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7章 气晕了    叶妍尴尬。    她之前还说顾轻舟是骗子,一转眼人家真治好了王璟,让王璟暂时清醒了过来。    “真好了!”叶妍走上前,坐到了王璟床边,问,“小十,你感觉如何?”    “我......难受......”王璟吐字缓慢,却也能说话了,至少脑子是清楚的。    这就是说,他好转了。    叶妍错愕看着她。    其他人也挤进来,七嘴八舌问问题,都被叶妍和她丈夫拦住了,道:“小十刚醒,要清净,你们都出去吧,都出去吧!”    众人确定王璟是醒了,怕打扰了他,重新发病,故而纷纷退了出去。    一走出来,大家就炸开了锅。    “针灸厉害,还是zhong医管用!”    “不是zhong医管用,zhong医还那样,一般的病都治不好。要我说,是那个女人厉害!”    “日本人吧?日本的医术就是了不得。”有个人感叹。    在他心zhong,异族的东西更加神秘莫测,更有效果。    “什么呀,人家说了她不是日本人,她叫阿蔷,不是平野。”    “那还是zhong医。”    “对对,还是zhong医。这女人真了不起,若是司少夫人没死,不知道她和司少夫人谁更加厉害?”    “还是司少夫人!人家是第一神医!”    “乱世出妖孽,你瞧瞧这世道,女人都会医术了,还一连出好几个医术高超的,真是乱了套。”    “女人怎么了?女人哪里不如男人了?”念书西学的小姐不高兴了,大声反驳。    整个梢间乱哄哄的。    叶妩听着这些话,唇角微翘,心情好极了,好像是在夸她。    此刻的叶妩,恨不能所有人都夸她的老师。    可惜她姐姐叶妍没出来,她很想看看姐姐此刻的脸色。    肯定很精彩吧?    叶妍没出来,于阑歌却是出来了。    于阑歌整个人都是呆滞的。她愣愣看着前方,目光里毫无焦距。    “是我促使了阿蔷去治疗哥哥。”她喉间泛出了腥甜。    王璟醒了。    这种痿痹,应该昏迷很久的,王璟现在就能说话,说明他这个病没有大碍。哪怕现在再换个大夫来治,也能慢慢调养好。    “不,不可能的......”于阑歌仍是不敢相信。    为什么呢?    一个生得那般明媚的女人,理应是个花瓶草包,为何她能有那等的医术?    于阑歌不敢相信。    “哥哥醒了,我怎么办?”于阑歌自问。    她喉间的腥甜越发浓烈。    “平野蔷,她凭什么这样厉害?”于阑歌眼前开始发黑。    平野蔷毁了她的理想。    “她只是个年轻女人,她不可能会治病的,到底是谁?”于阑歌给自己钻了个死胡同。    平野蔷,平野蔷,这几个字在她耳边徘徊,最终眼前发黑,于阑歌陷入了昏迷里。    “阑歌怎么了,阑歌?”    “快快快,搀扶起来吧。”    王家的七婶母,最是伶俐通透,看不惯于阑歌要挟王游川,此刻不阴不阳道:“小十醒了,阑歌反而气昏了,果然女人的心思不可猜测。”    众人揣摩这话,都露出了深意的表情。    隔壁梢间里的顾轻舟,正在给王璟开药方。    “足三阴虚导致的痿痹,阴虚者,气不能达于周身,故而气鼓动血液运行无力,气血不足不能荣养筋骨,就形成了痿痹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坐在顾轻舟旁边的,是王游川。    蔡长亭跟在旁边。    王游川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儿子,而是招待好大夫。    他知道以后的复诊,都少不了请顾轻舟,要给予大夫极大的尊重。    “他已经醒了,是不是就意味着,瘫痪的可能性很小?”王游川问。    顾轻舟颔首。    王游川的脸上,浮动几分喜悦。    他舒了口气,再三道:“蔷小姐妙手回春,多谢您了。”    “医者本分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然后,她给王璟开了药:“参芪三钱,归身一钱、茯苓二钱、麦冬二钱、黄芪三钱、陈七七分、甘草五分。”
第837章 气晕了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她写完之后,给了王游川看。    她说:“这是补气为主的。气乃血之主帅,气足则血动。”    王游川颔首。    顾轻舟又道:“每日一剂,一共喝一个月。一个月之后,我再来复诊。”    王游川再次道谢。    顾轻舟突然又叮嘱他:“王老爷,这药经过谁的手,您要看清楚了,可别叫人偷梁换柱。”    坐在旁边的蔡长亭,就直接道:“比如您那位外甥女。”    顾轻舟咳了咳。    蔡长亭笑容温柔,一派倜傥风流,笑着对顾轻舟道:“阿蔷,医者应该无所顾忌,知无不言。”    “我会教导那孩子的。”王游川道,“蔷小姐放心,我不会辜负您千辛万苦将犬儿救活。”    顾轻舟微笑颔首。    开了药方,顾轻舟走出来。    王家的族人纷纷围上来,嘘寒问暖,热情极了。    顾轻舟刚开始进来的时候,他们可是一个个冷眼旁观的。    “蔷小姐,zhong医果然厉害。”    “蔷小姐,您这是师从哪位啊?您知道么,江南也有位神医,是司家的少夫人,您和她可是同门?”    “不会那么凑巧吧?”    蔡长亭就看了眼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拱手笑笑:“诸位,我失礼了,今天实在有点累。”    叶妩和叶姗姊妹走过来,道:“那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    王游川派人送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就说不用。    回去的时候,顾轻舟和蔡长亭乘坐叶妩的汽车,叶妩跟她姐姐叶姗乘坐一辆。    蔡长亭语气悠闲:“再这样放纵自己,只怕你的名声要藏不住了。”    “我又不是什么烂名声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“夫人不想有这些麻烦。”蔡长亭道。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:“是啊,没有这些麻烦,我随便塞给哪个权贵联姻,都是一桩好买卖;假如有了这些,那么旁人娶了我,也要承受世俗的目光,是不是?”    蔡长亭摇了摇头:“阿蔷,你别把人心想得那么坏。”    “我没有把人心想得坏,我只是不够天真而已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蔡长亭还想要说什么,顾轻舟阖眼打盹。    她着实疲乏了,对蔡长亭道:“我睡一会儿吧。”    蔡长亭不再出声。    车子到了府邸门口,蔡长亭才推醒她。    下了车,顾轻舟看到蔡长亭猛然一转头,朝西南墙角望过去,目光一紧。    顾轻舟也望过去。    她想起了什么,心也是一缩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