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3章 叶妩的猜测    方小姐娴静,哪怕是说话也慢条斯理。    她身上,总有种柔静似水的气质,让人心生好感。    众人问起她的来历,她之前简单的说了,如今再告诉顾轻舟一遍。    “我是带着家里人去给舅舅送寿礼的,没想到在城郊遇到了土匪。正好督军视察驻军回来,遇到了我们。    我当时跳车逃跑,摔伤了腿。督军问起我的身份,我说了自己是北平政府财政部次长的女儿,督军就说认识我父亲。    他好心将我接回来。因为我行动不便,又算是年轻人,他就帮了我一把。”方小姐道。    众人这个时候,脸色都变了下。    方小姐此刻才说,她是财政部次长的女儿。    顾轻舟正好认识北平财政部的总长。    “邢总长还好吗?”顾轻舟问,“他儿子媳妇回国了没有?”    众人又看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也认识北平的人?    方小姐微讶:“您认识邢家的人?”    顾轻舟道:“邢家少爷娶了岳城的名媛,那个名媛算是我的表姐。”    众人了然。    方小姐却高兴:“原来如此!邢家少爷还在英国,估计是不会回来了。我们家跟总长也不算特别熟。”    方家是次长,邢家是她父亲的上级,自然不会同他们结交。    邢家又没孩子,她更加攀交不上,故而她言语也很坦诚。    顾轻舟笑了下。    众人就纷纷询问,再三确定方小姐跟叶督军从未认识,慢慢放下心来。    “好了,打扰了方小姐半天,让方小姐休息休息吧。今晚的中秋节晚宴,父亲说了,诸位姨太太都可以列席,你们可要去梳妆打扮?”    众人这才散了。    顾轻舟和叶妩走在最后面。    方小姐什么也没说,只是暗中松了口气,被人当怪物参观,滋味肯定不好受。    出了客房的门,叶妩就悄悄问顾轻舟:“老师,您觉得如何?”    “人不可貌相。暂时只能看得出,她不是肤浅之辈。她家中豪阔,她的穿着打扮是低调的奢华,不是鲁莽草包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叶妩很不安心。    “老师,她还没有结婚。”叶妩忧心忡忡道,“她家里那么有钱,为什么不结婚呢?”    顾轻舟笑起来:“这个,我倒是有现成的例子:你二姐不也是拖到了现在,还没有结婚?”    叶妩的心情稍微放松了几分。    她这个人疑心重,不免猜测很多。    她甚至猜:“前些年,我父亲还听命于国会,常去北平开会,后来总统一茬茬的换,父亲这才闭门不出。    那时候,我母亲还没有去世,父亲心情常郁闷,方小姐也正好十**岁,他们会不会......”    顾轻舟揉了下她的脑袋:“你这样的猜测,到底有什么根据啊?”    “我就是觉得不安。”叶妩道,“老师,从来没有如此不安过。”    顾轻舟低声道:“我会帮你。好事会帮你,坏事更会。一旦你不舒服,老师就会帮你善后。”    叶妩笑出声。    她挽住了顾轻舟的胳膊,几乎要把头靠在她身上:“老师,谢谢您没有劝我放开心扉去接纳。”    “为何要接纳?”顾轻舟道,“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要说出来。虚伪如果换不来好处,那虚伪干嘛?”    叶妩又笑了。    她的心情大好。    有顾轻舟在,她的一切都安全。哪怕是不顺心,她的老师也会为她清扫。    这世上的人,别说一个方小姐,只怕是她父亲叶督军,也不是老师的对手。    老师是这个世上最厉害的人,无所不能。    叶妩的心,彻底放到了肚子里。    她有依靠。    “走吧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回到了房间里,叶妩就准备梳妆。    顾轻舟接过了她的梳子,笑道:“吃了午饭,我们睡一会儿,下午四点多起来,我再替你梳妆。”    “会不会来不及?”叶妩担心。    “今天
第893章 叶妩的猜测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是你的宴会,大家都会等你,你晚半个小时出现,才是礼貌。”顾轻舟说,“现在梳妆,到了晚上妆容会花,而且中午不休息人也没精神,就更加不好看了。”    叶妩了然。    两个人在房间里吃了午饭。    叶妩仍是猜测,方小姐是她父亲的情人。    “......那时候我母亲还没有去世,方小姐的父亲是高官,她不可能给我父亲做小妾。”叶妩分析道。    昨晚父亲抱方小姐回来,让叶妩很受震惊,她父亲从未在人前对哪个女人亲昵。    叶妩甚至猜测,后来她母亲的去世,到底是谁下手的。    她不敢想。    一想到这些,她心里就乱了。    顾轻舟把一道凉拌海带递给了她。    叶妩摇摇头,不想吃。    “还在犯愁?”顾轻舟笑问。    叶妩点点头:“老师,我这下子是真的害怕了。”    “阿妩,你这叫庸人自扰。”顾轻舟道,“有怀疑是好事。今晚的宴会,你父亲也会参加,我帮你揣摩他的态度,再告诉你结果,如何?”    “好。”叶妩道。    同时,她又有点紧张。    万一成真了,那么......    她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了。    顾轻舟心疼摸了下她的脑袋,说:“别担心,有老师在呢。”    叶妩往顾轻舟身边靠了靠。    既要担心父亲和方小姐暗通款曲害死了自己的母亲,又要担心自己的两个未婚夫人选,叶妩整个人都焦躁不安。    顾轻舟午睡睡得香甜,她却是辗转反侧。    午睡之后,顾轻舟开始替叶妩梳妆。    六点的时候,叶督军来了。    “准备得如何?”叶督军问,然后也冲顾轻舟点点头,算是打过了招呼。    叶妩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还好,就是挺紧张的。”    叶督军哈哈笑了,让她不必紧张,平常心对待即可。    “就是让你见见,又不是现在就定亲。他们俩都是我信得过的,而且是孤儿,自愿入赘到叶家。”叶督军道。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叶妩更紧张了,掌心都是汗。    顾轻舟看到她额头、鼻翼两侧,妆都花了,就道:“放轻松一点阿妩,什么事也没有。”    叶妩点点头。    她想起了什么,突然问叶督军:“父亲,方小姐参加今晚的宴席吗?”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