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6章 阿蘅被杀    所有人都骂顾轻舟?    众人哗然。    “太过分了吧,你们不管如何害人,我们都管不着,为何要拉我们下水?”有人怒斥金太太。    金家的人立马反驳道:“又不是我们拉的。”    “怎么不是?若不是你们家的请柬,谁会来?”有人直接道。    金家顿时哑口无言。    的确,他们七成的人是冲着金太太的面子来的,阿蘅还没这么大的号召力。    康家的姑奶奶说得对,他们哪里是来赴宴的,分明就是送上门被人利用的!    其心可诛。    “金太太,您也太缺德了吧,跟一个孩子过不去!”有心直口快的人道。    “收买人来诬陷就算了,还安排杀手,这是想要害命啊!”有人巴结叶督军,顺杆子爬,“督军,这是不是要警备厅立案?”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。    王家的当家人王游川也站出来,走到了金太太面前,对金太太道:“您太让我失望了,今后王家就不与你们金家来往,免得玷辱了我太原王氏千年基业!”    金家一下子就成了众矢之的。    不少人纷纷说,以后与金家断绝生意来往。    他们也就是过过嘴瘾。    金家是军火商,跟他们普通人家的买卖不沾边。    王家是做实业的,金家的钢铁都要依靠王家,王游川的话才有分量。    金太太的手指,已经深深掐入肉里,面色土灰。    “你们做什么?主谋明明是平野小姐!人家姊妹俩厮杀,你们凑什么热闹?”也有人站在金家这边。    众人又看阿蘅。    阿蘅往后退。    这么乱的场面,再也不是她能掌控的,她知道自己完了。哪怕叶督军不抓她,额娘也饶不了她。    阿蘅在心里怪金家。    若不是信任金太太,跟金家合作,阿蘅也许会准备得更加充分,不至于一败涂地!    她想要跑。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一声枪响。    众人还在看,想找出是哪里放枪,却毫无头绪。    几秒钟后,阿蘅噗通倒地。    她后背的衣裳破了,一个黑黢黢的枪口,正在汩汩往外淌血。    教堂里的人,全部都往外跑。    “阿蘅!”平野夫人肝胆俱裂,奔过去将阿蘅的头抱了起来。    她之前很生气,也知道现在不能对抗民意,所以她没有出声。    她想把影响降到最少,然后将阿蘅带回去收拾。    不成想,阿蘅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zhong了暗枪。    平野夫人的第一个女儿,她对阿蘅更加偏爱,哪怕阿蘅的能力不及顾轻舟万一,她也给她委以重任。    却没想到,她的偏爱放纵了阿蘅,让她酿成这般大祸。    平野夫人喊声凄厉。    蔡长亭看了眼顾轻舟,这才挤到了平野夫人和阿蘅身边。    众人都在往外走,顾轻舟也跟着其他人,出了教堂。    门口就有汽车。    顾轻舟拉着周烟的手,立马上了汽车。    开车的人是司行霈,副驾驶座上是程渝。    “还好,有惊无险。”程渝拍了拍胸口。    司行霈笑了下。    “谁放的枪?”顾轻舟问。    司行霈道:“我的副官,他躲在帘幕后面,没人看到他。”    顿了下,司行霈补充道,“他已经顺利撤退了。”    顾轻舟松了口气。    周烟则紧紧握住了顾轻舟的手。    顾轻舟被她捏得有点疼,回过神来对她道:“别怕,别怕!”    周烟是被金家抓了,吃了很多的苦头。    司行霈的人混进去,找到了她,让她顺从。司行霈自从来到了太原府,就在金家混,故而对金家的地牢很熟悉。    另外,金家不知道周烟在乡下还有个不满一岁的女儿。    司行霈找到了孩子。    周烟原本就把顾轻舟当恩人,司行霈又拿住了她的孩子,她岂敢被金家胁迫?    “......你的孩子很安全。”顾轻舟又对周烟道,“她叫什么?”    “奕秋。”周烟道,“她是秋天出生的。”    “那她父亲呢?”    “跑了。”周烟道,“
第876章 阿蘅被杀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我们是赌场认识的,说好了一起金盆洗手过日子,他熬不住,又不知去哪里赌了。”    她又跟顾轻舟说,她女儿的父亲是个地主家的儿子,老子娘死了,留下几千亩的良田。    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周烟留了个心眼,藏了几百亩的田契。    后来,那个男人离开了之后,周烟就把田地卖了,和女儿换了个地方再生活,故而从北平跑到了太原府。    母性刚强的她,果然没有再赌了,一分钱她都不敢作贱,只求把女儿平安养大,饱食暖衣。    “他改不掉的,我们跟着他,还不如自己过日子。”周烟道。    顾轻舟连连点头:“你想得很对,周姐姐。”    她不再叫周烟五姨太了。    常年混迹赌场的周烟,最清楚赌徒的秉性。她也试图去相信,结果这点盲目的信任,很快就被打破了。    她如今是不会再相信赌徒的。她自己就是赌徒,为了赌还杀过人。    “轻舟,哪怕没有司师座,我也不会害你。”周烟道,“你是我的恩人。”    顾轻舟也握了下她的手。    她们沉默了下来。    车厢里气氛有点尴尬,程渝就开口笑道:“顾轻舟,没想到你还积德行善了。”    “轻舟做的善事多不胜数。”司行霈道,“她是以德报德,以直报怨。”    顾轻舟抿唇微笑。    程渝不屑道:“是是是,知道你媳妇好,不用天天挂在嘴上吹。”    “没有吹,实话实说。”司行霈表情四平八稳,“天天挂嘴上,那是我乐意,你管得着?”    程渝气死。    顾轻舟忍不住笑起来。    她的笑声,感染了周烟。    周烟道:“我没想到,轻舟你嫁给了司少帅。”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司行霈重重咳嗽。    什么叫你也没想到?自从遇到了我,你属于我不是板上钉钉的吗?    司行霈觉得,自己家教不够严格,回去要好好教育下这个小女人!    车子很快到了司行霈的院子。    顾轻舟也看到了周烟的女儿奕秋。    奕秋还不满一周岁,软萌可爱,一双大眼睛明亮,眸光柔软,能把人的心看化了。    顾轻舟忍不住想要抱她。    周烟看在眼里,笑着把女儿递给了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感叹说:“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戒赌了。有这么好的女儿,我连命都愿意给她。”    周烟忍俊不禁。    司行霈不知何时,凑到了顾轻舟身后,也在看奕秋。    他的手,一手搂住了顾轻舟,一手放在孩子的后背。    他们,竟像是一家三口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