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长亭问二宝是否力大无穷,只是想利用二宝,接近康晗,并且转移顾轻舟的注意力。    顾轻舟却说,二宝是她的家人,一旦他利用二宝,就要跟他开战。    蔡长亭转念一想,顾轻舟想要偷窥平野夫人和蔡长亭的秘密,就公开让蔡长亭教她日语,那么蔡长亭想要利用二宝,何不公开请顾轻舟帮忙?    他先派人去了趟康家,说二宝很想念康晗。    康晗跟二宝感情很要好,当即就来了。    蔡长亭提出相送,到了康家之后,在顾轻舟的遮掩之下,他带着二宝去了趟厕所。    他故意跟领路的佣人说:“这孩子力气很大。”    佣人自然不相信了,一个小孩子而已,还瘦巴巴的。    蔡长亭就拿住一把钱,递给了佣人,说:“他最喜欢扳手腕,你跟他玩,输了就给他一块钱。”    佣人一个月的工资也才五块钱,蔡长亭给的,足足有三十多块,够佣人赚半年的,那佣人当时心都热了。    他喜滋滋和二宝玩。    蔡长亭去了厕所,二宝和佣人在外头的石桌上扳手腕。    二宝这等神力,扳起来毫不费劲,很快就赢了佣人一半的钱。    钱虽然不是佣人的,却是从他手里输出去的,他当时都急眼了,哪里还有心思管蔡长亭?    正好,顾轻舟又派人去请了康家的姑爷和姑奶奶,把他们俩调离了院子。    蔡长亭趁黑摸进去,拿到了东西,回到了厕所那边时,佣人的钱已经输光了。    “我算准了二宝能赢的次数,钱赢了回来,不会留下把柄。佣人自己赌博,他也不敢说,故而他更加要肯定我们都在厕所。    这块怀表的存在,康家原本就不知道,我们的行踪也没有任何可疑之处。若不是康晗和二宝,我们不会这么顺利。”蔡长亭声音更低,“多谢二宝,也多谢你。”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。    蔡长亭自己的目的达成,心情似乎不错,问顾轻舟:“你的报酬,可以给你了,你想要问什么?”    “金家,是保皇党吗?”顾轻舟问。    蔡长亭一愣。    他想起金太太的态度,以及平野夫人每次去金家,都会被金太太刁难等,若是论起这些,金家最没有可能是保皇党了。    然而,这些都没有瞒过顾轻舟的眼睛?    她这份洞察力,着实惊人。    “给你三十秒,你若是不回答,我就当你默许了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蔡长亭只回答否认的。    若是顾轻舟问了肯定的答案,他是不会开口的。    他也可以撒谎。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一步,就没有再撒谎的必要了。    蔡长亭果然沉默了三十秒。    “金家还真是保皇党。”顾轻舟笑了笑。    蔡长亭扭头,看了她一眼。    正好路灯的光照进来,她的眉眼分明,就格外的妩媚。    蔡长亭沉默了下,问她:“为何会猜测金家?”    “因为我派人去打探了金太太。”顾轻舟笑道。    “打探出来了?”蔡长亭问。    顾轻舟摇摇头:“没有。只是打探出,金太太最擅长结交人脉,不管是谁到了她门上,她都要热情迎接。    她喜欢权贵朋友,更青睐日本人。夫人之前带着我拜访金家,却遭受了金太太的冷遇。    我一开始觉得是金太太傲慢,后来猜测,此事有点蹊跷,大概是做给叶督军看的。叶督军还以为,夫人在太原府唯一的盟友就是他。”    蔡长亭目视前方,双手握紧了方向盘。    果然任何事都瞒不过顾轻舟。    蔡长亭叹了口气:“阿蔷,你应该主动去问夫人,而不是事事暗中揣测。你还是没把我们当自己人,对么?”    “你们也没把我当自己人啊。”顾轻舟笑了笑,“这件事,难道不是应该夫人亲口告诉我吗?”    “你跟叶家走得太近了,夫人担心”蔡长亭道,“别说你了,阿蘅也不知道。”    顾轻舟笑起来:“真有意思,我们两个亲生的不知道,你反而什么都清楚。”    蔡长亭抓住了她的话柄,笑道:“终于肯承认自己是夫人亲生的?”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顾轻舟斜睨他。
第818章 人脉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蔡长亭无奈,只是不停的说:“阿蔷,你心思太深了,我说不过你。”    下车之后,他再次对顾轻舟道:“今天多谢帮忙。”    “不用客气,你也如实信守承诺,告诉了我一个大秘密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顾轻舟送二宝回房间。    二宝上车之后就一直在睡觉,下车才醒过来,此刻迷迷糊糊的,被顾轻舟牵着,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。    而蔡长亭,去了平野夫人那边。    他把怀表拿给了平野夫人。    平野四郎也在。    看到了东西,平野四郎松了口气,露出几分笑容,同时也对蔡长亭的效率感到惊叹。    “以后不要乱发脾气。”平野夫人轻轻握了下丈夫的手,“长亭办事,从来就没有失手过。”    平野四郎颔首。    “你先去忙吧,我们有几句话要说。”平野夫人又道。    平野四郎道是。    他离开之后,蔡长亭才把今天的事,一一告诉了平野夫人。    “没想到,她在太原府的人脉,竟然帮到了我们。”平野夫人笑道,“单从这点说,阿蔷比一般人都厉害。”    这个“一般人”,特指阿蘅。    蔡长亭笑笑,很维护阿蘅的样子,没有接这句话。    “夫人,金家的事”    “金家的小女儿惹了叶妩,阿蔷可能会跟金家扛上。我前些日子就准备提醒她,还约了她过来吃晚饭,她一直没来,我也就没说。    正好,让她自己弄明白了,她就更有成就感。我需要一个自信的女儿,阿蔷很有魄力,这件事你没有办错。”平野夫人道。    蔡长亭道是:“我知道了夫人。”    平野夫人又说了司行霈的事。    司行霈和程渝已经搬离了金家,而顾轻舟常去程渝那边。    他到底记得不记得顾轻舟,平野夫人还是拿捏不准。    “他记得。”蔡长亭道,“夫人,上次是我判断失误。不过,他到太原府来是有目的的,没有达到目的,他是不会离开的。    只要他不走,阿蔷就不会乱动。我们其实没必要赶走司行霈,就让他在这里。他以为我们不知情,何不跟他玩玩猫捉老鼠?”    平野夫人仍是不放心。    “司行霈是替程家找人的,有消息称,程家的夫人和小少爷在太原府出现过,你可找到了他们?”平野夫人问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