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8章 刺杀    蔡长亭的警惕,让顾轻舟下意识想到了司行霈。    是不是司行霈过来了?    青天白日的,不太像司行霈的作风。依照司行霈的性格, 他肯定会半夜翻墙的,而且他也绝不可能叫蔡长亭发现了。    想到这里,顾轻舟的心也慢慢归位。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顾轻舟问蔡长亭。    蔡长亭道:“没事,好像看到了探子。不过这种事也常见,毕竟这是靠近督军府。”    顾轻舟哦了声。    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,顾轻舟先去更衣梳洗。    她全身都是汗味。    幸而和蔡长亭是冤家对头,若是其他人,她真不好意思跟人家坐同一辆汽车回来。    顾轻舟洗了澡。    叶妩和叶姗姊妹俩也过来了,在她房间里等候她多时。    顾轻舟一边擦头发,一边和她们说话。    “阿蔷,这次多亏了你。四叔明辨是非,其他人就难缠了。王家人多口杂,又有于阑歌添油加醋,若是你治不好王璟,‘咒死王璟’这帽子非要扣在督军府头上不可。”叶姗道。    叶姗说罢, 又道,“父亲已经知晓了,他说要亲自感谢你,明晚请你吃饭。”    “不是单独吧?”顾轻舟问。    叶姗突然静了下。    她回想了下叶督军的话,好像......是要单独请阿蔷的。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叶姗迟疑,“我回去再问问。”    她想到这里,又看了眼阿蔷。    父亲总要结婚的,假如他能娶了阿蔷,那么......    叶姗又觉得不可能,毕竟阿蔷比她还要小。    对于自己熟悉的人,叶姗更加能接纳,她至少知道阿蔷的脾气和人品,比那些恶毒的继母强多了。    “不会是单独的,肯定是家宴。”叶妩接腔。    叶姗笑笑。    话传到了,叶姗就先走了。    叶妩轻轻拍了下顾轻舟的胳膊,道:“老师,你别担心,我父亲没那个意思。哪怕他有,我也会劝他的。”    “好。”顾轻舟笑了笑。    叶妩又跟顾轻舟说,之前王家人人怀疑她,然后看到了王璟醒过来,纷纷改了口风。    实在太高兴了。    “......尤其是于阑歌,她都气昏了,是真的昏死了过去。”叶妩道。    说起于阑歌,叶妩又说,“我原本不讨厌她的。可是,她为了自己的前途,居然想要十哥永远瘫痪,这就有点恶毒了。老师,您觉得吗?”    “瘫痪对一个人来说,是毁灭性的打击。于阑歌这招,的确是恶毒。”顾轻舟肯定了叶妩的话。    “四叔这次不知会怎么处理她。他常年打理家族生意,不仅十哥没有教好,于阑歌也没有教好。”叶妩道。    叶妩觉得,那两个孩子不成器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估计会处理吧。”    叶妩想了想,于阑歌这次是想要伤害王璟的命,王家不会轻饶她的。    明面上不处理,暗地里也会想办法的。    “老师,他们还说了江南的司少夫人,原来所有人都知道您的名声。”叶妩高兴道。    她与有荣焉。    顾轻舟也抿唇微笑。    她也没想到,太原府的人竟然还知道她。    “我师父肯定很高兴。”顾轻舟对叶妩道,“假如机会成熟,我的身份能见光了,我一定要告诉世人,谁才是我的师父。”    “谁是你师父?”叶妩问。    “他叫王治。”顾轻舟道,“他不是慕宗河,他是北宋年间王氏神医的传人,他的家学和能力,远胜过慕宗河,他才应该是第一神医。”    “王治?”叶妩想了想,“我知道慕宗河,但是我没有听过王治。”    “并不是所有才能的人都可以扬名天下的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两个人说着话,时间就到了晚上。    叶妩请顾轻舟去她那边,她去做些凉粉,当做两个人的晚膳。    毕竟太热了,谁也吃不下主食。    顾轻舟就道好。    她对叶妩道:“我今天得早点回去,之前到府邸门口的时候,好似听到了密探。”    “什么密探?”叶妩问。    顾轻舟说:“不知道,不过一切都要当心。我最近可是得罪了人。”    前不久得罪了金家,今天又得罪了于阑歌。    顾轻舟行事无愧天地。    只有zhong庸平乏的人,才会不招记恨。顾轻舟行的,是实
第838章 刺杀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实在在的正义,故而她招来仇敌,也是情理之zhong。    每件事都有双面的,她保护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,就必然会得罪另一边的人。    顾轻舟从不为难自己。她不认为对方做错了,也不认为自己错了。    每个人都需要立场。    “金家吗?”叶妩蹙眉,“金家可不敢。”    叶妩自己弄晚饭,顾轻舟在旁边帮忙。    两个人很快就做好了,像平常人家的姊妹,一边吃饭一边闲聊。    快到了晚上十一点,顾轻舟对叶妩道:“我得回去了。”    叶妩依旧将她送到角门处。    顾轻舟过了角门,心zhong俨然是闪过一些寒芒,莫名其妙心zhong发紧。    她觉得是自己多心了。    然而,她刚刚走过甬道,回到了平野四郎府邸的角门旁边时,听到了一阵枪响。    枪声震天,一共响了七八发。    顾轻舟浑身的寒毛lin立。    她急促打开了门。    门的背后,是蔡长亭。    他一袭黑衣,站在角落里,对着屋顶放响。    另一个身影蜷缩一团,倒在地上,已经被枪打死了。    蔡长亭见顾轻舟过来,上来用力拉住了她的胳膊:“走!”    他拉着顾轻舟,快步往回跑。    这阵动静,平野四郎和督军府的巡逻副官们,全部闻音赶过来。    顾轻舟听到了屋脊上哗啦啦的响动。    这不是副官,而是刺客。    顾轻舟头一回遇到了刺杀自己的人。以前常遇到刺杀,那都是冲司行霈来的,如今却轮到了她。    她跟着蔡长亭,头也不回跑到了蔡长亭的院子里。    关上了院门,顾轻舟才松了口气。    蔡长亭侧耳倾听外头的动静。    很显然,这会儿两府都要乱了,隐约能听到人声。    顾轻舟跑得太快,喘气不匀,她问蔡长亭:“是冲我来的?”    “是。”    “金家的人?”    “是金家派的。”蔡长亭道。    顾轻舟沉吟,问:“是金太太还是金千鸿?”    “金千鸿,金太太还没有这么蠢。况且,金太太想要杀你,不会派这么差的杀手。”蔡长亭道。    顾轻舟屏住了气。    “果然,斩草要除根。”顾轻舟慢悠悠说了这句话,语气里无尽的寒意。    她不擅长wu艺,身上还没有带枪,若是蔡长亭没有发觉,顾轻舟今晚会是什么遭遇?    她抬眸,看着蔡长亭。    第一次觉得,他的美艳并不像有毒的罂粟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