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轻舟吓了一大跳。    回身一看,竟然是司行霈。    她诧异不已。    司行霈捂住了她的唇。    “你不能来,最近平野四郎和蔡长亭都很警惕。”顾轻舟用气声道。    司行霈摇摇头:“没事。”    他对顾轻舟道,“回去睡觉,明天去我那边,人我替你跟踪。”    顾轻舟咬了咬唇。    司行霈在她面颊上轻啄了下:“我还有麻烦要找你!”    说罢,他身影一闪。    顾轻舟从假山里走出来,已经看不见半点人影。    黎明时候,到处都是黑黢黢的,树枝宛如鬼魅。    顾轻舟轻手轻脚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旁边,确定无人跟踪,她这才回了房。    翌日,顾轻舟去见了司行霈。    一进门,就见司行霈面沉如铁。    “坐下!”他表情阴沉。    顾轻舟便知晓,她昨天炸阿蘅的话,已经被司行霈知道了。    “做了什么混账事,先交代清楚!”司行霈的双腿搭在茶几上,解开两粒纽扣,头发略微凌乱,落在他的额头,顿时就有种邪魅。    他是顾轻舟见过最英俊的男人,蔡长亭和他相比,总少那么一份阳刚。    顾轻舟咬了下唇。    程渝咚咚跑过来,坐到了司行霈旁边的沙发上,一副看热闹生怕错过的模样。    司行霈瞪了她一眼。    “干嘛呀,让我看看怎么训老婆嘛。”程渝道。    顾轻舟也瞪她。    程渝立马蹬鼻子上脸:“你瞪什么呀?瞅瞅你做的那些事,还好意思瞪我?”    司行霈一伸胳膊,就把程渝给推了下去。    程渝跌了个踉跄。    天哪,这是什么混账男人?就没见过这样不风度的。    程渝气得半死,爬起来站在旁边。    反正她是不会走的,她就要听听是怎么回事。    “说啊!”司行霈不顾程渝,对顾轻舟道。    他的声音不高,却似暴雨前的层云,压得人透不过来气。    顾轻舟深吸一口气,对司行霈道:“你抓到阿蘅了么?”    “抓到了。”司行霈道,“说正经事。”    “正经事就是我需要阿蘅。”顾轻舟说。    “谁问你阿蘅?”司行霈的眼眸似覆盖了一层寒霜,“老实交代,再耍滑头你试试?”    程渝在旁边翻白眼:真威风啊,敢这么训自己老婆,就不怕跪搓衣板?    “叶督军找我谈了。”顾轻舟如实道。    这次,她没有再顾左右而言他。    叶督军带来一个消息,同时也跟顾轻舟谈了一件事。    他说,司行霈在找他合作。    “利用岳城和山西的资源,你们可以研制出属于自己的飞机,从而先占领航空领域。    你一直在打这个主意,更想和叶督军联盟,我都知道。只是,叶督军提出要我做人质,你没同意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“对,我没同意。”司行霈道,“然后呢?”    “司行霈,你总是为我牺牲了很多。当年如果不是我,你就娶了程渝,那么合岳城和程家的兵力,如今早已打过了长江。    如今机会来了,我只需要撤掉自己的暗哨,在叶督军的监护之下,你就可以得到一个强悍的盟友。”顾轻舟说,“也该我为你付出了。”    “所以呢,他没说怎么做人质吗?”司行霈又问,语气越发的冰凉。    顾轻舟抿唇。    当然说了。    婚姻是最好的牵绊。    叶督军提出这个要求,当然不是一个单纯的目的。    他是既想和司行霈结盟,又想跟平野夫人结盟。    既然要跟平野夫人正式结盟,何不一石二鸟?    顾轻舟嫁给他,他就能达到这个一石二鸟的目的。既能让司行霈不敢轻
第869章 训妻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举妄动,又能得到保皇党的资助。    他是准备一口子吞下两股势力的。    顾轻舟答应考虑。    “说!”司行霈又道。    顾轻舟看着他的眼睛,道:“他说了,他想要我嫁给他。”    司行霈一下子就站了起来。    他隔着茶几,几乎将顾轻舟拎起,怒极咆哮道:“混账东西,我为了娶你等了那么多年,就等这么个结果?老子想要一个和平盛年,还不是为了你?若没了你,老子实现了理想做什么,蒸着吃吗?”    顾轻舟怔怔看着他。    司行霈将她拎起来,让顾轻舟无法呼吸。    她憋得面红耳赤,甚至眼泪都流了出来。    “你这个小混账,你是想要折磨死我?”司行霈气到了极致。    “我错了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她一认错,司行霈那杀人放火的心思,顿时就全没了。    他松开了她衣领,反而将她牢牢抱住。    他深深叹气,道:“轻舟,你以后做了一次选择,你假死离开了我。不要再这样了,你难道不知道,没了你,任何事对我都没有意义吗?”    顾轻舟的眼泪,簌簌滚落。    她咬唇,不让自己哭出声。    程渝在旁边,不知是感动还是其他,尴尬咳了咳。    两个矫情的人!    虽然矫情,倒也有点让人羡慕。    程渝悄悄回房了。    司行霈把顾轻舟抱到了楼上。    顾轻舟对他说:“我答应考虑,不仅仅是为了你和他的结盟,也是为了我自己。”    司行霈将她压住:“再敢考虑,我先揭了你的皮!”    “你听我说,其实这件事我们获益是最多的啊!”她话音未落,司行霈就重重咬在她的肩膀上。    她的衣裳,被他粗鲁剥了去。    “放心,我已经有了主意。”司行霈道,“此事你不准搀和,更不准说什么获益不获益!”    顾轻舟挣扎:“那我不说了阿蘅在哪里?”    司行霈哪里容得她挣扎?    将她按到,司行霈逞足了狠辣,这次是把顾轻舟折腾得半死不活,他心里才好受点。    顾轻舟还要说什么,司行霈道:“轻舟,我不是卖妻求荣的男人。”<ig sr='/i/953/1213287ebp' id='900'&gt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