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6章 故意的    顾轻舟再次醒过来时,房间里光线昏淡,落日最后一丝余晖从窗棂印入,融融晚霞盘旋,缭绕在窗前大炕的青石摆件上。    司行霈正在扣袖口的纽扣,态度认真。    这让顾轻舟恍惚,依稀回到了岳城。    “司行霈.......”她低喃,生怕吵醒了自己的梦境。    司行霈抬眸。    看着她小心翼翼的眼神,司行霈坐在她床边,用力弹了下她的额头。    顾轻舟吃痛。    这一痛,更加清醒了。    “原来不是梦。”她笑道,声音却没什么力气。    司行霈道:“看到我就是做梦?”    “嗯,美梦。”顾轻舟顺杆爬。    司行霈捏了下她的面颊,说:“算你乖!”    顾轻舟笑起来。    她浑身发软,高烧之后的虚弱,让她格外柔脆。    她又躺了回去。    司行霈俯身,想要亲吻她。    顾轻舟捂住了口鼻:“不行,热风寒呢,真是活受罪。万一传染给你,你也顶不住。”    司行霈在她手背上吻了下,拨开她的手,又亲吻了她的唇。    他不怕热风寒。    司行霈身体强壮,一般的风寒是无法入体的。    顾轻舟就弱了太多。    “不听话。”顾轻舟嘟囔。    司行霈摸了摸她的面颊,总感觉她瘦了。明明才病了一天,司行霈愣是感觉她吃尽了苦头。    他问顾轻舟:“想吃什么?”    有一道菜,顾轻舟一直很想吃。可自从司芳菲出现,她再也没问过了。    此刻,她心中对那道菜的芥蒂早已不见了,只记得它的美味。    她软软道:“想吃鲜虾馄饨。”    “好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他出去喊了声,让副官赶紧去买鲜虾。    程渝在楼下听到了,高声道:“多买些,还有鱼和螃蟹,今天有客人呢。”    副官看着司行霈。    司行霈道:“去吧,每一样都买些,螃蟹也要多买几只。”    副官道是。    顾轻舟就问:“谁来了?”    “叶妩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坐了起来,道:“她也不听我的话。明天她就要开学了,万一感染了我的风寒,可怎么了得?”    “你别管她,她又不是三岁毛孩子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想管也管不了。    她依旧躺着。    她依稀记得,司行霈将她抱出来,还遇到了蔡长亭。她当时知道是司行霈,又一直被噩梦缠绕,好不容易能安睡了,就懒得睁开眼。    “.......你跟蔡长亭吵了起来?”顾轻舟问。    司行霈点了下她的额头:“再提不相干的人,你就不要吃饭了。”    顾轻舟好委屈。    她道:“行吧,我不操心了。”    她又睡了一觉。    吃饭的时候,顾轻舟一个人在房间里吃。她发烧得失去了味觉,鲜虾馄饨也味同嚼蜡。    她仍是吃了一碗,对司行霈道:“明天还吃这个......”    叶妩吃了饭,隔着房门问顾轻舟:“老师,我能进来吗?”    “别进来了,这病最容易传染,还是要当心。你早点回去吧,学校的功课不能落下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叶妩无奈:“老师,你给我打电话。”    顾轻舟说好。    司行霈处理完一些事,就进来睡觉,顾轻舟让他去隔壁,被他拒绝。    快十点的时候,高桥荀来了。    程渝带着他上来看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照例不准他们进来,免得被传染了。    “小病而已,看这矫情的。”程渝不乐意了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我是医者,才知道谨小慎微。万一传染了,你们岂不难受?”    高桥荀还想说什么,就被程渝拉走了。    回到了程渝的房间里,程渝准备去洗澡。    高桥荀却道:“我今晚不住在这里,就是来看看你。”    程渝眨了眨眼睛:“怎么了?”    “我有几个朋友来了,打算去喝酒,估计要玩得很晚。”高桥荀道。    程渝道:“好。”
第886章 故意的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她催高桥荀快走,又道:“下次这种事,打个电话就行了。”    高桥荀却一把抱住了她。    程渝娴熟开始解他的衣衫。    高桥荀捉住了她的手,道:“我......我也不是为这个来的,我就是想看看你。”    程渝一愣。    她心中突然发涩,甚至有点苦。她不爱高桥荀,却喜欢他年轻强壮的身体,她也没指望高桥荀喜欢她。    可这么直接明了,她还是不太痛快。嫉妒是不会的,吃醋更没必要,自己不甘心,这倒是真的。    程渝露出很妩媚的笑容。    她是个漂亮的女人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缺陷,精致的五官,玲珑的身段,就连那媚笑也能勾魂。    “知道了,以后也要常想着我。”程渝贴在他耳边,轻轻舔他的耳垂。    她把他的耳垂含在嘴里,慢慢吮吸。    高桥荀浑身的血液都开始逆行。这样的手段,让他血脉贲张。    他猛然将程渝推倒。    不过片刻,顾轻舟就听到了程渝的声音,那叫一个婉转激烈。    顾轻舟很尴尬。    她和司行霈之间,从未这样过。哪怕有动静,也是不小心弄到了家具。    程渝这叫声.....    顾轻舟尴尬看了眼旁边的司行霈,他正在翻阅一份文件,恍若未闻。    “你常听到?”顾轻舟问。    “没有,她故意的时候才会这样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“故意?”    “是的。你一来,高桥荀就得到消息来了,她自然怀疑高桥荀是来看你的,故而宣扬自己的权力来了。”司行霈不紧不慢道。    他的态度,始终是无动于衷。    顾轻舟则啼笑皆非。    “她真是的......”    “当然,她也是故意气我,她知道你生病了我不会做禽兽。”司行霈又道。    顾轻舟更加忍俊不禁。    程渝天天被他们俩刺激,一逮住机会就不放过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高桥荀不是来看我的吧?”    “应该不是。”司行霈道,“没多少人知道你生病了,也没多少人知道你到了我这里。”    顾轻舟哦了声。    “看程渝这样,倒是挺在乎高桥荀的。”顾轻舟说。    司行霈道:“女人不是常会这样吗?对于自己的男人,多少会有点感情。男人只是动念,女人容易动情。”    顾轻舟想说什么,又忍住了。    司行霈只是鼓励程渝去勾搭高桥荀,并不是强迫,是程渝自己看上了高桥荀。    程渝的婚姻太憋屈了,她也需要缓解,她和高桥荀一拍即合。    这是她自己选的。    顾轻舟仍是有点难过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