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mp;p;;3 ss=&p;“rd_&p;“&p;;第904章 救美的不一定是英雄&p;;/3&p;;    顾轻舟醒过来时,发现自己被绑得结结实实,口中塞了粗布。    粗布酸臭,顾轻舟一阵阵犯恶心,偏无法挣脱。    她看到了旁边的叶妩,同样被五花大绑。    顾轻舟双手后靠,手脚也绑了起来,是半坐着的姿势。    她踹了叶妩一脚。    叶妩半晌才醒过来,口中不停的哼哼,却又无法发声。    车厢里很暗,什么也看不清楚,顾轻舟又推了叶妩一下。    叶妩差点大叫,却又在黑暗中转过脸,看清楚了是顾轻舟。    汽车很颠簸,开得比较快,不知要往哪里去。    “老师。”叶妩从嗓子眼里发出几个字。    顾轻舟再次冲她摇摇头,示意她不要言语。    车厢里很暗,味道也奇怪。    顾轻舟看到,到处都是口袋,装了类似米和糠,空气里全是糠的粉尘。    隔着口袋,顾轻舟瞧见对面还有一个人,也陷入了昏迷,是叶督军的四姨太。    顾轻舟心中明了,她碰了下叶妩的脚。    叶妩看不见顾轻舟的眼神,只能感受到触碰,心中默默回想顾轻舟告诉她的信号。    此刻,顾轻舟是在告诉她,一切都在计划中。    车子猛然停了。    顾轻舟也很努力的,活动了手腕。    手腕的绳子编得很牢靠,顾轻舟也是学过军方绑人、松绑的手段,加上差点磨断了一根指甲,才把自己的绳子松了。    松了之后,她又把口中的阻塞拔出,活动了下牙关,很久才能合上,幸好下颌没有被捏下来。    她又去帮叶妩松绑。    “老师。”叶妩紧紧抱住了顾轻舟,跟顾轻舟耳语,“我们是不是太冒险了?我父亲知道后,肯定要打死我们的。”    “无妨,没人敢伤害我们。”顾轻舟道,“再说了,我派了五十个人,一路跟随着。他们若是没动手,就意味着车子还没有出城。”    叶妩嗯了声。    就在这时,车子猛然停了。    叶妩听到了军靴的声音。    车厢是铁皮车厢,只有顶端有一些小孔,其他地方密不通风。    顾轻舟站起身,把耳朵贴在小孔上,然后对叶妩说:“是警备厅的巡逻队。”    “但愿这些饭桶能起点作用。”叶妩道。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:“再看看吧。”    车子停了很久,外面不停有人说话,似乎在交谈着什么。    顾轻舟一点点数着时间。    约莫过了两分钟,有人打开了车厢的门。    顾轻舟和叶妩原本是被放在车厢里面,只要不上来,就看不见她们。    手电往这里面随便一照,顾轻舟听到很年轻的男人说:“军爷,的确是些米糠。”    车厢又被关上了。    叶妩凑在顾轻舟耳边道:“警备厅的人检查也太敷衍了。”    “他们给钱了,警备厅自然就敷衍了事。”顾轻舟说。    叶妩点点头。    两个人趴在黑暗中。    叶妩心中莫名发慌。    车子重新启动,叶妩又问顾轻舟:“老师,我们真的能等到那个人吗?万一没等到,那岂不是咱们白吃亏?”    “我的人和蔡长亭的人,一路跟着我们呢,怎么会叫你吃亏?”顾轻舟笑道,“我们是为了抓住证据。”    叶妩不再多言。    车子摇摇晃晃的,顾轻舟和叶妩坐起来。    一旁的四姨太,依旧在昏迷中。    “老师,四姨太好像不是同谋,而是被人利用了。”叶妩道。    顾轻舟说:“对。”    “她怎么这样蠢?”叶妩问,“她给我父亲戴了绿帽子,我父亲是不会放过她全家的啊。”    “人偶然会贪婪。没有钱财就想要钱财,没有地位就想要地位。等钱财和地位都满足了,又想要爱情。    当抵不住爱情的诱惑,就会误入歧途。督军常年不在府上,越是聪明的姨太太,越是误以为可以瞒天过海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叶妩深以为然。    人的欲壑,果然是难以填满的。
第904章救美的不一定是英雄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她有点泄气,也为她父亲不值。早知道这样的话,少娶几个姨太太就好了。    顾轻舟轻轻揽住了叶妩的肩膀,让她不要难过。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车子又停了。    顾轻舟再次站起来,把耳朵贴在车顶的小孔上,就听到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。    不是方才那一个。    “来了。”顾轻舟对叶妩道。    叶妩也趴过来,仔细听了几句,就对顾轻舟道:“的确,就是甘中衾。”    顾轻舟嗯了声。    她捂住了叶妩的耳朵,因为她知道接下来会开枪。    果然,车厢外响起了枪响。    一共两声。    四姨太在黑暗中,猛然坐了起来,她也是刚刚被这枪惊醒。    她使劲挣扎,想要出口,却又无法,扑腾了好一阵子。    车厢的门,被缓缓打开了。    英俊的甘中衾,穿了一件条纹上衣,白皙的面容被车厢后面的汽灯照亮,脸颊有点血迹。    四姨太见状,又不停的挣扎。    甘中衾没有顾及她,而是直接上了车。    他表情温柔,想要越过堆起来的麻布,进来救叶妩,却突然眼前一黑。    有人重重一掌劈在他的后颈处,他也昏死了过去。    等甘中衾醒过来时,他发现自己被关在一处的暗牢里,四周到处都学血迹,而且没有光。    他愣了又愣。    “怎么......”他感觉很奇怪,为何会这样?    这好像不是计划里的。    甘中衾想要坐起来,却发现自己的胳膊和腿关节都被人下了,他无法动弹,一动就是钻心的痛。    隔壁的牢房,传来鞭子的声音,还有男人凄厉的叫声。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只是半夜出城去玩。怎么,我半夜也不能出城吗?”男人大声道。    甘中衾认识这个声音。    他莫名开始发抖。    他知道,计划好像出现了纰漏,他没有做到十全十美。    可......为什么会出错呢?甘中衾把所有事都仔细推演了一遍,仍是想不出失败的原因。    他心中还想站起来,可惜徒劳无功。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牢房的门被打开,两个窈窕身影,在狱警的带领下,进入了甘中衾的牢房。    昏淡的灯火亮起来,甘中衾看到了叶妩。    他立马道:“三小姐,三小姐!这是怎么回事?”    “我还想问问你呢,甘先生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叶妩笑盈盈问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