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5章 占有欲    于阑歌七岁就在王家。    她父母身体都不好,她生下来才四斤多,却也耗尽了母体所有的精血。    她生下来不到三个月,她母亲去世。    父母感情深厚,她父亲不曾再娶,聘请乳娘养育她,直到她七岁时,父亲亦病逝。    姨母见她可怜,将她接到了自己身边。    七岁的于阑歌,看上去只不过四岁孩子大小,姨母心疼极了,格外偏爱她。    她的姨母表兄王璟,也非常疼爱她。    而后姨母去世,姨父执掌庞大的王氏家业,疏于对孩子们的教导,她和表兄相依为命。    表兄很疼她。    于阑歌从那时候就想过,她这一辈子都要在王家。    从七岁进了王家的门,她就是王家的人了。    可世事不如人愿,她慢慢发现了表兄对她毫无爱情,有的全是兄妹亲情。    表兄从十四岁开始,就爱上了叶姗。    叶姗性格活泼,长得窈窕高挑,面色红润白皙,于阑歌因为身体的缘故,始终长不高,而且终年蜡黄着脸,总比不过叶姗。    不仅黄,黄zhong还泛青,素颜的她甚是难堪。    她开始打扮自己。    十三岁,其他女孩子尚且懵懂,于阑歌就学会了保养。    只可惜,她的身体遗传了父母的羸弱,怎么调养也不争气。她如今都十八了,仍是十四五岁小女孩的模样。    她非常泄气。    叶姗一再拒绝她表兄,给了她希望,然而她又发现,身边总有很多漂亮美丽的少女,围着她表哥打转。    这几年,于阑歌没少痛苦。    现在,王璟生病了,他有可能永远躺在床上,那么他就永远都是她的了。    成了瘫子的王璟,叶姗更加不会喜欢他,其他女郎也会纷纷离去,只有于阑歌陪伴左右。    故而,于阑歌绝不会同意王璟去医院。    她甚至不同意德高望重的老大夫来治疗王璟。    她看准了顾轻舟。    她想:“这个年轻的女人,既然她说出了我哥哥的病情,那么让她来治,至少把我哥哥治个半身不遂,也能逞了我的心意。”    她坚持要顾轻舟来治。    她还激怒叶姗和叶妩:“二姐、阿妩,你们不是说了嘛,蔷小姐不是诅咒,而是医术。    她能看得出来,就说她的医术比老大夫还厉害。既然这样,何不就请她来治?”    “这不是胡闹吗?”老大夫看了眼旁边站着的顾轻舟,恼怒道。    西医虽然对顾轻舟有好感,也听闻过江南第一神医是个年轻女人,可并不是所有年轻女人都能治病。    故而,西医劝诫顾轻舟:“这位小姐,人命关天呐,您要多思量。”    他是好意,怕顾轻舟陷入僵局。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:“多谢您,我会思量的。”    “蔷小姐,您给不给我哥哥治?”于阑歌眼泪连连。    被泪水洗去了脂粉,她一张小脸更加可怜兮兮的,叫人不忍拒绝。    “四房可就小十一个孩子,你们胡闹,难道是要断了老四的香火吗?”    “还是先请叶小姐们出去吧,王家的事王家自己拿主意。”    “老四,你说句话啊。”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明显是不信任顾轻舟的,觉得孩子们荒唐。    四老爷王游川却看了几眼顾轻舟。    他心zhong有点动摇。    “姨父,您就听我的吧!”于阑歌拉住了王游川的衣袖,“姨父,您别做两个错误的决定啊!”    于阑歌最清楚她姨父的薄弱。    王游川爱妻生癌,是他不顾一切将妻子送到了西医院。    那时候西医院尚且罕见,合族反对他,他却固执己见,最后他妻子去世了。    这些年,王游川时常为了这个而后悔。于阑歌精明,抓住了王游川这个痛处,那么再精明的男人,也会做出错误的决断。    王游川的心魔,他是克服不了的。    “姨父,不信您问问二姐,她都知道蔷小姐医术高超。蔷小姐什么望病,这点就很厉害了。”于阑歌哭道。    然后,她又问顾轻舟,“蔷小姐,你一定能治好我哥哥,是不是?你这样厉害!”    年轻的女孩子,都有好胜心。    于阑歌这样的问题,在众目睽睽之下,顾轻舟的虚荣心一定会促使她做出肯定的回答。    只要顾轻舟回答肯定了,那么于阑歌就能把所有大夫踢出去,独留她看病。    到时候,王璟终身卧
第835章 占有欲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床,于阑歌的前途就稳定了。    王璟是她的,王家也是她的。    “是不是,蔷小姐?”于阑歌又追问。    顾轻舟还没有给王璟把脉,她只是看了眼王璟,又想了想老大夫和西医的诊断,故而她肯定道:“是的,我能治好他。”    众人再次哗然。    吹什么牛!    于阑歌心zhong更是大喜。    叶妩见其他人都怀疑她的老师,果然起了好胜心,又想起顾轻舟自己说了能治好,她“第一神医”的名头可不是空来的,故而知晓顾轻舟有把握。    既然有把握,叶妩就不容许其他人小瞧了她,叶妩道:“我的老师什么病都能治好,你们相信她!四叔,请您相信我的老师!”    “四叔,要不让阿蔷试试吧?阿蔷真的有医术。”叶姗也道。    王家族人瞠目结舌。    人命关天的时候,怎么儿戏了起来?    “姨父,求求您了!”于阑歌在旁边添油加醋,“姨父,您救救哥哥吧,别让哥哥被这老头治死了!”    “荒唐!”老大夫气得半死,“痿痹原本就是难症,敢说自己能治好的,都是庸医!可笑,可笑!”    “分明你自己才是庸医!你治不好,其他人都治不好?你不要害了我哥哥,请你出去!”于阑歌大声道。    她故意激怒这老大夫,让这老大夫不肯治疗。    最后这病,她一定要落在顾轻舟手里。    只有顾轻舟是半桶水,能治坏了王璟,又不至于让王璟去世。    哪怕顾轻舟一点医术也没有,拖延几天,延误了病情,到时候神仙也救不了,王璟还是要瘫痪。    瘫痪了多好,他再也不会嫌弃于阑歌了,再也不会出去勾搭其他女人了!    于阑歌是不会嫌弃他的瘫痪的。    “告辞!”老大夫果然气得甩袖而去。    其他人去追,可惜大夫收到了羞辱,断乎不肯回头,怒气冲冲走了。    于阑歌觉得,一切都在掌控之zhong。    她的话,鼓励了顾轻舟、叶妩和叶姗,让她们自己爬上了高台。    “我来试试吧,别耽误了。”顾轻舟对王游川道。    看看,这就显摆上了。    “姨父......”于阑歌又哭着求。    王游川想起顾轻舟能望而断病,还真的看准了,这能耐只怕远在老大夫之上。    如今这局面,先让顾轻舟稳住王璟的病情,他在另外去寻名医,才是最稳妥的。    “好,你来试试。”王游川道。    王家其他人,全部震惊看着王游川。    真的让一个年轻女人试试?    疯了吗?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