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9章 激怒    金家主动向学生们赔罪,称金千鸿懵懂无理,金家教导不力,同时愿意捐赠五千本书给政府的公立图书馆。    这样,学生们都能去看书。    学生们也是见好就收,没有继续闹下去。    太原府平静了。    然而,大家私下里还是会传看那张照片,还是会议论纷纷。    别说金千鸿,就是整个金家,一时间也沦落不堪。    金家大少奶奶有个募捐的宴会,邀请到的贵妇名媛们纷纷拒绝。    “暂时闭门不出。”金太太道。    最生气的,莫过于金千鸿。    她简直是气疯了。    金太太叫人看住她,她却跑到了大学的操场,用喇叭大骂全校师生,说他们斯wen扫地。    “我才是受害者。”金千鸿大骂道。    她用最恶毒的词,羞辱师生们:“你们都是一群猪狗烂人,念几天书也是穷鬼贱种!    你们毕业了,还不是得到我们家的银行、报社、工厂和学校去做工?一个个都要看清楚自己的分量,想做我们金家的狗都没资格。”    当时群情激愤。    学生们再次被她气死。    金家的少爷把她拉了回去,不成想学生们却把她围起来,甚至主动去砸她。    这件事,又被报道了出来。    叶督军怕再次引发学生活动,主动联系了学生会主席,承诺安抚他们。    叶妩把此事告诉了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诧异:“她怎么又失控了?”    “是啊,好不容易安抚了下来。我要是她,我都不敢出门了,没想到她如此彪悍。”叶妩道。    金千鸿的羞辱感并不强烈。    亦或者对她来说,露出自己的身体是她自己的事,根本不用承受世俗的辱骂。    凭什么啊?    她这样好看,被人看到,那应该是他们的福祉,怎么就成了她的错?    她就没有错,也没有丢人。    “她的思想比咱们开化。”顾轻舟只能如此解释了。    叶妩点点头,深以为然。    顾轻舟则觉得,这些可能是司行霈在背后推波助澜。    司行霈的计划还没有实施呢。    当天晚上,学生们还是发起了游行,讨伐金千鸿,让金家和金千鸿滚出太原府。    闹了一整夜,学生们甚至到了叶督军们门口抗议。    顾轻舟和叶妩从二楼也看到了外头黑漆漆的人头。    “金家门口不知道是什么光景。”叶妩道。    “肯定比这里的人多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再闹下去,只怕真的要出事。    学生们静坐了一夜。    顾轻舟和叶妩也没有去睡觉,坐在二楼的阳台上看。    快要天亮的时候,学生们却开始撤退了。    叶妩微讶,问顾轻舟:“怎么走了?夜里都熬过来了,怎么天亮反而要走了?”    顾轻舟就知道,事情差不多成功了。    她道:“可能是金家道歉了。”    “不可能吧?学生们这次可不会被金家糊弄,他们是要金千鸿道歉。金千鸿能给他们道歉吗?”叶妩摇摇头。    顾轻舟的意思,并非如此。    她咬了下唇,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打了个哈欠。    “我好困,先去睡两个钟头,上午还要上课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叶妩颔首。    两个人下楼。    正好碰到了叶督军身边的夏参谋。    叶妩连忙拉住了他,问:“夏参谋,学生们为何要撤离?金千鸿道歉了?”    “没有,三小姐。”夏参谋欲言又止,“您别问了,别吓着您。”    叶妩立马就拦住了夏参谋的袖子:“很严重吗?”    “也不是。”夏参谋沉吟了下,尽可能委婉道,“就是金小姐她......她自己畏罪自尽了,没有救过来。”    “什......什么?”叶妩一时间竟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。    畏罪自尽?    金千鸿会有这样的羞耻心?    不可能!    “别
第849章 激怒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是搞错了吧?”叶妩道,“她怎么会畏罪?”    “是真的,三小姐。”夏参谋道,“金小姐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,上吊自尽了,还留下了遗书,说她憎恨这个世界。”    叶妩睁大了眼睛。    顾轻舟却突然明白了什么。    夏参谋还要去开会,说完就走了。    叶妩难以置信愣在原地,对顾轻舟道:“这......这怎么可能呢?老师,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    顾轻舟是知道的,然而她不会告诉叶妩。    这件事,不能被更多的人知晓。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顾轻舟叹了口气,“我也没想到会这样。”    叶妩还是不敢置信。    她问顾轻舟:“老师,您觉得我现在能去金家看看吗?”    “还是不要去了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金千鸿是自己上吊的,她的房间没有任何问题,的确是从里面锁紧了,还是金太太觉得不对劲,叫人砸开了门。    门窗紧闭,屋子里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。    金千鸿的字,就是她自己写的,也是她日常的口吻。    她自尽了。    顾轻舟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,想要睡一会儿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    躺了半个小时,她起来更衣,去了蔡长亭那边学习。    顾轻舟刚到,阿蘅也到了。    她神态倨傲,是个高高在上的公主模样,对蔡长亭道:“长亭,跟我出去,今天放假。”    “是。”蔡长亭对阿蘅百依百顺。    他看了眼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:“那正好,我也想出去玩玩。”    阿蘅就转过脸,问顾轻舟:“阿蔷,你知道金小姐自尽了吗?”    “我从叶督军回来,能不知道吗?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“我们要去看看情况,你呢?”阿蘅问。    “不了,我要去看程渝。”顾轻舟说。    阿蘅表情微敛,道:“你什么时候跟程渝这样要好了?”    “我在火车上救了她,她就答应感激我,所以跟她很好。”    “她不是抢了你的丈夫吗?”阿蘅蹙眉。    “不是,是司行霈不记得我了,跟程渝好上了。我天天去看看,也许他会想起我。”顾轻舟一本正经回答。    蔡长亭就发现,她每次调侃阿蘅的时候,眼睛都是微微弯曲的,似新月般。    她这样调皮。    阿蘅后知后觉才发现,自己又被顾轻舟戏弄了。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转身带着蔡长亭走了,没有再理会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果然就去了程渝那边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