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0章 芳菲的礼物

    提到结婚,司督军的情绪顿时就很复杂。

    “少帅要结婚了?可喜可贺!”有位下属官员惊讶最厉害了,“是谁家的千金?”

    “她是新加坡华侨。”司行霈道,“我们是父母之名媒妁之言。”

    众人就看着司督军。

    感情是司督军定下的?

    司督军恨不能一枪毙了这混蛋孩子。

    他的气还没有完全消,司行霈居然又敢来占他的便宜,岂有此理?

    故而,司督军咳了咳:“他哪里肯听我一句话?这是老太太在世的时候,为他定下的婚约,我跟那边也不曾见过。

    总归是老太太定下的,不能她老人家一走就不认账。这不那边着急了,来谈婚姻了,只不过我还没接到信。”

    气氛顿时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司行霈不敬父权,这是众所周知的。可如此明摆着拿出来说,而且当众,还是头一回。

    司督军这是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不知该接什么。

    说恭贺?父亲还不知道,司行霈就擅自做主了;批评司行霈?就连司督军都忌惮他三分,其他人谁敢在司行霈面前放肆?

    气氛僵持中,司督军轻咳。

    大家回神。

    话题重新回到了布防图上,以及南边的应对策略,再也没人敢提司行霈结婚的事,生怕多说多错。

    司行霈对南边的动乱没有特别大的兴趣,也不是很担心。

    他只想知道程艋的下落。

    他派人去查,可超出了华东的地界,司行霈的消息也不是那么无一不通了。

    程家盘踞西南多年,他们也有自己的秘密渠道,并非什么人都能探寻到他们的机密。

    “程艋到底是躲起来了,还是死了?”这是司行霈的疑惑。

    假如程艋遇难,司行霈一定要帮他。

    他和司督军这边说妥,有了程艋的消息会告诉他,他免费提供情报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司行霈见事情说得差不多了,站起身道:“我就先回去了,诸位留步。”

    司督军道:“不要住饭店了,叫夫人收拾客房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司行霈不会称呼蔡氏为姆妈,索性也懒得假惺惺了,直接说“夫人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住饭店,我要回去了。”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他归心似箭。

    哪怕再晚,他也要回去陪顾轻舟。

    他们曾经有过很漫长的分别,这让司行霈格外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时光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,万一出事了呢?”司督军不悦,“明早再走。”

    他们父子站在书房的台阶上说话。

    正月的寒风簌簌,残月如钩,稀薄月华似一层薄霜,添了寒意。

    远处的钢琴声尚未止歇。

    司行霈看了眼远处,淡淡道:“不必了,我得回去。有什么事您打电话给我,我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司督军就不再勉强。

    司行霈刚刚走下台阶,就看到树影处,一个纤瘦身影站立着,风吹起了她的裙摆摇曳。

    她似一朵迎春的花,在寒风中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是司芳菲。

    “芳菲,你来了多久?”司行霈问。

    司芳菲浑身寒意,像是冻僵了。

    “我等了一会儿。”司芳菲微笑,笑容恬柔安静,“我知道你来了,怕你又走了,才来等你的。”

    司行霈颔首。

    “阿哥,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。”司芳菲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道:“行,去你的院子。”

    司芳菲笑容更加的纯粹明媚,似小时候得到了一颗糖时,那样的开心。

    司行霈想起儿时。

    儿时的光阴是痛苦的,至少那时候他一直在苦苦挣扎。他对亲情的渴望,以及得不到的愤怒,总是日夜折磨着他。

    他变得易怒、暴躁、残忍。

    芳菲和祖母,是那些日子里的阳光,照亮了他,温暖着他。

    哪怕芳菲如今太过于依赖
第690章芳菲的礼物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他,他理智和她保持距离,不代表他心中不重视这个妹妹。

    到了芳菲的院子里,芳菲倒了热茶给他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也不会做,只是画了一幅画,买了些首饰。这幅画是送给你的,首饰送给嫂子的。”司芳菲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看了眼那幅画,又看了看首饰。

    他心中已然警惕,面上却不露半分:“好,我收下了,也替你嫂子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司芳菲嗯了声。

    她慢声细语,说起了从前的趣事,以及她对司行霈的祝福。

    “......阿哥,我觉得对不起你。”倏然,她话锋一转,声音有点低沉。

    “什么对不起的?”司行霈笑,眼底却闪过几分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始终不太喜欢嫂子。她.......她配不上你,你是这个世上最好的人。”司芳菲声音软软的,怯怯的。

    司行霈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司芳菲这么想,他反而放心几分。假如她口口声声称顾轻舟和司行霈是良缘,那司行霈就会更加怀疑她了。

    “不,你哥哥有很多的缺点,你嫂子才是这世上最好的人。”司行霈纠正她,声音也严肃。

    可司芳菲听得出,他并不生气。

    司芳菲抬起脸,声音软软的:“阿哥说是,那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又说了几句闲话。

    司行霈问她最近的工作,以及生活。

    有很多人追求司芳菲的,其中还有日本人。

    司芳菲不太喜欢他们,她也告诉了司行霈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又说起了玉藻。

    “小侄女真的很漂亮,像二哥。”司芳菲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不知道玉藻像谁,但可爱又漂亮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既然说到了玉藻,司行霈就顺势问了句:“今天的宴席上,可有能跟阿慕相配的人?”

    司芳菲道:“只有两三位,我看得出她们也喜欢二哥,可惜二哥太过于冷漠,拒人千里之外。”

    “他可以结婚的。”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司芳菲颔首:“姆妈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说,当司夫人听闻顾轻舟和司慕离婚的时候有多高兴。

    觉得崩溃的,只有司芳菲而已。

    看到结果那么平和,司芳菲就知道司督军原谅了顾轻舟。

    在司督军心中,顾轻舟的地位真的超过了司芳菲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去闹、去赌气,只会在阿爸心中大打折扣,更加不如顾轻舟了,司芳菲就装作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她的理想高远,不会为了小小的眼前失败而放弃了自己。

    故而,司芳菲的蛰伏更加深了。

    她要送顾轻舟一份大礼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