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4章 探视

    顾轻舟跟平野夫人出门做客。

    她们今天要去金家。

    路上,平野夫人告诉顾轻舟,太原府有钱有势的人家,金家绝对排的上名号:“山西最有势力的,除了督军府,就是金家了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笑笑:“金家卖军火的,能没势力吗?”

    “你在司家多年,肯定接触过的。”平野夫人笑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没有继续说,却也没否认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知晓她的程府,也不再追问。

    很失望的是,她们母女这次登门,并没有碰到金太太,也没有从南京来的客人。

    金家的少奶奶告诉她们:“实在不巧,我婆婆早起去了天津,下次再约您二位吧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得罪,脸上却是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登门,自然是约好了的。

    金太太放了她们母女的鸽子。

    因为平野四郎是日本人,太原府的世家望族多半不愿意结下国际纠纷,对平野夫人都挺热情的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来到太原府好几个月了,一直给金太太递名帖想要拜访,结果拖延到了今天不说,还吃了闭门羹。

    顾轻舟突然就更想见见这位金太太。

    金家是金太太当家,她的丈夫、小叔子和儿子、侄儿们都辅佐她。这样的女人,只怕在平野夫人之上,顾轻舟的确很想会一会。

    “无妨,正事要紧。”平野夫人对金家这种无力的态度,也表现出了她的修养。

    她的笑容温婉,不掺杂任何异色。

    顾轻舟又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就笑了起来:“阿蔷,你很喜欢观察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很仰慕您的风采。”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这样的恭维,不会让平野夫人感动的,她一如既往的神色不动,轻轻软软的笑了笑:“那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平野夫人的确是半点不动怒。

    她和顾轻舟闲聊,提到金太太,对她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话题不知怎么说到了女人的事业上。

    “额娘希望,你和阿蘅都能有番作为。额娘真应该早点把你接过来的,这样你就可以少吃些苦头。”平野夫人继续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想到了自己的师父和乳娘。

    想到他们,顾轻舟心中仍是一阵剧痛。

    师父和乳娘抚养她的目的是什么,她不知道,可他们是真心疼爱她的。

    也是除了司行霈之外,唯一对她真心、什么都可以为她付出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乳娘她......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?”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叹了口气:“她是我的亲信。她从小在叶赫那拉家长大,后来跟随着我,在我身边做女官。再后来,她跟我出来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爱学,而且学得很快。哪怕是言语,她都格外有天赋。她聪明极了,什么事到了她跟前,都不会犯愁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听得入迷。

    她很想知道,乳娘年轻时多厉害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却话锋一转,叹了口气道:“阿蔷,我看到你,时常能看到她的影子。到底是她养大了你,可惜她没那个福运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顾轻舟的情绪涌动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第一次看到她真正流露感情,心中也是微动,道:“是的,阿蔷,你的性格很像她。养恩重于生恩,我们都应该感谢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顾轻舟仍在打量她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很喜欢她这种探视,一看就很聪明。

    今天这席话,打开了平野夫人的思路,她突然知道该怎么和顾轻舟相处了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一直觉得顾轻舟难以琢磨,因为她实在太过于乖巧,什么都藏得很深,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她才想起,原来顾轻舟和她曾经的贴身婢女性格那么相似。她了解那婢女,也就是顾轻舟的乳娘。

    反推过来,她应该很了解顾轻舟的。

    “我很感谢她的。”顾轻舟道。
第734章 探视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这次的拜访失败,顾轻舟继续回到了平野四郎的官邸宅着。

    平野四郎性格沉闷,对两位继女不够亲近,有种严父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没有要自己的孩子,因为他结过两次婚,有过三位孩子,全部因病而夭折,这让他承受了极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为此,他对孩子很抵触,哪怕是继女们,他也不愿意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这倒是很好,至少比油腔滑调或者心怀不轨的继父要好一点。

    顾轻舟回房补了个觉。

    她又梦到了司行霈。

    最近很奇怪,她时常会梦到他,就像刚刚离开他的那段时间一样。

    这次的梦比较温和。

    醒过来就到了下午三点。顾轻舟错过了午膳,吃了点下午茶,让佣人送她出门。

    她去了叶家三小姐叶妩念书的学堂。

    叶妩念的也是太原府唯一的女子中学,由美国人开办的,学监都是说英文,对女孩子的功课不那么注重,反而很注重才艺培养。

    顾轻舟立在门口。

    叶妩放学之后,一眼就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她愉快朝顾轻舟走了过来:“老师,您怎么亲自来接我放学了?”

    “我在家也没事嘛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旁边也有接孩子放学的佣人或者家长,三五一丛,就有人喊叶妩。

    一群孩子朝叶妩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阿妩,这个周末是我哥哥的生日,我们去玩吧,别补课了。”一位双颊红润的少女,十分娇憨可爱,对叶妩道。

    叶妩笑道:“多少人会去?”

    女孩子板了手指算,说:“我邀请了七个人,还有我的亲戚家表姊妹啊、堂姊妹,还有我哥哥的同学,反正很多人啦。”

    叶妩道:“那好啊,我会准时去的。”

    女同学又邀请顾轻舟:“阿妩,让你的老师也去啊。”

    叶妩就征求顾轻舟的意见。

    顾轻舟很想和这些孩子们接触,因为有些八卦也可以从她们口中知道,而她们更加口无遮拦。

    想要知道一个圈子的核心八卦,就需得慢慢过渡融入。

    这个邀请,对顾轻舟来说是个开端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会去的。”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顾轻舟的余光瞥见一个人,好似很熟悉,而且对方在看她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这人正好奇,似乎也在打量顾轻舟。

    两个人目光一撞,彼此都微愣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