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9章 打探    司行霈敲开了邻居家的门。    是一位六旬妇人开门的。    妇人慈眉善目,和蔼可亲。    司行霈怕吓到这种平头百姓,故而指了指自己的汽车:“老太太,我是来寻亲的,这家原先住着的人呢?”    “您是找孟家吧?”老太太问。    司行霈点头。    “他们早就搬走了。”老太太说。    “那如今这房子是什么人住的?”司行霈问,“我只看到两个孩子,主人家哪里去了?”    “如今是胡家住着。胡家太太是去前带着孩子搬过来的,她男人住了两个月就再也没见过。    胡太太不怎么跟我们街坊走动,她男人不知去向,大家都猜测他们是私奔出来的,男人回家了。”老太太道。    “那这位胡太太.....她现在在哪里?”司行霈又问,“是做工去了,还是走亲戚去了?”    “没有亲戚,她就算是过年都没人拜访她,我就说她是偷偷跑出来的。这会儿不在家?”老太太有点惊讶,“她从来不做工啊,身上有钱用呢,谁知道她是从哪里逃出来的?”    言外之意,这位胡太太是近几年新来的,跟街坊们都不熟。    她没有丈夫,没有亲戚朋友,就连邻居也不来往了。    司行霈谢过了老太太,走到车上把这件事告诉了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心中涌起一阵怜悯。    “我进去看看,这位胡太太挺神秘的,瞧瞧她有什么来历。等我查清楚了,再去告诉叶督军,让他派人来收尸,别弄得街坊们人心惶惶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拉住了他的胳膊。    “死人的东西你也翻?”顾轻舟不太忍心,“算了,直接去告诉叶督军吧。”    “你傻了吧?”司行霈笑了笑,“你等着我。”    顾轻舟执拗不过他。    司行霈就进了屋子。    他把屋子里里外外翻遍了,足足翻了一个小时。    这一个小时里,顾轻舟不停的和子寅、丑辛姐弟俩说话。    汽车后备箱里还有汽水,顾轻舟拿出来给他们。    两个孩子吃饱喝足了,问顾轻舟:“能不能拿给我妈咪吃?”    叫妈咪?    难道他们是华侨,亦或者香港人?    顾轻舟笑容温婉:“你妈咪哪里去了?”    “睡着了。”女孩子说,“妈咪说她好累,要睡一会儿,让我们别吵她。”    “睡了多久?”    女孩子掰着手指算了算:“两天了......”    顾轻舟的心中,被什么撞了下,闷闷的疼。    这两个孩子跟去世的母亲一起过了两天。    她这边安慰好了孩子们,司行霈终于出来了。    他把一个小包袱放到了汽车里。    “走吧,去报官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问他:“找到了什么?”    “暂时还不知道,拿回去慢慢研究。”司行霈说。    车子开到了叶督军的府邸。    司行霈下车,径直去了叶督军的书房,将此事告诉了督军,顺便把这两个孩子扔给了叶督军。    叶督军蹙眉:“这点小事,送到警备厅就是了。”    “那你送吧。”司行霈道,“你是一方之主,这是你的百姓,你自己安置吧。”    叶督军气结。    他立马给警备厅打了电话。    顾轻舟去见了叶妩,把这件事告诉了她。    叶妩的反应跟顾轻舟差不多。她沉吟了下,就去外书房找她的父亲。    正好叶督军要把两个孩子扔到警备厅去。    “父亲,我能否照顾他们几天,等事情查清楚了再说?”叶妩问。    叶督军犹豫了下,还是点点头。    叶妩就把两个孩子带回了自己的院子里。    顾轻舟还在。    女孩子终于知道不对劲了,哭着要去找她妈咪。    “妈咪在哪里?”女孩子哭道。    她一哭,男孩子也跟着哭。    顾轻舟和叶妩一起,再三安慰这对姐弟。    “你妈咪睡着了,她只怕醒不过来,以后没办法再照顾你们了。”顾轻舟如实道。
第859章打探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女孩子一下子哭得更大声了。    叶妩轻轻戳了下顾轻舟:“老师......”    “他们总要知道的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叶妩没了办法。    两个孩子衣裳都很破旧,身上却没有什么油污,只是最近几天弄得脏兮兮的。    叶妩哄了半晌,把他们哄好,然后给他们弄了点吃的。    顾轻舟让叶妩照顾他们,自己回到了平野四郎的府邸。    她打电话给程渝。    司行霈的别馆没有佣人,只有几名副官和随从。    随从接了,说:“程小姐还没有回来,她去了康家。”    顾轻舟就知道,程渝是不会放过机会的。    程渝刚到太原府的时候,看上去很颓废,也很文弱。那时候,她处在失恋中,又担心她的母亲和弟弟,更提心吊胆司行霈会好过来。    如今,她有了自己的小白脸,爱情的伤口慢慢修复了;她母亲和弟弟回到了云南,她已经收到了捷报,他们已经快要攻下昆明了;她和司行霈的事彻底解决了,做朋友比做恋人更加适合。    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,让程渝恢复了从前的自信。    她可是程督军的爱女,整个云南最尊贵的大小姐,她还是香港督察的太太。    不管是哪个身份,她都是高高在上的名流,故而与人结交时气质高华,言谈有物,深得众人青睐。    她恢复了自信,登门拜访康家。    顾轻舟去康家的时候,才知道康家的姑奶奶康芝留了程渝吃饭。    顾轻舟接到了二宝,和程渝一起去了司行霈的园子。    司行霈已经回来了,正在派人去香港。    “找到了什么?”顾轻舟问他。    “还不知道,这是一间仓库的钥匙。”司行霈道,“地点在香港,我派人去看看。”    顾轻舟哦了声。    程渝也好奇想看,被司行霈推开了。    “他们是香港人?”顾轻舟又问司行霈,“肯定吗?”    “肯定,我找到了那个女人的护照。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就不再说什么。    叶督军派人去查那间破房子,警备厅的人认真办案。    仔细检查了屋子,询问了街坊四邻,才知道那个女主人一直在生病,她的孩子们也是如此肯定的。    没有凶案,那个女主人是病逝的。    “那两个孩子怎么办?”叶妩问叶督军,“父亲,您打算如何处理他们?”    叶督军道:“送到孤儿院去吧。”    叶妩心中不忍。    这两个孩子都太小了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