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2章 司行霈无所不能    顾轻舟斜睨着蔡长亭。    明月似冰魄,将清辉洒在蔡长亭的脸上,他白净面容渡了层柔光,更显得他俊魅非常。    他是这天底下最优秀的雕琢,无一不完美。    哪怕是笑着,他的笑容也永远比其他人温柔美丽。    “阿蔷,你为什么总是把我想得这般坏?”蔡长亭笑起来,“我没有监视你,只是出来逛逛,看到假山上的汽灯,觉得可能有人出门了。在这个时间点,除了你我想不到其他人。”    “你真的很了解我。”顾轻舟感叹道。    蔡长亭微笑。    他问:“这么晚,你去做什么?”    “阿妩不太舒服,她打电话让我去照顾她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蔡长亭眼珠子微转,那眼波似流光溢彩,格外的好看。他又问:“叶三小姐没什么大事吧?要不要我给她请医生?”    “不是大事,是女人家的月事来了,她肚子疼得厉害,又不好意思叫人。”顾轻舟道。    她在蔡长亭面前,总是真真假假的扯谎。    蔡长亭也是如此对她的。    “你看,我拿给阿妩的药材。”顾轻舟又把zhong药给蔡长亭看。    她相信,凭借蔡长亭的聪明,这段日子他已经认识了一些药理,要不然如何对付顾轻舟呢?    一看这些药,的确都是活血止痛的。    蔡长亭装作不经意,看了眼药,又快速打量了一眼顾轻舟。    顾轻舟等待有点不耐烦。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叶小姐吧?”蔡长亭又道。    顾轻舟自然是拒绝了。    “深更半夜的,你一个男人去看她,难道让她折腾出来更衣梳头吗?”顾轻舟蹙眉。    蔡长亭薄唇微抿。    顾轻舟又道:“怎么,这样不信任我?”    蔡长亭这才露出了笑容:“阿蔷,你多心了......”    顾轻舟略微偏了头,有点可爱的小动作,看着蔡长亭。    蔡长亭道:“我是好心,我送你到角门吧。”    顾轻舟这次没有拒绝。    路上,他们闲聊,说起了火车上的事。    今天才到,平野夫人还没有找顾轻舟聊,却跟蔡长亭说过了。    蔡长亭也简单把平野夫人的意思表达了一遍:“阿蔷,以后太原府内部的冲突,咱们别插手。金小姐的事,你原本可以先告诉督军的,没必要闹出来。”    顾轻舟道:“我这个人没什么成算,让你和夫人担心了。”    句句反讽。    蔡长亭也不介意:“阿蔷,这个世上真心疼你的,大概就是夫人了。这也是夫人的意思,明日她估计会找你,你莫要顶撞她,寒了她的心。”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:“好,多谢相告。”    到了角门,顾轻舟开门进入。    蔡长亭留在了门外。    他侧耳倾听。    顾轻舟进门之后,脚步更加轻了,蔡长亭什么也没听到,就坐在角门旁边的回廊上。    他可以等顾轻舟回来。    今晚的事,蔡长亭并不相信,当然他也不会表露。    顾轻舟和叶妩到了院子里。    叶妩熬药。    小炉子放在客厅里,一点点的喂火,满屋子都是药香。    顾轻舟也告诉了叶妩,就谎称自己的月事疼痛。    至于其他事,都可以交给顾轻舟,顾轻舟会为叶妩处理妥当的。    叶妩点点头:“老师,您这些药都是活血的吗?”    顾轻舟道是。    叶妩又问:“子弹不取出来,多久会导致败血症?”    顾轻舟道:“我不太了解西医,我说不好。阿妩,我们现在要提防他发烧。等到天亮,我就会想办法。”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叶妩问。    叶妩是太原府权贵的女儿,她都不知道用什么办法,顾轻舟初来乍到,还是寄人篱下,她能有什么办法呢?    “我会去找司行霈。”顾轻舟道,“任何事到了司行霈手里,都不算事。”    叶妩看了眼顾轻舟。    这样的信任!    在老师眼里,司行霈就是无所不能的天神么?    叶妩突然很羡慕,她也渴望这样的感情,可惜......    “老师......”叶妩犹豫。    顾轻舟则坚定道:“相信我。若说司行霈什么储备最多,大概就是医生了。你不知道他多会惹事!他时常受伤,而且时刻做好受伤的准备,他身边的随从里,绝对有军医。”    这下子,叶妩从七成的信任,变成了十成。    她的心路顿时明媚了起来,那些覆盖下来的乌云,不知不觉散去了。    他们熬
第802章 司行霈无所不能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药,叶妩不时进去看康昱。    喝了第一碗药,康昱的精神稍微好转,伤口的血也止住了。    他对叶妩道:“对不起,说了不再来往,却要你救我的命。”    叶妩很公正,她道:“你没有求我,是我看到了你,才把你扶回来的。我也很不喜欢金千鸿,你想要杀她,就是帮我。”    顿了下,叶妩又问,“你为何要刺杀金千鸿?”    康昱一愣。    他眼神飘忽而躲闪,声音更加不自然起来:“我......我追求她......她不肯理睬我......我恼羞成怒,所以......”    他低垂了眼帘。    叶妩听了,也略感失望。    不过,康昱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,他时常跟叶妩作对,羞辱叶妩,可谓风度全无。    金千鸿是太原府年轻名媛zhong最漂亮的,康昱喜欢她,叶妩也不意外。    只是,心zhong闷闷的,有点紧。    “......不如送我走吧,别连累你,我不值得。”他又道。    叶妩整了整心绪,说:“老师说得对,你现在这样狼狈出去,旁人一查就知晓你从督军府离开的。    如此一来,我更加解释不清楚了。我和金千鸿刚刚起过矛盾,金家还以为督军府是主谋,如此你就连累我了。”    康昱立马闭上了嘴巴。    他阖眼打盹。    叶妩就出来。    她把康昱告诉她的话,说给了顾轻舟听。    失望只是一瞬间的,现在转述起来,叶妩的语气很平静,只是有点好笑:“没想到,康七少也这样幼稚。爱情真可怕,我还是不要谈恋爱了。”    顾轻舟看了眼叶妩:“他说的?”    叶妩点点头。    顾轻舟就轻轻叹了有气:“他这是有病吗?”    这句话,顾轻舟说得很轻,叶妩没听清,故而问:“老师,您说什么?”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我是说,他这种行为太冒失了,不成熟......”    “是啊。”叶妩亦感叹。    她们坐着,时间就到了早上六点。    叶妩再次给康昱喝了第二碗药,吩咐佣人不要来伺候,她今天想要一个人安静。    而顾轻舟,回到了平野四郎的府邸。    一进门,看到一个人斜倚着回廊的柱子睡着了,晨光铺陈在他脸上,他那张无瑕的面容添了些红润,格外潋滟。    是蔡长亭。    熟睡的他,有稚子般的安静和单纯。    顾轻舟走上前,想要推醒他,别在这里睡觉,当心着凉。    结果,她刚碰到他的肩头,却被他紧紧扣住了手腕。    他似凌厉的豹子,一跃而起,反而将顾轻舟按在石柱上。    这样的警惕,顾轻舟只在司行霈身上看到了,故而她微愣。    蔡长亭亦微愣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