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行霈翻开了文件。

    顾轻舟紧紧攥住了手指。

    她心中勾勒了无数次,他会说什么:是愤怒,还是装作若无其事?

    她定定看着司行霈,想要捕捉他的每一个表情。

    不成想,司行霈看完,却是似笑非笑:“留到今天啊?”

    顾轻舟诧异。

    他的反应,好像他完全清楚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当时骑车摔了之后,不是跟我说你出事了吗?后来,我就去医院问了,医生说没事。”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彻底怔住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她无力形容,唯有怔怔看着司行霈。

    她似乎想个遍,确定他是否撒谎。

    司行霈搂过了她的肩头,低声道:“医生说,没有伤及根本,你是个很健康的人,可以给我生很多的孩子!”

    顾轻舟微愣。

    她还是不太敢相信。

    她怔了又怔,好半晌又重复问了句: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傻了吧?”司行霈敲了下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她真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.那你为何从来没提过?”顾轻舟不相信,“你既然早就知道了,为什么你从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要说什么?”司行霈反而不太明白,“医生说了你没事.......”

    医生说了,不伤及顾轻舟的子,宫,对顾轻舟的身体没有什么损害,只是弄破了那层膜。

    那层膜原本就很脆弱,而且它对身体没什么好处,破了也无妨。

    既然顾轻舟没事,司行霈自然就不会多提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顾轻舟愕然的表情并未收敛,“可是,那个没了,你不会很失望吗?”

    司行霈立马就明白了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大笑。

    顾轻舟被他笑得尴尬。

    她脸色全变了。

    司行霈看到了她的慎重,以及她微变的面容,端正了态度,很认真对她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望着他,目光慢慢呆了。

    原来,她那么担心的事,在他这里根本不算事。

    司行霈怕顾轻舟胡思乱想,故而认真解释给她听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说过,因为我真不在意。”司行霈道,“轻舟,我和你相处那么多年,我很清楚你的性格。

    我若是都没办法逼迫你就范,其他男人更加不可能。不管有没有那些东西,你都不曾属于其他人,我不需要那点认证来肯定你,更不需要那些外物来肯定我们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突然起身,扑到了他怀里,抱紧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司行霈顺势搂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在她以为,那层膜能证明清白的时候,他却只关心她的身体有没有受到伤害,有没有承受痛苦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,他就不在乎。

    司行霈不会觉得,女人生理上的那些阻隔才算完整。

    有没有那点东西,顾轻舟都是完整的。

    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,顾轻舟还巴巴存了文件,小心翼翼拿给他。

    她给他的时候,那神态几乎是一种卑微到了极致的,让司行霈误以为是什么要紧的东西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他很心酸。

    顾轻舟如此没有安全感,肯定是他做得不够好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都没有自信,何谈面对其他人?

    “轻舟,我对你是不是很坏

    ?”司行霈低声问。

    顾轻舟想了想:“嗯,在床上,你总是.......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误会了?”司行霈问。

    顾轻舟颔首。

    司行霈搂紧了她,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:“我以后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顾轻舟的声音潮潮的。

    司行霈板过她的脸时,发现她已经流泪了。

    她既不是悲伤,也不是高兴,仅仅是一种无法遏制的情绪,让她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她设想过无数的情况,最终都被轻易解决。

    她认为最大的问题,从来就不是问题。
第658章:司行霈知道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司行霈对生活的自信,给了她极大的信任,这也让顾轻舟感受到了温暖。

    他信任她,她才更有魄力。

    他曾经说过,他要栽培她,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,他都没有忘记这个承诺,而且他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哭了?”司行霈笑,“这是难过,还是感动?”

    他端详她,然后轻轻咬她的唇,“我觉得是感动.......”

    顾轻舟就破涕为笑:“就是感动,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很满意!”他道,手就沿着她的衣襟滑了进去。

    顾轻舟急忙阻止他:“别闹,得去趟督军府。”

    她打算今晚就把事情跟司督军说清楚。

    司行霈却道:“我想等过了正月十五再说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微讶。

    最最迫不及待的,应该是司行霈啊,怎么如今他要拖延?

    顾轻舟想了想,问他:“你要给督军下拌子?”

    她唯一能想到的,就是司行霈在做个计划,给司督军出难题,让司督军接受他们的关系。

    计划需要时机,亦或者说有些步骤需要时机,所以司行霈再等。

    他一步步的完成。

    他已经把司慕搞定了。

    司慕自己能醒悟,司行霈很满意;假如他不能,司行霈就准备用点非常手段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就要搞定司督军。

    他想要给顾轻舟一个盛大的婚礼,而不是一个乱糟糟的婚礼。

    婚礼在老太太的百日之后,司行霈还有两三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下拌子?”司行霈捏她的脸,“只不过是用点计谋,让他觉得你嫁给我也算不错的事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骇然:“你做不到的!”

    她在乎的人不多,大概只有颜家众人、霍拢静、老太太和司督军。

    老太太算是祝福了的。

    如今,大概只有司督军,是顾轻舟心头的那根刺了。

    司行霈很清楚知道,顾轻舟需要的,并非司督军真心实意的祝福,她只需要一个能宽慰自己的谎言。

    “顾轻舟,你敢小瞧我?”司行霈按住了她,轻轻咬了一口她的耳坠,“小东西,我何曾让你失望过?”

    顾轻舟笑起来,使劲往后躲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极好。

    回到新宅时,已经是凌晨了,那时候的司慕早已睡熟。

    翌日,顾轻舟醒过来时,发现司慕正在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“今天去营地。”司慕道。

    他这次去营地,只怕就彻彻底底打算把军营当家了。

    他从前是把营地当工作的地方,很多重要的东西放在家里。

    这次,他全部搬走了。

    他要建立属于他自己的军功和荣耀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