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6章 齐老四的身份

    顾轻舟邀请了贺家六小姐,贺四少居然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对此人极为厌恶。

    明知顾轻舟已婚,他却做出了这般姿态,毫无道德可言。

    “留意此人。”顾轻舟对副官们道。

    副官道是。

    贺晨景被拒之后,没有纠缠,大大方方说了句打扰,就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贺六小姐反而挺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见到了顾轻舟,她第一句话就是说:“少夫人,我四哥失礼了,都是我太没用.......”

    “六小姐,你这裙子绣活好精致,是哪里做的?”顾轻舟故意不接她的话,只是目露惊艳看着贺六的衣裳。

    贺六微愣,忙道:“听来挺不好意思的,这是我乳娘自己做的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闻言,眼神一敛。

    贺六小姐没发现,她一股脑儿告诉顾轻舟,她从小是乳娘照顾长大的,现在乳娘还在府上等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“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她感触很深。

    等贺六小姐坐下,她甚至摸了下她裙摆的梅花,表情略有深沉。

    贺六小姐只当她爱极了这绣活,跟她保证道:“少夫人,我拿了您的尺寸,回头叫我乳娘也给您做条裙子吧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道:“那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话题到了这里,差不多就契合了,顾轻舟也很顺利的,邀请贺六小姐喝茶逛花园子,然后说起了她的姨母薛莹。

    “.......你姨母之前的丈夫,是如何去世的?”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提到这个,贺六小姐还真知道。

    “她嫁给了一户开当铺的人家,没到半年就犯事了。那户人家姓齐,表面上开当铺,实际上却通匪,他们专门替土匪销赃。

    那妖精大义灭亲,联合官府剿灭了齐家,齐家通家被诛,她自己留了性命,投奔了我们家。”贺六小姐道。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又感觉自己把姨母叫妖精不恰当,略有点尴尬,补救道,“我实在不喜欢她........”

    顾轻舟却略带沉思。

    齐家是开当铺的,突然查出跟土匪勾结,家道毁灭;而薛莹举报了夫家,反而没受到什么责难,贺家接纳了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很用力,才没有让自己露出阴沉来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斟酌贺六的心思,顺着她,若无其事对贺六小姐道:“你姨母这样,说得好听叫大义灭亲,说得难听叫祸家.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贺六小姐大喜,顾轻舟的话正中了她的心思,她迫不及待打断,将顾轻舟引为知己。

    贺六出薛莹“大义”的话来。

    不管旁人怎么说,贺六就是觉得薛莹没安好心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她冠冕堂皇的话。”贺六道,“少夫人,还是你理解我!”

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。

    贺六继续道:“我母亲说,当初我姨母是跟另一个齐家定亲的,对方是开武馆的,跟那个开当铺的齐家还算同族。

    可是,她嫌弃人家粗野,死活不肯,又用了点手段,让舅舅同意她嫁到当铺齐家去。不用说了,当铺齐家给的聘礼更高。

    这种女人啊,逢高踩低,若她有什么大义,我死也不信。当铺齐家到底怎么回事,还两说呢。

    看这个结果,也许她当初嫁过去就是别有用心,图谋人家的财产也说不定。要不然,人家几十年的生意没出事,独独她过年就通匪了?”

    顾轻舟漆黑的眼睛微转。

    她看着贺六,故作惊讶道:“六小姐,你好有见识!”

    贺六喜得飘飘然。

    她每次说姨母不好,旁人都要反驳她,或者责令她不许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这次,顾轻舟不仅相信了她自己揣度的话,还夸赞她有见地,贺六小姐顿时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事,都是薛莹进入贺家之前的,顾轻舟也派人去查过。

    她都知道。

    而她感兴趣的,是薛莹进入贺
第576章齐老四的身份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家之后的事了。

    贺六小姐信任顾轻舟,也愿意跟顾轻舟谈,话题就越来越深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.你姨母俨然是盖过了你母亲在家的地位。”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提到这个,贺六小姐顿时一脸怒容。

    她又心酸又生气。

    “您也看出来了!”贺六小姐的心酸和生气,都化为了一股子无助,她的声音都软了,“我们家的确是这样的,除了我,没人向着母亲。”

    此事,顾轻舟也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具体是怎么回事呢?”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一两句话也讲不清的。”贺六小姐叹气,似乎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请了她回到客厅坐下,然后佣人端了茶。

    一边喝茶,顾轻舟让贺六起。

    “我母亲嫁到贺家的时候,跟我祖母缘分不深,两个人磕磕碰碰的。只不过,她们都碍于面子,不好撕破脸的。

    姨母来了之后,祖母很喜欢她,还说要把姨母养做养女,赏了她好些衣裳首饰,对姨母格外的器重和喜欢。

    家里的老佣人说,我母亲从那个时候开始,心中就不痛快,而后跟我祖母的关系更加恶化。

    婆媳俩每次都是争锋相对,我父亲在中间也是左右为难,逐渐对我母亲也心生了怨气,更加偏向祖母和姨母。

    后来,岳城打仗,父亲带着我们全家去逃难的时候,母亲安排人把姨母和祖母的马车给丢了,马夫自己骑马跑了,丢下了车。

    这件事原本没什么的,当时整个岳城都乱成一团,丢了两个人只当是没注意的。可万万没想到,我两个哥哥也在那马车上.......”

    顾轻舟听到这里,浑身发寒。

    薛莹真是一步步把她姐姐逼入绝境。

    她利用了贺家的婆媳矛盾,利用了孩子对姨母的不设防,利用了贺太太的嫉妒和好胜心,逼迫贺太太出手。

    当然,贺太太最后那一招,也着实狠辣。

    薛莹这是借刀杀人,她自己不沾染半点血腥,还能让对方作死。

    贺太太也有错,错在没没手段了,估计是个温良之人。

    “.......我大哥那时候都十四岁了,四哥七岁,都算懂事了。”贺六说到这里,声音慢慢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孩子们看到了母亲的所作所为,他们在最害怕的时候被母亲丢下,这种感情,只怕再也粘合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姨母带着他们,背起老太太,四下里求助,脚底都磨穿了,才说服一户路过的人家,带着他们四个人坐了牛车,赶到了老家。”贺六小姐继续道。</div&gt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