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7章 帮帮我吧

    顾轻舟听了贺六小姐的话,沉默良久。

    越是小的家庭,越是幸福和睦;一旦牵扯了利益,就会有诸多的纷争。

    贺家的争斗里,薛莹是入侵者。

    她打败了贺太太,顺利站稳了脚跟;而贺太太战败了,失去了她的领地和人心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虽然贺太太也做过恶事,比如丢下婆婆和薛莹,可顾轻舟仍同情她——这原本就是她的家啊。

    当自己的家园被人入侵,应战是本能,贺太太一直在保护自己的利益,以及她的孩子们。

    最后闹成了这样,只能说贺太太技不如人,不能说贺太太的立场有错。

    唯一有错的,是入侵者薛莹。

    哪怕她如今是胜利者,享受贺家给她的安逸,孩子们的敬重,她仍是个卑鄙的窃贼。

    她偷了她姐姐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我母亲她是无心的。”贺六完,有了几分胆怯。

    顾轻舟却道:“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她把自己的想法,告诉了贺六小姐。

    顾轻舟觉得,全是薛莹的错。贺太太自己的家庭,她有权力选择喜欢谁,不喜欢谁。

    薛莹的入住,让贺太太不舒服,那么贺家应该让薛莹离开,而不是让贺太太妥协。

    可贺太太的婆婆,却故意恶心儿媳妇。

    最后贺太太走到那一步,全是被逼迫的,她是最无辜的人。若是贺太太不作为,她才是烂泥扶不上墙。

    听完了顾轻舟的一番话,贺六小姐哭了。

    贺六小姐默默流眼泪,然后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她哭着对顾轻舟道:“少夫人,我母亲丢下祖母和姨母,是她的污点,每个人说起她,都说之前祖母对她的不喜,都说她应得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倒置了因果。是她们对我母亲太过分了,我母亲才反击。有好几次,我祖母都想害死我母亲的。

    说起这件事,别说父亲和祖母,就连我哥哥们,都觉得是母亲罪恶昭彰。可是少夫人你说得对,罪恶的源头,是我祖母和姨母。”

    她激动得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哽咽着说了半天,贺六小姐道:“出了那件事之后,我母亲破罐子破摔,越发和哥哥们、父亲疏远了,只有我在她跟前,她的委屈也只有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颔首:“六小姐你要永远记住,你母亲是失败者,而不是犯罪者。若她成功了,你的兄长和父亲,应该知道你祖母和姨母对你母亲是多么过分。”

    贺六小姐用力握住了顾轻舟的手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您能否帮帮我母亲?您如此有见识,只有您能给我母亲一点希望了。”贺六小姐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沉吟。

    “.......我知道您不方便插手家务事,可您能否教教我?”贺六小姐哀求,“我总要嫁出去的,将来没了我,谁照顾我母亲啊?”

    顾轻舟看了眼她。

    贺六小姐忐忑,哭过的眼睛似水晶般,望着顾轻舟,眼底全是渴求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求您替我母亲做主吧。”贺六小姐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依旧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再等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在这个消息还没有确定之前,顾轻舟不能答应任何事。

    看着贺六小姐哭得可怜,顾轻舟安抚她:“你想想啊,这件事发生都十几年了,一下子怎能反转?

    再说了,你母亲当年的确丢下了你的祖母、姨母和两个哥哥,这件事一个不慎重,没有反转成功,反而重提了你母亲的罪过,你让她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贺六小姐睁大了眼睛,错愕看着顾轻舟。

    很显然,她没想过失败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,拍了下她的肩膀:“凡事都不能操之过急。别哭了,打起精神来。我答应你,我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若是我有了好主意,我会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贺六小姐这才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们吃了午饭,下午时顾轻舟带着她做糕点,这是约她出来的借口。

    做好了,顾轻舟让贺六小姐带一些回去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晚霞似谲滟的纱幔,覆盖着远处的屋脊和树梢,到处红艳璀璨。
第577章帮帮我吧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贺六小姐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送她到了大门口。

    临行前,顾轻舟说起了贺四:“你四哥会来接你吗?”

    “他哪有空啊。”贺六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感情很好吗?”顾轻舟又问。

    贺六撇撇嘴:“四哥是父亲最器重的儿子,他从小就聪明,我们比不上他的,他哪里会跟我亲近呢?”

    顾轻舟了然。

    送走了贺六,顾轻舟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她的思路,重新回到了齐师父身上。

    齐老四是他的自称,而他也的确姓齐。根据顾轻舟查到的,齐师父虽然武艺高强,却不是什么杀手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什么武馆的少东家,他是齐氏当铺的少东家。

    他是薛莹的丈夫。

    薛莹手上的风血玉镯,是一整块凤血玉中雕刻出来的一对儿,她那只属阴。

    齐老四也有一只。

    顾轻舟见过两次,印象很深刻。

    齐老四一直说,他是杀人逃亡的,后来顾轻舟查到,齐家是被歹徒洗劫了;可贺六,齐家是通匪,被官府给杀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发生在北方,而且时间久远,想要查证哪个是真的,就有点难度了。

    “若齐家是被歹徒洗劫了,齐师父那么好的本事,他应该会去报仇,而不是躲起来。最合理的理由,就是齐家真的通匪。”顾轻舟揣测。

    可转念她又想,“现实往往多曲折,且荒诞无稽。越是合理,越是说明经过了编造。”

    具体是什么,顾轻舟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的情报应该很准的。

    一边是情报,一边是合理,到底哪个才是真的?

    这件事,需得弄清楚。

    不弄清楚了,顾轻舟就不会知道薛莹的动机。

    同时,顾轻舟也想知道齐老四的下落。

    他放下齐二宝自己走了,肯定有个缘故。

    他把齐二宝安顿好,甚至将他送给了顾轻舟,说明他是自愿走的。他到底去了哪里,如今流落何方,顾轻舟也想知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,到了顾轻舟手里,顾轻舟就想把它梳理整齐,不能任由它稀里糊涂的。

    她沉思着,这天晚上,副官就给顾轻舟递信了。

    齐老四的行踪,已经查到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更衣下楼,问副官:“他到了哪里?”

    一边问,一边伸手去接副官递过来的纸。</div&gt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