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8章 女主人

    顾轻舟从平野夫人的院子出来,就去了趟叶督军府。

    她是去见叶妩的。

    结果,她一进院子,就看到了叶督军。

    叶督军稳坐如山,眉目冷峻,铁灰色的军服让他看上去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顾轻舟脚步微顿。

    “请进来,阿蔷小姐。”叶督军主动开口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略微颔首,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。

    叶督军道:“不用看,阿妩去了她二姐的院子,我特意等阿蔷小姐。”

    这是有话单独和她说。

    司行霈找到了刺客,把这个人情卖给了康家。

    康家老太爷后来请了叶督军和平野四郎,又将刺客给了叶督军,请叶督军审理。

    刺客很快就招了,他们的目标是顾轻舟,一旦叶督军出手救顾轻舟,他们就撤退,并不是要顾轻舟的命。

    “请坐。”叶督军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坐到了叶督军对面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她将手搁在花梨木的茶几上,纤细的手指摩挲着桌面温润的质感。

    她稳坐如泰山,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叶督军问她:“阿蔷小姐,你下棋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叶督军顿了下。

    沉吟一瞬,叶督军直接开口了,问她:“今天的刺客,到底是谁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是刚刚听夫人说了。”

    她在装傻。

    叶督军深深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子比叶妩只大三四岁,可她阴险狡诈,不输平野夫人。

    在叶督军冒犯她的时候,她敢动脚,几乎踩伤他;在阿蘅设局的时候,她也能沉稳化解。

    她的过去是非常辉煌的,这点让叶督军始终不愿意全盘否定她这个人。

    能在江南闯出那样的名堂,这点绝大多数的女人比不了。

    可她的感情实在一团糟。

    “阿蔷小姐......”叶督军见顾轻舟从头到尾不露声色,于是他站起身。

    他走近两步,声音也微低,居高临下看着她:“阿蔷小姐,你可愿意做叶督军府的女主人?”

    顾轻舟猛然抬头。

    她昂起脸,才能看清楚叶督军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没有半分的戏谑,眼底也没有暗恋,只是努力压抑着他的反感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顾轻舟,亦或者说他完全不认同顾轻舟。

    但是,他想要娶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只觉得荒唐。

    荒唐的婚姻,她已经经历过一次了。她和司慕,假如是退亲,绝不会成为她这么大的污点。

    顾轻舟不想让司行霈更难堪,也不想让自己背上的非议更多。

    “叶督军,您乃是一方英雄,只怕我配不上。我没有这样的资格,也不敢肖想。”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说罢,她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叶督军却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抬起眼帘,意味深长打量顾轻舟。他似乎很难从她身上,找到自己想要的感觉。

    明明是相似的脸,可平野夫人、顾轻舟和阿蘅,却是不同的三个性格。

    “坐下吧。”叶督军道。

    他一直看着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在他的注视之下,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叶督军道:“你稍等一会儿,阿妩就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道是。

    叶督军自己站起身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通过这件事,向顾轻舟传递了一个信号:他很讨厌顾轻舟,可和阿蘅相比,他宁愿娶自己不喜欢的顾轻舟,可见这件事让他多痛恨阿蘅。

    叶督军和阿蘅的联姻。

    乳娘曾经说过:政治就是妥协。

    叶督军和阿蘅假如联姻,他们就是政治的婚姻。叶督军所谓的尊严、喜好,到时候全部都要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而阿蘅,迟早也要明白,什么是妥协。

    顾轻舟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

    她刚喝了两口,叶妩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叶妩问顾轻舟:“我父亲跟你说了什么?今天的事,他没怪罪你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问我可愿意做督军府的女主人。”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叶妩震惊。
第778章 女主人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“真......真的?”叶妩反问顾轻舟,“我父亲他.......真的是这么说的?”

    顾轻舟颔首。

    叶妩无法控制表情,她满脸的震惊也收不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他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顾轻舟道,“他不是喜欢我,而是让我给他传递一个信号。”

    叶妩的脸色稍微好转。

    她知道顾轻舟和司行霈的关系,假如叶督军参与其中,叶妩觉得她父亲会很狼狈。

    这样不好。

    她不想老师欺骗她父亲的感情。

    老师曾经做过什么,叶妩不想评价,只要她不伤害叶督军就好。

    “阿妩,我想从你这里出去一趟,你帮我遮掩。”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遮掩,不仅仅是避开平野四郎府邸那边的耳目,也要避开叶督军的。

    叶妩问:“老师,你是要去见司师座?”

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叶妩道:“那好吧,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她去后院的书房。

    后院的书房,都是她母亲的藏书,如今全部束之高阁。

    从后院的书房的后窗跳出去,就有个小小角门。

    那个角门的钥匙,只有叶妩自己有。

    如今的叶督军府,内院等于是叶妩当家做主,所有的钥匙都在她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有两个小时的时间。”叶妩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颔首。

    出了门,的确四周无人跟踪,顾轻舟就到了西街的一处茶楼。

    茶楼的雅间里,她也顺利见到了司行霈的眼线。

    顾轻舟把消息传递给司行霈。

    “第一,平野夫人和阿蘅、蔡长亭都有了裂痕;第二,叶督军和平野夫人的联姻暂时搁置。”

    这都是顾轻舟需要的。

    阿蘅作死,不仅仅失去了平野夫人的偏袒,同时也让叶督军不快。

    失去了叶督军的联姻,平野夫人的计划会再次搁置。

    这也是顾轻舟需要的。

    她不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“太太,您知道要当心。”情报人员说。

    顾轻舟颔首。

    她重新回到了叶家的后院。

    今天很顺利,路上没有人,顾轻舟和叶妩挑选了几本书,回到了叶妩的房间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多,顾轻舟回到了平野四郎的府邸。

    她想,今天的事,算是有了个阶段性的胜利吧?

    顾轻舟进入了甜甜的梦乡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没什么事。

    只不过,翌日清晨,蔡长亭就来了。

    他来的时候,顾轻舟刚刚起床,一脸懵懂。

    “早。”蔡长亭含笑对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一大早起,看到如此谲滟漂亮的脸,顾轻舟丝毫没有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就清醒了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