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,少帅你老婆又跑了    第907章 方小姐的爱情    叶妩的问题,让叶督军怔愣了一瞬。    女儿既然问了,他就如实相告。    “我和方小姐......得看她的意思。”叶督军道,“我们有一年没联系了,我让她去嫁人,她没有嫁。”    叶妩的心,一个劲往下沉。    “你们认识很久了吗?”叶妩问,“我娘在世的时候,你们就认识吗?”    “认识。”叶督军道。    叶妩的贝齿,轻轻咬了下唇。    她不看叶督军,很委屈低垂了眉目。她顿了下,又问叶督军:“你那时候就喜欢她吗?”    “喜欢。”叶督军也如实道,“她那时候跟你差不多大,活泼可爱,又年轻有活力。”    那时候的叶督军,也差不多三十多岁了。    男人到了三十多,逐渐走下坡路。    女人靓丽的青春,似乎能挽留他日渐衰老的心。    “那时候,我娘还在.......”叶妩倏然哽咽。    叶督军沉默了下。    他伸手,又摸了下叶妩的头。    他没有辩解,没有修饰。他的女儿询问他,他如实相告,并没有怕损失父亲的威严而用春秋笔法带过。    他那时候,和方悠然堕入了爱河,这点不假。    方悠然提出做他的二房,他没有同意。    后来,他的妻子去世了,局势也逐渐不稳,他失去了风花雪月的耐性。    随即,他知道了一个秘密。    这个秘密,让他非常痛苦,他几乎不敢面对方悠然。    他那个病重的妻子,除了打他最宝贝的小女儿,还给他下药,让他无法再生育。她生不了,也要毁了他。    叶督军不甘心,一口去娶了七位姨太太,一夜要折腾三四次,虽然威猛,可没一个姨太太怀孕。    他也和方悠然断了来往。    同时,他为自己的小女儿安排了赘婿,准备把家业都留给叶妩。    “我和方小姐,在一起是你情我愿,我们没有偷尝禁g,只是谈谈恋爱。”叶督军道。    他又说,“后来分手,也是她赌气之下先提出来,我就同意了。正好,我那段时间也有此愿。    她这次来,我们并没有和好,她也没提出要嫁给我,所以我们暂时还没有结婚的打算。以后会怎样,我没办法跟你保证。”    叶妩却一个劲发抖。    叶督军叹了口气。    他又摸了下叶妩的头发,这个世上,没有谁比他的小女儿更宝贵了。    叶妩唇色发白,凑到了叶督军身边,小声问:“父亲,我娘她是怎么死的?”    叶督军神色一敛:“你以为是我杀了她?”    叶妩清泪滚滚落下来。    她不言语,却转身跑了出去。    “阿妩!”叶督军喊她。    叶妩头也不回,冲到了顾轻舟的院子里。    她紧紧抱着顾轻舟的腰。    她一开始只是发闷,后来就开始哭,哭得似断了气。    顾轻舟瞧见了督军府的副官在门口一晃,心zhong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只是安抚叶妩,不言语。    叶妩哭了很久。    哭完了,她才把自己和叶督军的谈话,告诉了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对此沉默。    她没有发言,因为这件事超出了顾轻舟能伸手的范围。    且不说清官难断家务事,单单父女感情,外人搀和只会激化矛盾。    叶督军疼爱叶妩,这点毋庸置疑的。    “......我娘的死,我放不下。”叶妩哭道,“我背负了很多年的压力,这样的家庭我无法承受。我的母亲、我的父亲,他们一个个......”    顾轻舟仍是沉默听着。    叶妩可以自己说父母的不是,却未必愿意听到顾轻舟说。    顾轻舟只是叹气,时不时给她换个巾帕擦泪。    叶妩哭了好半晌,情绪彻底发泄完了,这才道歉说:“老师,对不起我失态了。”    “哭完了就没事了,哪有什么失态的?”顾轻舟笑道。    叶妩嗯了声。
第907章 方小姐的爱情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她没有回督军府。    顾轻舟叫人去把她的书包、换的衣裳和鞋袜都拿了过来,叶督军没有阻拦。    叶妩就暂时住到了顾轻舟这里。    金家那边,一片狼藉。    金太太又给督军府捐了六门新式大炮,这些都是金家的心血。    “你再糊涂,也别跟叶家较劲!”金太太骂儿子,“我一个女儿赔进去了,还不够惨痛吗?”    “娘,我想安排一个人到叶家,从内部瓦解叶家。这些年,您安插的探子,没一个成功的。”金千潼跪在金太太面前,委屈说道。    金太太心想:傻儿子,你怎么知道娘没有成功?    这些话,若是告诉你,很快就会泄露秘密。一旦泄露了,探子又不保。    金太太只能把话烂在肚子里。    “叶家不是咱们的仇敌,你切不可再把心思放在叶家身上。”金太太道,“你可以对付叶姗,为何要对叶妩下手?她身边那个顾轻舟,岂是你能撼动的?”    “娘,顾轻舟只是个女人!”    “你瞧不起女人吗?”金太太声音猛然一提。    她也是女人。    金千潼心zhong一震,急忙道:“不是的娘,我只是瞧不起顾轻舟,她那样年轻......”    “有的人天性就聪明,而且心思诡诈,顾轻舟根本不是你了解的普通人。你看看她在江南的丰功伟绩,你还敢小瞧她?”金太太恨铁不成钢。    金千潼又道:“娘,她到底是不是平野夫人的女儿,她为何要针对我们家?”    “管好自己的事!”金太太道,“不许再提这话。”    同时,金太太也暗zhong去见了平野夫人。    对于顾轻舟,金太太希望平野夫人能管束她。    否则,将来顾轻舟肯定会闯祸。    “你还没资格管束她。”平野夫人轻声笑道,“金太太,你要看清楚局势。没有我,你一无是处。”    “夫人,你就不担心她吗?”    “我当然担心。可她是我的女儿,我才有资格说她。”平野夫人道,“去吧,以后不要和她正面冲突。”    金太太出去的时候,眼眸露出了几分狠戾。    她想,这个世上果然没有靠得住的人。    也许,她可以另辟蹊径。    金太太看到了蔡长亭。    “长亭先生,你能否去看看我的小儿子,开导开导他?”金太太问蔡长亭。    蔡长亭微笑:“可以。”    他接受了金太太的善意。    金太太心zhong,就有了自己的盘算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