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4章 家贼难防    顾轻舟一大清早到了金家,金家自然知情。    昨天下火车之前,金太太特意寻了程渝,百般赔礼道歉。    不止金太太,还有金家的少爷们,也向程渝赔罪,说妹妹太过于鲁莽,得罪了程渝。    “这件事都是千鸿的错,咱们别生了罅隙。况且,你母亲还没有找到,我们总能帮点忙,是不是?”金太太拉着程渝的手。    这就是希望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。    金太太不是为了程渝,更不是为了程家的旧情,她只不过是想要保住她女儿金千鸿的名声。    把程渝留在身边,总好过程渝出去乱说话。    所以,昨天下车之后,司行霈和程渝仍回了金家。    程渝一万个不情愿。    “......你帮我劝劝司行霈吧,我们还是搬离金家比较好。”程渝对顾轻舟道,“程家不安全。”    “是你不安全吧?”身后,传来司行霈揶揄的声音。    司行霈已经穿戴整齐,梳洗完毕了。他不怕金家,故而没有不妥。    任何的阴谋诡计,司行霈都看得通透,不受影响。    这次若不是顾轻舟,程渝这会子该死无葬身之地了,真正不安全的,是愚蠢的程渝。    “对,我害怕。”程渝老实了,如实承认了。    司行霈淡漠看了她一眼。    程渝又道:“经过这次的事,金家对我们没了善意,甚至会防范我们,你留在这里毫无意义。    咱们出去住,抓紧时间找我母亲,然后离开太原府,岂不是更好?”    顾轻舟抬眸,眸光幽静看着司行霈。    司行霈道:“你可要搞清楚了,程大小姐,金家给你们兄妹吃喝,为你们找人,而是供你们容身。    离开了金家,你们有钱置办房舍吗?你们能拿得出生活费吗?还有,你们能有人脉去寻找你母亲吗?”    程渝被说得面红耳赤。    隔壁厢房的程艋也起床了。    瞧见这一幕,程艋微愣,继续打量起顾轻舟来。    他见过顾轻舟的,也清楚这是司行霈心心念念的那个女人。    如今再见到,果然别有风情,是程渝比不了的。    只是......    程艋再看了眼司行霈。    和程渝的笃定不同,程艋早就怀疑司行霈已经不受催眠术的控制——有好几次,程渝想要跟司行霈亲近,立马被司行霈拒绝。    受到了催眠术影响的人,不受这样的。    如今一瞧,果然如此。    “大哥,你也来劝劝他。”程渝拉了程艋的袖子,“金家是我不想住了。”    程艋没有去火车上,昨晚才知道那些事。    他对司行霈道:“司行霈,你偷走程家的飞机,值多少钱、多少房舍和人脉?”    “那是我偷的,不是跟程家赊账的。什么叫偷?无本而入才叫偷。我何时欠了你们的?”司行霈道。    顾轻舟就觉得,司行霈能把程艋给气死。    果然,程艋被他这席无耻的话,梗得面红耳赤,像被卡住了喉咙的公鸡。    顾轻舟看不过去,拆司行霈的台:“程小姐,程少爷,假如司师座不想帮你们,他根本就不会来太原府来。”    司行霈笑起来:“瞧见没有,日防夜防,家贼难防!”    程渝和程艋听了顾轻舟的话,心zhong回味过来,知晓司行霈是嘴上不饶人,放下心来。如今听了这话,都忍俊不禁。    “程少爷,你们搬家的事得后放,我们要走了,人命关天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司行霈颔首。    程渝茫然:“我也要去吗?”    “我一大清早去拜访叶三小姐,你觉得恰当吗?”司行霈斜睨她。    这女人的脑子,有轻舟一半的灵活,司行霈行事也不至于这般掣肘。    一大清早的,司行霈自然不能单独去见叶妩,有程渝陪同,就名正言顺了。    “那我拿件披肩。”程渝回房去了。    她随手拿了披肩,转身又出来。    顾轻舟也没有去拜访金太太,直接跟司行霈、程渝乘坐汽车。    路上,他们还在商讨搬离金家的事。    金太太消息是最灵通的。
第804章 家贼难防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顾轻舟什么时候来的,又什么时候走的,她都知道。    至于来做什么,隐约是叶妩生病了,请司行霈和程渝。他们私底下,也不知道设了什么局。    “娘,那位平野蔷,是个棘手的女人,要不要除掉她?”金家的三少爷问金太太。    金太太沉吟。    她派人去查过平野蔷的底细,因为她们远在日本,什么也查不到。    只知道平野蔷跟她姐姐一样,都是zhong国人,平野夫人带到日本去的。    “不可鲁莽。她现在站在叶家那边,此前除掉她,就是打叶督军的脸。”金太太很理性。    金千鸿在旁边,咬唇不语。    火车上那件事,金太太几乎出了一条铁路的钱,以及两门最新式的大炮,才得以和叶督军重新达到平衡状态。    现在不适合去惹怒叶家了。    “平野蔷居然有这样的心智和谋略,我很意外。”金家的大少爷道,“我还以为,她只是会溜须拍马。”    顾轻舟那一手,早已震慑了金家。    “很显然,她是足智多谋的。”金太太道,“这倒是有趣......”    “娘,哪里有趣?”金家大少爷问。    金太太笑道:“我挺欣赏她的,也许我们可以和她多些来往。”    “娘!”一旁的金千鸿,紧张叫了起来。    她吃了那么大的亏,母亲不替她找回面子,还要跟那个假日本女人多些来往?    岂有这样便宜的好事?    “娘,您说昨晚袭击我们的,到底是谁?”三少爷见妹妹撒娇时,母亲蹙起了眉头,立马打岔,转移了大家的话题。    昨晚遇到袭击,引起金太太的震怒。    他们已经委托叶督军府,寻到那个zhong枪的人。    那样的重伤,一定会去购买西药或者去看西医。    所以,叶督军府严格控制这两样,至少一周内严格监视,他们就能抓到人。    “左不过是那么几个人。”金太太双眸冷若凝霜,“好了,此事不必再议,等抓到凶手再定夺。你们最近少出门......”    众人道是。    只是金千鸿,始终心有不甘。    顾轻舟毁掉的,不仅仅是金千鸿百密一疏的计划,更是金千鸿的名声。    车子上那些人,背后肯定要嚼舌根的。    恨的全部源头,都在顾轻舟身上。    “平野蔷。”她牢记这个名字,甚至她的容貌。    仇,还是要报的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