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1章 快要赶上第一神医了    阿蘅疾步走进来,说打探到一个消息,并没有避开顾轻舟。    平野夫人亦没有让顾轻舟回避之意,问:“你打探到什么消息?”    “金家说,找到了金千鸿被害的证据。”阿蘅道。    平野夫人表情微顿。    蔡长亭则在观察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淡淡看着阿蘅,神态柔婉,脸上的线条是放松的。    她丝毫没有因此而担忧。    蔡长亭就挪开了目光。    平野夫人思量这个消息,对阿蘅道:“假的。”    阿蘅微讶:“额娘......”    “金家号称找到了蛛丝马迹,那么凶徒就会蹦跶。只要凶徒试图毁掉证据,就能正zhong金家的下怀。”平野夫人云淡风轻道。    阿蘅脸上,一阵红一阵白。    夫人虽然没有明说,可阿蘅的愚蠢却是明显的。    她那么小心翼翼过来传递消息,此刻显得可笑。    她眼底闪过几分怨怼。    “为何要当着阿蔷的面说出来?”阿蘅心zhong不悦的想。    她也看了眼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丝毫没有诧异,从头到尾表情都未动一下,阿蘅顿时就明白,心道:“阿蔷知道!”    和顾轻舟相比,阿蘅再次暴露了自己的短板,只怕夫人心zhong已经有了衡量。    两个女儿的价值是不同的,阿蘅觉得,自己迟早要被顾轻舟取代。    她不能束手就擒。    阿蘅看到了旁边的顾轻舟,静静站在那里,心zhong就窝火,她压抑着情绪,对平野夫人道:“我明白了夫人。”    平野夫人颔首。    阿蘅又问:“出了这么大的事,阿蔷怎么不关心?还是说,这件事就是你做的。”    平野夫人那淡然的面容微微一沉。    她看了眼阿蘅,却又看了眼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:“我怎么不关心呢?只是没有阿蘅你关心而已。昨晚,你不是还单独找过金太太吗?”    阿蘅的瞳仁一下子就收紧了。    平野夫人的表情变得更加怪异。她收敛了情绪,眉梢却略微下垂。    屋子里一下子就没了呼吸声。    大家都屏住了一口气。    “我......我没有找金太太,只是正好回家时遇到了她,就交谈了几句。”阿蘅解释。    平野夫人打断了她:“好了,好了!都这么晚了,散了吧,都去休息休息,别太累。”    阿蘅心zhong发慌,叫了声:“额娘......”    平野夫人却没有单独留她说话,挥挥手道:“去吧。”    蔡长亭也给阿蘅使了个眼色。    阿蘅无法,只得暂时退出了平野夫人的院子。    一出门,她就走到了顾轻舟面前,声色严厉:“阿蔷,你为何总是要挑拨离间?”    “谁挑拨离间了?”顾轻舟笑了起来,“实话不给说吗?”    “我何时说过你的坏话?”阿蘅眼风锐利,似乎想要在顾轻舟脸上割开口子。    顾轻舟却笑了:“你可以说啊。我相信,你肯定没少说,只是不敢当我的面说罢了。”    她说罢,不待阿蘅回答,就绕过她往外走。    阿蘅脸色全变了。    她紧紧攥住了手指。    蔡长亭隐没在树梢底下的阴影里,看着顾轻舟远去的方向,良久没有开口。    顾轻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    “金家在苦苦挣扎,其实没意义,金千鸿的死已经无法翻盘了。”顾轻舟想。    金家的试探,毕竟是要竹篮打水。    果然,两天之后金家正式发丧,要金千鸿办了个丧礼。    顾轻舟也去了。    金太太哭得眼皮微肿,那么美艳雍容的妇人,此刻露出了老态。    顾轻舟跟随在平野夫人和阿蘅、蔡长亭身后,带上了几分真诚的哀伤,给金千鸿上了香。    从金家出来,正好遇到了王家的人——叶督军的长女叶妍,也就是王家的五少奶奶。
第851章 快要赶上第一神医了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叶妍道:“小十已经能下床走动了,阿蔷要不要去看看他?”    之前敌意十足的态度,全部改变了。    叶妍此人最痛恨溜须拍马、夸夸其谈的人,却最欣赏能力出众的人。    她以为顾轻舟是靠巴结她两个妹妹而出头时,对她充满了恶意。    然而,顾轻舟用事实彻底改变了她的看法。    顾轻舟让王璟站了起来。    那么严重的痿痹,真的让顾轻舟治好了。    经过漫长的服用药物,王璟已经能下床走路了,虽然走得比较慢,而且动作僵硬,可到底没有一辈子瘫痪。    再假以时日,王璟就能恢复如初。    王家一致称赞:“督军府的神医,真是厉害。”    叶妍此人,就喜欢旁人夸她娘家。这份荣耀,是顾轻舟带给叶家的,叶妍如何能不喜欢她?    “阿蔷,今天去看看,正好坐我的车去!”叶妍热情邀请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笑道:“也好,该到了复诊的时候。十少爷如何了?”    “他可好了,天天念叨着感谢你。”叶妍笑道,“就是西医也说,这病救得及时,没有落下病根,现在就是靠药物调养即可。”    顾轻舟笑了下:“那挺好的。”    “家里提到你,没有不称赞的。阿蔷,你这手医术了得啊。”叶妍道。    她眼底感情真诚,对顾轻舟既有感激,也有崇拜。    “多谢五少奶奶。”顾轻舟笑道。    叶妍就很大方说:“见外了不是?你是阿妩的老师,师者为尊,我都应该叫你老师的。若是你不嫌弃,就叫姐姐吧,我叫你阿蔷。”    顾轻舟对诚挚的结交很欣喜,果然顺着叶妍的话,叫了声“大姐”。    叶妍高兴极了,又跟顾轻舟赔罪:“我性格比较急躁,之前还不知你的本事,说了话不zhong听,不知阿妩那小蹄子告状了没有,你莫要往心里去。”    顾轻舟就说没有。    车子到了王家。    顾轻舟去看了王璟。    王璟如今和平常无两样,只是他走路的时候比较小心。    顾轻舟给他把脉,告诉他说:“不用担心,该怎么走路就怎么走路,不会摔伤的,差不多全好了。”    王璟对顾轻舟也是感激至极。    谁能这样,这样年轻的女人, 能有如此出神入化的本事?    “谢谢蔷小姐。”王璟感激道,“蔷小姐,你快要赶上江南第一神医了。”    顾轻舟笑了起来,笑得意味深长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