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mp;lt;3 lss=”red_i”>第908章 改变</3>    顾轻舟打听过,叶督军已经处理掉了四姨太,顺便也把家中三名不安分的姨太太送走了。    叶家七位姨太太,一下子就减少了一大半,剩下三位小心谨慎的,不怎么爱出风头,甚至姿容也不是最出彩的。    方小姐仍在督军府住着。    她言语不多,也不出门,腿伤尚未痊愈。    家里的人,再也不敢去找她,包括叶姗,    叶姗还是满肚子疑问,不敢去找方小姐,就过来找顾轻舟,问:“四姨太她们都哪里去了?”    顾轻舟总不能说,四姨太背叛了你父亲,还想利用你妹妹,已经被你父亲处理了。    于是,顾轻舟道:“阿姗,你这个问题我无从回答,你自家的事,反而问我?”    叶姗没那么好糊弄:“别作怪,快说!”    “我若是知道,早就告诉你了啊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她不知道,和她不能说,是两个不同的概念。    顾轻舟从四姨太非要逃离的态度,就明白了一个秘密:叶督军的身体估计出现了很大的问题。    这个秘密,那后来被处理掉的三位姨太太,肯定也知道了。    叶督军不想任何人知晓,送走了她们,顾轻舟再去嚼舌根,她嫌命长吗?    “你真不知道?”叶姗还是不死心。    “真不知道!”顾轻舟肯定道。    “那阿妩干嘛和父亲吵架?”叶姗又问。    “他们提到了你母亲。”顾轻舟说。    叶姗顿时就明白了。    她立马沉默。    先去的叶太太,是叶家上下的禁忌,谁也不能多谈。    从此之后,叶姗就没有再烦过顾轻舟了。    叶督军府暂时风平浪静。    方小姐的存在,变成了众人的一根刺,却没有再去拔它,任由它刺痛着、焦灼着大家。    顾轻舟每天都去接叶妩放学。    叶妩还是不愿意回去住。    平野夫人特意叫了顾轻舟,问她:“叶三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”    “和叶督军闹脾气了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平野夫人道:“还是应该劝他们和好,父女之间,有什么深仇大恨吗?”    顾轻舟笑笑。    平野夫人见她听不进去,就不再说什么了。    她还是建议顾轻舟赶紧把叶妩送回督军府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就是隔壁,不值得犯愁。再说了,阿妩跟康家更熟悉,我还打算周末带着她去康家呢。”    “她不是跟康家的七少爷闹翻了吗?”    “阿妩不在乎这个,她跟康七少都没好过,怎么会闹翻?是她自己提出去看康暖的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平野夫人点点头。    顾轻舟辞别了她,想着周末去康家,估计没空,就先去了趟司行霈那边。    司行霈已经离开了太原府,顾轻舟是去看程渝,以及住在司行霈家的周烟。    周烟和她的女儿奕秋原本是离开了司行霈的院子,打算去湘地的。可惜走了两天,奕秋发了高烧,周烟又急忙回来。    她在太原府没地方落脚,又怕金家报复,故而仍回到了程渝那边。    程渝很喜欢周烟的女儿奕秋,接纳了她们。    顾轻舟去看望奕秋。    “......烧退了。”顾轻舟摸了下孩子的额头。    周烟叹了口气:“还是太原府的医生厉害,药吃下去就退烧了。”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。    周烟道:“你别担心,轻舟,我明天会继续离开的。”    “要不,暂时别走了,等奕秋完全康复了再离开,如何?”顾轻舟道,“路上挺危险的,奕秋又小。”    程渝也道:“周姐姐,你多住些日子吧,正好我一个人无聊。”    “你不是有男朋友?”周烟笑问。    程渝摆摆手:“他最近发疯,常闹脾气,我是受不了他了,故而冷他一段时间,不准他来。”    顾轻舟立马看向了程渝。    程渝瞪她:“干嘛呀?我自己的小白脸,我爱怎么发火就怎么发火,你们别想管我!”    顾轻舟啼笑皆非:“我才没那么无聊呢。”
第908章 改变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程渝这才高兴。    她很喜欢奕秋,抱着奕秋不撒手。    奕秋也喜欢程渝,看到程渝就咯咯直笑。    “你很喜欢孩子的话,将来结婚了可以生一个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程渝想了想:“不结婚了。”    周烟微讶。    顾轻舟冲周烟摆摆手,让她别多问,免得程渝不高兴。    不成想,程渝的话匣子打开了,就滔滔不绝:“我打算回云南去。我们云南漂亮的小伙子一抓一大把,今天换一个明天换一个。我爸爸不在了,也没人会管束我。”    她说得非常潇洒豪迈。    “你不想找个人定下来?”周烟试探着问她。    “还不够我生气的。”程渝道,“唉,我这辈子该经历的,都经历过了。”    顾轻舟就忍不住捏了下她的脸:“装什么深沉?”    程渝是不肯吃亏的,把孩子给周烟,就要打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拳脚上不敌程渝,转身就跑。    周烟看着,眼眶莫名其妙就湿了。她总记得,在顾公馆的顾轻舟,是个沉稳安静的女孩子。    她那时候不过十几岁,就把所有人都算计到。    如今想想,也许打打闹闹的她,才是最真实的她。    顾轻舟从来没这样过,因为她的朋友都没有程渝这么野。    程渝的性格也变了很多。    她从前不是这样的,哪怕她父亲在世,她也没如此恣意。    司行霈影响了程渝,程渝也改变了顾轻舟,而顾轻舟,更改了周烟一生的命运。    造化特别神奇。    有人敲门。    周烟去开门,就看到了高桥荀。    “高桥先生来了?”周烟笑道。    高桥荀颔首,表情有点尴尬,问周烟:“程小姐在吗?”    “在呢,快进来吧。”周烟道。    于是,高桥荀进了大门。    程渝和顾轻舟玩闹了半晌,两个人下楼。    瞧见了高桥荀,程渝表情微敛,问:“怎么又来了?不是说好了,一个月不见面的吗?”    高桥荀表情有点尴尬。    他拿了个袋,将几本书给程渝看:“上次你要买的日语教程,我帮你买到了。”    顾轻舟冲周烟招招手。    两个人带着孩子,识趣上楼去了。    程渝走过来,接在手里,说:“你费心了。快走吧,下个月再见。”    高桥荀却不动。    他从身后轻轻拥抱了程渝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