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4章 奉献    顾轻舟没有说话。    康昱说了什么,叶妩又说了什么,她都听到了,却没有插嘴。    有很多事是不能代劳的。    只有自己经历过,才能得到经验,才能懂得珍惜。    “就像你大堂兄那样,以后留在法国教书么?”叶妩整顿了心绪,问康昱。    康昱却似乎不太想接话了。    他含混道:“差不多吧......”    “那也挺好的。咱们太原府如今算是太平的,却也保不齐要打仗,念书也没心思了。”叶妩道。    康昱嗯了声。    叶妩又说:“你父母同意吗?”    “同意。”康昱道。    叶妩就不再多言。    默默吃了饭,饭后甜点是冰淇淋,叶妩一勺一勺挖了吃。    她吃好了,这才起身道:“咱们回去吧。”    一切如常,表现得极其得体。    顾轻舟没有多言,跟着站起身。    康昱只是将她们送到了饭店门口,就和她们告辞。    六月末的天气,路灯下的飞蛾萦绕不散,光线一缕缕洒在地面上,更添了炙热。    顾轻舟和叶妩乘坐汽车回家。    “......会舍不得吗?”顾轻舟问叶妩。    叶妩诧异:“舍不得谁?康昱么?”    “嗯。”    “不会的,我们并没有那么深的交情。”叶妩道,“他应该很清楚,留在太原府才能继承祖业,离开了之后,他爷爷的家当是不会分给他的,他还愿意走,挺有理想的。”    顾轻舟笑了下。    叶妩又说,当年康昱的大堂兄,因为不满家里的定亲,带着一根金条走远法国,如今娶了一位华侨佳丽,婚姻和事业都很圆满。    康昱大概是想学样。    回到家里,叶妩自己回房了。    她坐在等下,沉思了很久。明天是最后的考试,她应该早点睡觉的,可思绪如潮水,不停掀起巨浪。    她听到了远处的蛩吟,近处的风声,心情却始终无法轻盈起来。    她想到了自己的母亲。    曾经那些岁月,她被母亲折磨。这些记忆,让叶妩将自己紧紧包裹起来。    “我是督军府的三小姐,太原府最尊贵的名媛。”她对自己道,“我不必为了任何事而烦心。”    如此想着,到底是一夜未睡。    第二天的考试,叶妩勉强考了个及格。    万幸的是,其他功课成绩都很好,这门的差强人意,并不影响叶妩的总排名。    她考了全校第九。    第一次进了全校前十,叶督军很快就知晓了消息,很是惊讶。    “这个学期,进步很大啊。”叶督军把爱女叫到了跟前,对她道。    叶妩笑道:“父亲,多亏了老师,她辅导我功课,真的给了我很大帮助。”    “老师有功劳,也是你自己刻苦。你想要什么礼物?”叶督军问。    叶妩倏然想起了什么。    她垂眸沉吟了下,然后就抬起了眼睛。    “父亲,您去年跟我说,问我可愿意留在叶家,将来招婿入赘,我说同意的,此事您还记得吗?”叶妩问。    叶督军颔首。    他看了眼女儿,似乎明白了她的心思:“怎么,阿妩有了zhong意的人?”    “不不,我没有。”叶妩忙道。    细看她的表情,没有害羞,眼神也不曾躲闪,的确是没有zhong意的对象。    叶督军竟有点失望。    他的妻子去世,自己事业繁忙,家庭是应接不暇了。    两个女儿他都疼爱极了,她们却都有自己的主张。    她们的婚姻,叶督军无从下手,甚至希望她们自己有了zhong意的人,只要差不多,他大手一挥同意,就完成了两桩大事。    只可惜,别的名媛交男朋友,她们俩却罕见跟男生来往。    “父亲,我没有zhong意人,我是后悔了。”叶妩道。    叶督军愣了下。    叶妩低垂了眼帘,不敢看他。    叶督军沉吟一瞬,也觉得条件苛刻,道:“你不想招婿?”
第814章 奉献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“我想自己看看。您能不能给我一年时间?就以今天为期限。若是一年后我还没有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样子的婚姻,我就答应您,不再反悔招婿。”叶妩道。    叶督军考虑了一会儿。    他在考虑的时候,叶妩忐忑不安。    最终,叶督军同意了。    他道:“就依了你,以今天为期限,给你一年的时间......”    叶妩颔首,并未露出高兴。    叶督军又问她:“你若是有什么心思想不明白,都可以告诉父亲。”    叶妩又摇摇头:“多谢您,我此前没什么难题。况且,老师会帮助我的......”    叶督军看了眼叶妩。    他略有所指,问叶妩:“阿妩,你跟阿蔷小姐接触的时间长,你以为她人品如何?”    “老师......她有分寸,懂进退。”叶妩斟酌道,“她不是一味的善良,也非心狠手辣。    她行事有轻重,心计和谋略过人。很多时候,她愿意多看,多想,少言。跟她做朋友,永远不必怀疑她的忠诚,我很放心结交她。”    叶督军细细品位这番话。    叶妩对顾轻舟,是充满了崇拜之情。    这样的感情,远胜过好感。    叶督军就问她:“若是她做了咱们家的女主人,你能接受么?”    叶妩愣了下,继而骇然。    “父亲......”她震惊看着叶督军,“父亲,您怎么会......老师她有丈夫的?”    “这不同的。她嫁给司行霈的时候,是新加坡华侨颜小姐,然而那个颜小姐已经死了。”叶督军道。    “可......”    “你不想让她做你的母亲?”叶督军问。    叶妩道:“不,当然不想。”    叶督军不太明白:“你不是很喜欢她?”    “我喜欢她,所以我希望她可以嫁给自己爱的男人。父亲,她有司行霈的,那才是她想要的婚姻。”叶妩道。    叶妩情急之下,口不择言。    说罢,她突然反省过来,这样会让她父亲无地自容。    不成想,叶督军并没有生气,反而是挺高兴的。    “阿妩,顾轻舟的确是教了你很多东西,你心思磊落光明,有大情怀,忠诚又坚贞,父亲很欣慰。”叶督军道。    “那您......”叶妩惴惴不安。    “我原是想替你考虑,万一你要留在叶家,总得你们母女和睦。如今明白了你的心思,我自然不会再考虑她了。”叶督军道。    叶妩大大松了口气。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她还是去找了顾轻舟,把这件事告诉了她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