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4章 结冰

    司行霈摸了摸顾轻舟的头发。

    顾轻舟在他身边时,睡得很安稳,没有半分的警惕。

    司行霈却是再也不敢了。

    上次放松了自己,司慕和司芳菲就死于非命,至今都还没有查到凶手。

    “......康家的七少爷,他又回来了吗?”顾轻舟懵懂了一瞬,问司行霈。

    司行霈颔首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事,他原本就无大碍。”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康昱是气血逆行,并非什么器官受损。去趟医院休息,自然更好了,但是他折回来,也不会让他更严重。

    “他们......聊了一会儿?”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司行霈道:“聊了半个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微微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康昱和叶妩的问题,大概是当局者迷,顾轻舟和司行霈都能看得出他们俩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
    “......阿妩不知道是怎么想的。”顾轻舟叹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不想顾轻舟提及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他道:“下去骑马?”

    顾轻舟道好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,可双腿略微发软,甚至酸痛。

    她白了司行霈一眼。

    司行霈就搂紧了她的腰,亲吻了她的耳垂,呼吸的炙热喷薄给她:“你还是不太适应我,我们在一起的次数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三句都离不开这话,真是太混账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她赌气般,稳稳站定,不肯再让司行霈占了便宜去。

    下楼的时候,顾轻舟脚步稳健。

    副官牵了一匹温顺的棕色高马给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抚摸着这匹马,对司行霈道:“这匹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马都不错,比岳城的要好。可能是品种的问题,也可能是环境造成的。”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说罢,他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顾轻舟也上了自己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一开始,顾轻舟还是慢慢的,后来越发喜欢风过耳畔的感觉,她的速度越来越快,长发也零散开来。

    她满头的青丝迎风舒展。

    司行霈落后她几步,不由看呆了。

    那马上的女子,身形娇好,风姿绰约,俨然有了倾国姿态。

    “真像个妖精。”司行霈想。

    他快马加鞭,赶上了顾轻舟。

    跑了几圈,顾轻舟看到了另一个跑道上的叶妩,没有靠近她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玩到了下午,才回去。

    中午饭叶妩也没吃。

    她和康昱一直在一起。

    坐在汽车上,顾轻舟和司行霈说着话儿,叶妩很沉默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握住了她的手,问她:“阿妩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叶妩回神,笑道:“没事......”

    她当然没事,就是心情不太好而已。

    她亲吻了康昱。

    虽然是急救,可她想起来,总有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后来,康昱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跟叶妩道谢。

    道谢完了之后,他问叶妩:“你亲过其他人吗?”

    叶妩一下子梗住。

    康昱又问她:“多谢你救了我。那你亲我的事,你希望我怎么做?忘记它,还是永远感激它?”

    叶妩很少动怒,那个瞬间她真的恼火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康昱这是嫌弃她了。

    说不清是什么情绪,叶妩很想落泪,可她不会那么放纵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她说:“忘记或者感激,那都是你的事,我做不了主。你若是觉得我救了你,你就永远别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保密?”

    “对,你可以保密。你心中是什么感觉,我不太在意。”叶妩道。

    康昱的神色微变。

    他对叶妩道:“你终于说了实话。其实,不单单是这件事,很多事你都不太在意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叶妩道。

    康昱就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他也不走。

    叶妩累了,坐在那边的栏杆旁的椅子上,康昱就坐在她身边。
第784章 结冰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他始终不说话。

    叶妩也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她一开始是想到了和康昱从前的友情,那时候他们挺要好的。

    后来,康昱先变了。

    他变得刻薄刁钻,对叶妩也是冷嘲热讽,让叶妩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。

    她问过康暖,甚至问过康昱,并没有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叶妩想过,索性老死不相往来好了,可她跟康暖是好朋友,康家又是太原府的显赫望族,根本没办法避开康昱。

    对叶妩而言,也只是无法接受自己童年的挚友变得面目可憎。

    她想,她还是要当断则断。

    康昱已然挑战了她的极限,她再也无法忍受了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,不想再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这是叶妩的心声。

    然而,这话却是从康昱口中说出来的。当康昱说出来时,叶妩微讶。

    她不是吃惊他的表述,而是吃惊他和自己想法完全一致。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的。”叶妩道。

    “我很讨厌你。”康昱继续道。他望着远远的天空,声音很轻柔。

    叶妩微微咬了咬唇瓣。

    明明都知道的,可听康昱说出来,她真的很难堪。

    她尴尬得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她第一次真正与人撕破脸,连最基本的礼貌也不要了,直接说“讨厌她”这种话。

    “叶妩,你没有心。”康昱道。

    叶妩没接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做你的朋友。”康昱又道,“我宁愿......宁愿什么也不要,也不想委曲求全。”

    叶妩依旧低着头。

    这件事,她心中是有准备的,不至于多么震惊,当然也不至于哭出来。

    那是康昱,她好朋友的哥哥,还不至于因为他绝情的话而伤心。

    叶妩最大的感觉是难堪,好似被人扇了一个又一个的耳光。

    大声争辩不是她的作风,她沉默听着,却牢牢记住。

    然后,康昱就站起来走了。

    他是狂奔着离开的。

    叶妩一个人坐了很久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母亲,想起了很多往事。

    这种难堪,慢慢化作悲伤,萦绕着她,让她提不起精神。

    顾轻舟问她怎么了,她也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一句“没事”,是最苍白的敷衍。

    顾轻舟轻轻搂住了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叶妩就靠着她,略微阖眼,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回事?”顾轻舟用气声跟司行霈说话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,叶妩和康昱的关系会破冰。任谁都看得出,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不成想,叶妩好似非常难过,关系更加陷入僵局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?”司行霈不上心,“小丫头的琐碎事,管它作甚?”

    顾轻舟就轻轻摸了下叶妩的头发。

    叶妩这样依靠着顾轻舟,有点像何微,让顾轻舟感受到了做姐姐的责任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