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4章 心病    顾轻舟并非好脾气。    只是碰到了生病的家属,她的性格就会收敛,她能理解情急之下任何人性的丑态。    这是医者的本分。    “我见王十少脚踝肌肤粗糙黝黑,不同于小腿上的,很明显是长期无衣物覆盖的缘故。    足三阴都在外踝处,若是足三阴虚寒,就会导致外踝发热难耐。从王十少的肤质看,他这种状况已经多时了。    我当时就提醒他,应该请医生看看,免得酿成大祸,轻则发痿症,重则夭亡。不成想,王十少和于小姐当我危言耸听。    如今病发,正是应了我当时的诊断。你们若是不信,可以请位老zhong医来瞧瞧,亦或者请西医问诊。”顾轻舟不徐不疾,把事情的原委说清楚。    王家满屋子的长辈,此刻面面相觑。    感情于阑歌口zhong险恶的诅咒,只是人家的望诊。    “平野小姐,您能望而诊断么?”一位zhong年人站起来,问顾轻舟。    这位zhong年人约莫三十出头,穿着青灰色的夏布衬衫,同色西裤,袖口挽起来,露出精壮有力的小臂。    他生得浓眉大眼,双目炯炯,俊朗又英气十足。    “叫我蔷小姐吧,我不姓平野。”顾轻舟纠正道,“我的确会看一些小病。”    “康家三房的小姐康晗,就是我老师治好的。我老师家学渊源,从小师从名医,望其形知其病所在,老师不说八成把握,也有五六成了。”叶妩连忙道。    王家众人看顾轻舟和叶妩,全是不相信,觉得叶妩吹牛。    zhong年男人就道:“如此,犬子的病就拜托蔷小姐了。”    顾轻舟错愕:“犬子?”    “是,在下王游川,王璟乃犬儿,有劳蔷小姐了。”王游川道。    顾轻舟听叶妩和叶姗说过,王家实业庞大,因为四老爷王游川擅长经营。    在他们口zhong,王游川是个wenwu双全的人物,智谋过人,将王家的生意越做越大。    只是,王璟都二十出头了,怎么这王游川看上去不过三十一二的模样?    顾轻舟又看了他一眼。    她的狐惑,王游川也明白,他道:“某生得年轻了些,确确实实是王璟的父亲。”    顾轻舟收回了视线。    她准备说什么,又听到了脚步声。    原来,王家去请的西医,已经到了。    西医拿出仪器,对王璟进行了诊断,然后道:“很难说是什么病,可能是神经炎,也有可能是重症肌无力,赶紧送去医院,我手上没有仪器,没办法给他治好。”    于阑歌突然跳起来,大声道:“不要,不要送哥哥去医院,当年姨母就是在医院,再也没出来。”    王璟的母亲、王游川的发妻,是得了癌症住院,拖了几个月去世的。    那是十年前,当初的西医院还不被人接受,故而王家和外界都说,是王游川执意送妻子去医院,害死了她。    王游川当时承受了很大的误会。    如今于阑歌在说这话,他就为难看了眼西医:“能在家里治疗么?”    “王老爷,我也跟您交个底:这个就是zhong医里的痿症。痿症并非急性病,老祖宗的治疗办法并不输给西医西药。若是你们执意不送医院,换个老zhong医来瞧瞧,也未尝不可。”西医道。    这位西医虽然留洋,却对人人喊打的zhong医,保留几分好感和信任。    前不久,江南有位女神医,她的事迹是真实的,这给了人对zhong医的希望。    只可惜,那女神医好似被炸死了,如今尸骨无存。    “不送,我们不送医院!”于阑歌大声叫道。    她人小小的,嗓子也是尖细的。    可能是太过于伤心,她的小细嗓子没了之前的尖锐,反而添了沙哑,楚楚可怜。    “送医院吧,老四。”旁边另一位长辈开口,“你瞧瞧这情况,危急成了这样,别耽误了孩子。”    “是啊,四叔,如今还是西医可靠。”    “小十现在不能动,还瞪着眼睛,怎么看都吓人,还是送医院要紧。”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。    西医又道:“送医院就要抓紧,切不可再耽误了。”    “不,不行,不能送哥哥去!”于阑歌挡在王游川面前,“姨父,您不能害死哥哥。”    王游川面色阴沉。    一直没有开口的叶姗,出声呵斥:“你这叫什么话!”
第834章 心病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“原本就是。”    “好了!”王游川低喝。    他跟西医出来,问西医能否把仪器搬过来,王家愿意多出钱。    西医说搬不了,仪器太重了。    “照这么说,你们还不如zhong医呢!”于阑歌指了医生的鼻子,小小的人儿几乎要跳起来,“没有仪器,你们就不看病,那到底你们是医生,还是仪器是医生?”    西医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。    王家的人也略有所思。    屋子里顿时沉默,只有医生略粗的呼吸。    “太刻薄了。”顾轻舟主动开口,说于阑歌,“医生上门是救命,不是受你们羞辱的。”    医生就看了眼顾轻舟,眼底流露几分感激之情。    于阑歌看着顾轻舟。    她心zhong有一口气,怎么也发泄不了,却没有开口。    “要不,等zhong医来了,看看再做诊断?”西医问王游川,“你们两下比较,再决定要不要送医院。”    王游川迟疑,半晌才颔首同意。    叶妩想说,她的老师可以治好王璟的,然而王家这态度,于阑歌又在zhong间搅合,叶妩就不太愿意开口。    五分钟左右,来了一名老zhong医。    老zhong医诊断之后,说:“此乃足三阴虚,从而精血不藏。精血不足以润养筋骨,导致痿痹。可以调养,不过非一日之功。”    病症是确定了,就是足三阴虚导致的。    “若是治好了,我哥哥是不是能跟从前一样?”于阑歌又跳出来,问道。    老zhong医颔首。    于阑歌眼珠子转了转:“那万一......”    “万一治不好,大概是要终生卧床,这双腿应该是动不了了。”老zhong医道。    于阑歌顿时惊恐了起来。    她转脸去看王游川:“姨父,这个老头子没有把握,不要他治!”    众人错愕。    老zhong医脸上浮动愠怒。    顾轻舟心zhong却咯噔了下。    她不由自主看了眼蔡长亭,却见蔡长亭也在看她。    他们彼此眼底,都有相同的神色:这个于阑歌,别有用心。    果然,他们就听到了于阑歌继续道:“叶家姐姐们都说了,蔷小姐的医术才是最好的,让她给我哥哥治。”    满屋哗然。    顾轻舟不免摇头笑了笑。    果然如她所料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