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3章 心情由谁掌控    蔡长亭累了一夜,应该很疲倦的。    可是他躺在床上,丝毫没有睡意。    他盯着高高的屋顶,日间阳光从瓦缝隙里透进来,落在他的脸上。    他望着那光束,心思不知飘向了哪里。    眼前是光景,慢慢重合成了一个人的脸。    而后,他就听到了脚步声。    脚步声刚落下第一声时,蔡长亭的心一缩,然而他的心很快就静了下来,毫无波澜,他知道来者是谁。    是阿蘅。    蔡长亭坐了起来。    “长亭!”阿蘅直接到了他的卧房。    蔡长亭没有下床,也没有拉开窗帘,只是捻亮了床头的灯。    光线很淡,屋子里影影绰绰的。    阿蘅一下子就撕开了窗帘,阳光铺天盖地,有点刺眼。    蔡长亭闭了一会儿眼睛,这才慢慢睁开。    阿蘅逆光,她的面容只有淡淡轮廓,蔡长亭倏然痴痴望着她。    他素来温柔、英俊,是一位彬彬有礼的君子,此刻他看阿蘅的目光,却带着贪婪,像个饿极了的人瞧见了美味。    他的痴迷中,带着一种狠戾,似势在必得。    阿蘅看明白了,心中满腹的怒火,竟无影无踪。    她的心,鼓鼓乱跳起来。    蔡长亭有种野兽夺食的神色,反而让阿蘅心乱如麻,她问蔡长亭:“你昨晚去了哪里?你这次办事,提前了十二天回来,额娘很担心,你却不亲自到家。”    这次的事,蔡长亭办得很快。    他好像迫不及待想要办完,然后回到太原府。    这样仓促,平野夫人怕没做干净,心中忐忑,频繁派人去问蔡长亭何时回府。    不成想,平野夫人等到了凌晨两点。    平野夫人在等,阿蘅也在等。    一夜的失望,让阿蘅气急败坏。她知道蔡长亭要休息,却不管不顾冲了过来。    “我心情不好,去射击场放松了一下,却不小心打了一夜的枪。”蔡长亭笑笑,恢复了从前的神色。    他再也没有露出那等痴迷和贪婪。    阿蘅却是一愣:“为何心情不好?”    “心情不受我自己控制,若是我能掌控它,我也不想它不好。”蔡长亭叹了口气。    阿蘅却追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    “死了几个人。”蔡长亭说。    死亡不是常见的吗?    哪一条的帝王路,不是由枯骨铺就?    阿蘅觉得问不出自己想要的,就不再多问了,对蔡长亭道:“是不是一夜未睡?吃点东西吧,吃饱了好好睡一觉。”    蔡长亭点头说好。    阿蘅吩咐佣人端了早点进来。    热腾腾的早餐上桌,在夏末的清晨,并不能让人胃口大开。    原本就热,吃了这些更热了。    蔡长亭对食物兴致乏乏。    阿蘅也不太想吃,用雕花银勺一下下挖着碗里的米粥。    她和蔡长亭闲聊,说起了最近几天的安排。    “额娘和叶督军又提到了联盟的事,这次叶督军答应娶我了。”阿蘅道。    她说起这件事,态度平淡极了,毫无姑娘家嫁人前的娇羞或者忐忑。    她冷漠得不像是说自己的事。    “谈拢了吗?”蔡长亭问。    “还没有。额娘想要大肆操办,叶督军不同意。”阿蘅道,“他说续弦而已,没必要弄得天下皆知。”    “他还是在犹豫。”蔡长亭放下了勺子。    阿蘅点点头。    她在等蔡长亭问她什么。    然而,等了半晌,却见蔡长亭走神了,并未问起阿蘅想让他问的事。    走神只是一瞬,蔡长亭继续道:“需得尽快把这件事落实。”    “额娘也这样说。”阿蘅道。    她叹了口气。    蔡长亭终于问了阿蘅最想让他问的问题:“你后悔吗?”    后悔?    不,阿蘅并不后悔,她心中是向往叶督军那样成熟稳重的男人的。只是,这场婚姻注定不会长久,阿蘅也懒得投入感情,故而懒散极了。    “没什么后悔的,这是我的路。这条路,你们原本想让阿蔷替我走,可到头来还是我自己走。”阿蘅道。    蔡长亭不言语。    阿蘅也慢慢舀了一勺米粥喝。
第863章心情由谁掌控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米粥还是有点烫,入腹温热,养胃顺肠。    阿蘅心中总感觉缺少点什么。    她想了很久,直到一个念头浮上来,她才知道自己缺少什么。    她问蔡长亭:“长亭,你跟几个女人睡过?”    蔡长亭呛了下。    他半晌才把口中的米粥全部咽下。    “说呀,睡过几个?”阿蘅问。    蔡长亭道:“没有。”    阿蘅有点惊讶,不过也是意料之中。    “那你亲吻过女孩子的唇吗?”阿蘅又问。    蔡长亭仍是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    阿蘅就站起来,走到了他身边,捧起了他的脸。    她微微俯身。    蔡长亭略微将头一偏。    阿蘅愣住,尴尬似潮水般涌上来,她难堪立在那里,进退不得。    蔡长亭也站起身。    “阿蘅,你先回去吧,我想睡一会儿,下午还要跟夫人回禀事务。”蔡长亭道。    阿蘅不发一言,快步出了屋子。    蔡长亭看着她的背影,沉默良久。很多压抑在他心中的情绪,更加沉重了。    他打了个电话。    接电话的是顾轻舟。    “阿蔷,我回来了,准备上午的课。”蔡长亭道。    顾轻舟的声音里,透出几分惊讶:“你今天就回来了?不是有半个月吗?”    “你有事?”    “对啊,夫人说了休息半个月,所以我做了其他安排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“没有其他安排。”蔡长亭的声音里,带着一点笑意,脸上却是毫无表情,“请你过来。”    顾轻舟倒也没抬杠,道:“好,这就来。”    她挂了电话,就打给叶妩。    她今天约了叶妩,去孤儿院看望子寅和丑辛姐弟俩。    不成想,蔡长亭突然回来了。    顾轻舟昨晚都没有听到他要回来的消息。    “你不去?”叶妩挺失望的。    “蔡长亭回来了嘛。我这次的学习只有三个月,还有一个多月就要结束了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叶妩想了想,说:“学习更重要。”    顾轻舟不去,叶妩也不太想去了。    结果,天气特别闷热,阳光并不炽热,却热得钻心。    屋子里放了两个冰盆,叶妩还是受不了。    家里待不住,叶妩决定还是去趟孤儿院。    她刚到孤儿院门口,就遇到一个人——一个她不太想见到的人。    叶妩脚步微顿,想要转身回去,对方却已经看到了她。    她尴尬停住了脚步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