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9章 蔡长亭的礼物    顾轻舟疲倦依靠着司行霈。    她从余韵zhong回过味来,侧耳倾听楼上楼下,对司行霈道:“没动静......”    程艋和程渝悄无声息。    司行霈素来是不把这种事放在心上的。    男女之间这点事,谁又不知道吗?再说了,他这方面的功夫,只有叫男人嫉妒女人羡慕的份儿,根本不怕人知晓。    “程艋应该是出去了,程渝睡着了。”司行霈轻轻为她摩挲着背脊,舒缓她的劳累。    顾轻舟捶了下他:“旁人怎么想?”    “能怎么想?”司行霈亲吻了下她的面颊,“左不过是两个不要脸的男女。难道咱们不这么做,他们就觉得我们是好人吗?”    居然毫不犹豫的承认了。    司行霈无耻的限度,每天都在增加。    顾轻舟耳根微烫:“能做个好人,那是本事。别把你的不要脸说得理所当然,这样不好。”    司行霈道:“我挺好的。轻舟,我多背负些罪孽,将来下十八层地狱,一并承受了所有的痛苦,你就可以享福去了。”    顾轻舟微愣。    继而,她往他怀里缩,骂他:“油嘴滑舌!”    她起身,简单梳洗。    房间里一直没有动静。    程艋真的出去了,而程渝从头到尾都在睡觉。    顾轻舟松了口气。    司行霈道:“最近不请佣人了,我自己下厨。你今天想吃什么?”    “米饭,配上红烧鱼。”顾轻舟咽了下口水。    司行霈刮了下她的鼻子,道:“贪嘴猫儿。”    他出去买鱼了,顾轻舟上楼看程渝。    程渝还没有醒。    两个小时后,程渝醒过来了,哀怨看了眼顾轻舟。    “你们能不能......”程渝要崩溃了,不想听到那样的动静。    她嫁过人,对那些动静非常清楚。    “下次不会的。”顾轻舟脸上发涨。    程渝就拉住了她的手,对她道:“顾轻舟,这种事上,你得掌握主动权,你的男人才能驯服。    你这样随他,他不知道节制,也不知道轻重,岂不是你吃亏?”    顾轻舟笑了下:“两口子,说什么主动权啊?我跟司行霈是平等的,他不掌控我,我也不掌控他。我是自愿的......”    程渝惊愕看着她。    顾轻舟也觉得,自己越来越不要脸了,都是司行霈带累坏了她。    她尴尬咳了咳,对程渝倒了一杯水,就下楼去看司行霈做饭了。    司行霈刚好买菜回来。    他煎炒烹炸非常娴熟,片刻的功夫,一桌南方风味的饭菜就上桌了。    程艋也回来了。    不及司行霈老练,程艋神色里含着尴尬。    反而是顾轻舟,坦坦荡荡吃饭。    顾轻舟觉得,自己真的学会了司行霈的坏毛病。    这不是好现象。    她从前多矫情啊!    留在这里吃了晚饭,天完全黑下来,顾轻舟乘坐司行霈的汽车去了一家茶楼。    司行霈略微坐了坐,就重新下楼离开了。    他离开约莫一个小时,顾轻舟才到了后门。    后门有她的亲信,把她送到了叶督军府的侧门。    顾轻舟自己有钥匙,这是叶妩给她的。    等她回到平野四郎的官邸时,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。    她刚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,就看到一个人站在屋檐下的阴影里。    他不言不语,身材颀长。    顾轻舟不用看清楚,亦知道是蔡长亭。风掀起他衣袂的一角,顾轻舟闻到了熟悉的玫瑰清香。    他立在那里,顾轻舟的错觉,感觉他在发呆。    “深夜站在我的屋檐下,倒是挺闲情逸致的嘛。”顾轻舟含笑。    稀薄的月华勾勒蔡长亭的轮廓。    他的轮廓隐没在暗处,并不那么美丽,甚至有点阴森。    顾轻舟奇怪。    以前也在暗处看到过他,从未有今天这样的感觉。    “不怕阿蘅吃醋,要跟我拼命吗?”顾轻舟笑问。    蔡长亭终于开口了。    他表情一动不动,开口之后的声音却是温柔的,静得像夜风拂过:“不会的,阿蘅不会吃醋。”
第809章 蔡长亭的礼物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“你太不了解女人。”顾轻舟笑笑,“哪怕她不喜欢你,也绝不容许旁人染指你。”    蔡长亭往明处走了两步。    有光线落在他脸上,他的面容更加清晰,就显出了他的风华绝代。    “阿蔷,你看问题总是不同寻常。”蔡长亭道。    不是蔡长亭看不上顾轻舟,若是阿蘅根本看不上蔡长亭,不屑于吃他的醋——这就是顾轻舟的理解。    很异于常人的理解。    “我素来如此。”顾轻舟笑了笑,又问他:“来这里做什么?”    蔡长亭指了指窗台上。    窗台上摆放了三本书,都是蔡长亭送给顾轻舟的资料。    火车一行之后,顾轻舟整日外出,蔡长亭寻不到她的人影,日语学习都耽误了。    蔡长亭需得和顾轻舟谈谈:学习既然开始,就不应该半途而废。    同时,他左边的手放下,一串风铃簌簌作响。    他递过来:“你的风铃坏了,我送你一个。”    顾轻舟笑道:“我很烦这种风铃,你是知道的,之前是夫人送的,我才不得不收下。你这个,我不会要的。”    “我算是你的老师吗?”蔡长亭笑问她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是的,你是我的老师,我很尊重你这个身份。”    “‘长者赐不敢辞’,你也忘了?”蔡长亭道。    他声音轻柔,宛如那簌簌作响的铃铛,有种蛊惑人心的魅力。    顾轻舟笑了起来:“这句话,应该是我自己说才对,长亭你误解了华夏的wen化。”    蔡长亭淡然微笑。    他不再说什么,转身走过去,把风铃挂在了顾轻舟的屋檐下,就好似顾轻舟之前挂的那样。    顾轻舟试了试,比她高多了,她取不下来,要回屋搬凳子。    一回神,二人已经站在阴影里。    蔡长亭往后退了两步,和顾轻舟保持礼貌的距离。    顾轻舟道:“我明天会取下来的。”    “那明天见。”蔡长亭道,然后用日语跟她说晚安。    顾轻舟的日语学了个一成熟,有点羞于启齿,淡淡说晚安。    蔡长亭道:“你变得温柔了,果然人都是可以改变。”    这句话他也是用日语说的。    顾轻舟还没有学到这里,茫然看着他。    他也不解释,笑笑走远了。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顾轻舟略有所思。    她又想到了上次蔡长亭提出来的条件。他们说过,教会了日语,就要答应蔡长亭的条件,顾轻舟已经同意了。    每次想起来,她心zhong总是不太安宁,好似踏入了蔡长亭的圈套里。    “蔡长亭到底在给我下什么局?”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