舟就不见了。    “我夜里做梦,梦到你都是好好的,我常跟你姑父说,轻舟福大命大,不会是这样的结果。”慕三娘不停的抹泪,“你果然还活着。”    何梦德也劝说她,别太过伤心。    为了转移注意力,何梦德跟顾轻舟说起了药铺。    这半年来,药铺的生意没有降,百姓们还是挺维护中医的。    “轻舟,有个人一直念叨着你,他常说有传言你没有死,问你回来没有。你现在回来了,一定要去看看他。”何梦德道。    “谁啊?”顾轻舟问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