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0章 我的第三个孩子    司督军接到消息,在书房静坐了两个钟头,谁也不许打扰他。    岳城如今的公务,他都交给了颜新侬处理,自己仍在南京任职。    偶然他也会回岳城。    这次刚回来小住,顺便祭拜母亲,给司慕和芳菲上香,就听到了久违的消息。    顾轻舟没有死。    八个月了。    终于确定了她没死,司督军坐在书房,心念百转,眼角竟然湿了。    他匆忙摸了眼角,咳了咳,换了个姿势坐稳。    他想了很多的事。    直到他听到女人凄厉的哭声,由远及近,不停喊“总司令”。    是他的夫人蔡氏。    蔡氏只晚了几个小时,也知道了顾轻舟身在太原府,还活得很滋润,顿时就崩溃了。    她不顾体面,大哭着跑向了叶督军的外书房。    “是不是真的?”司夫人哭着把情报甩向了督军,“她还活着?”    “是。”    司夫人的哭声,更加凄厉无比,似刀刀割在她的心头。她几乎全身瘫软了下去,无力扶住书桌。    司督军起身,搀扶住了她。    “她还活着......慕儿却再也活不了......”司夫人泣不成声。    这话,似一根钢针,实实在在扎在司督军的心上。    两个孩子的去世,一下子击垮了司督军。他不过五十岁出头的年纪,却已经花了半头的青丝。    他总以为自己壮年鼎盛,在司慕和司芳菲去世之后,却突然感觉力不从心,好似一瞬间都老了。    “杀了她!”司夫人用力攥紧了她丈夫的手,“否则我们如何对得起慕儿和芳菲?”    “不是她杀了阿慕和芳菲。”司督军纠正司夫人。    司夫人却发狂了起来。    她用力捶打司督军:“你还在帮她说话?你的儿子、女儿都死了!”    司夫人瘦得厉害,拳头根本没什么重量。    她已经没了从前的风华绝代。    司慕的去世,也抽走了她的光阴。她的肌肤失去了光泽,面颊上布满了皱纹。她如今看着像司督军的大姐。    司督军不嫌弃她,只是心酸得厉害。    若不是司督军家规严格,司夫人就要染上鸦片的赌瘾了。    她对顾轻舟的恨,是支撑她唯一活下去的借口。    司夫人没有看到顾轻舟的尸体,就坚持顾轻舟没死。    司督军素来不认为夫人有高见,如今才知道,她们婆媳真的是仇人,司夫人只有对她的仇人了如指掌。    “杀了她,杀了她!”司夫人涕泪纵横,咆哮着扑向了司督军。    司督军将她抱在怀里。    她很瘦,又没什么力气,挣扎也是有限的。    司夫人扑腾了半晌,终于疲倦了。她软软躺在丈夫怀里:“求你了,替我们的儿子报仇!”    她的眼泪似掉了线的珠子。    这段时间,司夫人和司督军也查过司慕和司芳菲的死因,只查到了司行霈处理掉的那个杀手,却没有再查到主谋。    司夫人坚信是顾轻舟,因为她觉得司行霈遮掩了消息。    假如不是顾轻舟,司行霈为何要遮掩?    司督军却不怎么想。    他说,没有铁证说明是轻舟杀的,就不会是轻舟。    行凶,自然要有利可图,司慕和司芳菲的死,最不利的就是顾轻舟,所以她没有杀人动机。    谁愿意毁了自己的生活?    “轻舟不是凶手。”司督军道,“我会报仇的,等我查到了凶手,你不要着急。”    司夫人眼泪再次打湿了衣襟。    “不管什么理由,先杀了她总不会错的。督军,若是你错杀了,我将来抵命给她。”司夫人软声哀求。    司督军眼睛酸涩得厉害。    他的眼眶红了,对夫人道:“景纾啊,我现在只剩下三个孩子了......”    三个孩子?    三个?    司行霈,司琼枝,还有......顾轻舟吗?
第880章 我的第三个孩子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“夫人,我这么大年纪了,再也经不起折腾。轻舟进过司家的门,她就是我的女儿一样。没有铁证,你让我如何下手?”司督军声音微哽。    司夫人震惊看着他。    “夫人,一个孩子能长大成人,需得经历各种磨难。这个世道,迟早有一场大战,我现在不肯再添儿女,就是不想他们长得乱世里。    我已经无心再抚育孩子,剩下就只有这三个了。你看在我一把年纪,司家有人口单薄的份上,不要再说杀了轻舟这样的话。”司督军道。    他站了起来。    司夫人却无力跌坐在沙发里,抽干了最后一点力气。    她整个人像是被什么重锤击中。    司督军说了这样的话,就意味着他不会杀顾轻舟,而司夫人自己,根本没能力去杀司行霈的女人。    这就意味着,自己儿子的仇永远报不了。    司夫人只感觉被抽干了最后一分力气。    她快要活不下去了。    司督军出去了,不想再跟夫人争吵,派人去喊了司琼枝,让她搀扶司夫人回去。    司琼枝泪眼婆娑的来了。    司夫人当着女儿的面,大哭起来,把司督军的话告诉了司琼枝。    司琼枝的眼泪也忍不住。    “姆妈,算了吧,咱们别再跟阿爸作对了。哥哥没有了,我们不能连阿爸也没有了。”司琼枝哭道。    司夫人怔愣看着她,没想到她是这番口吻。    重重抬手,司夫人掴了司琼枝一个耳光。    司督军出门散散心,就去了颜家。    他到颜家的时候,颜新侬从内院出来。    “你早就知道吗?”司督军问颜新侬。    颜新侬摇摇头:“阿霈怕走漏风声,没有告诉我们,我们也是刚刚知道。”    见司督军略有所思,颜新侬又道:“督军......”    司督军挥挥手:“她在那么大的爆炸里活了下来,这是老天爷给她的命。天命如此。”    颜新侬松了口气。    “我希望她能和阿霈一起回来。”司督军道,“他们......都是我的孩子。”    颜新侬眼眶微热。    “督军,我这就给阿霈发一封电报,把您的话告诉他。”颜新侬道。    司督军却摇摇头:“等他们回来吧,他们会想着回来的。”    顺其自然最好了。    内院的颜太太和颜洛水,已经哭成了一团。    “轻舟都有了消息,怎么阿静还没有消息?”颜太太叹了口气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