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0章 婚姻从今晚开始

    舞会的后半段,顾轻舟和颜三少一直坐着聊天。

    旁人只当他们兄妹感情深厚。

    司行霈则与各位将领和宾客周旋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十二点,舞会终于结束了,顾轻舟和司行霈也乘坐汽车回到了他们的新房。

    新房已经布置妥当了。

    朱嫂为他们准备了大红色的被褥和帐幔,贴了红红的喜字,梳妆台上放了龙凤蜡烛。

    顾轻舟倏然很紧张。

    “发什么呆?”司行霈一下子将她抱起来。

    顾轻舟凌空惊呼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们从哪里开始?”顾轻舟抱紧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今天是新婚之夜,总不能跟平常一样吧?

    “司太太,你享受就行了。”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
    他把顾轻舟放倒了床上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身子,落入软软的被褥中,她自己一下子就拔了头发的簪子,让青丝铺陈在身后。

    她又爬起来:“我得洗个澡!”

    司行霈脱了外衣,将她按住:“回头再洗。”

    他们从前那么亲昵时,都是事后再洗澡的。

    “不不,今天不一样。”顾轻舟固执起身,“我不能留下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洗!”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推他:“你也要洗澡。你去楼下洗,等你洗好了,我也就洗好了。”

    司行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勾起她的下巴,轻轻吻了下:“妖精!”

    他乖乖下楼。

    顾轻舟进了浴室,很快速的把自己全身给洗干净了。

    她裹着厚厚的浴袍,头上围着浴巾,出了洗澡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有暖暖的花香。

    顾轻舟这时候才注意到,朱嫂和阿潇在房间的角落里,摆满了玫瑰。

    顾轻舟坐在沙发上,开始擦拭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司行霈进来的时候,她转身就看到他只是裹着浴巾,露出精壮的胸膛,头发犹带水珠。

    顾轻舟又站起来,心里发紧。

    司行霈过来抱她。

    当真的滚入软软的枕席间时,顾轻舟的紧张感慢慢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抱着司行霈的脖子。

    司行霈一开始很轻柔的,动作小心翼翼的,似待至宝般。

    后来,他越发急切,顾轻舟的声音更急。

    “司行霈......”她的双手,在她被抛上云端的那个瞬间,指甲深深陷入了司行霈的后背里。

    她的神色,应该是狰狞的。

    她浑身薄汗,双颊酡红,人就彻底酥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缠着司行霈腰的腿,也无力滑落。

    “很累,是不是?”司行霈亲吻着她的唇,并未退出她,“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混账话!”顾轻舟想要推开他。

    他却贴得更紧。

    他始终没有放松过,一直紧紧占有着她。

    “轻舟,你累不累?”司行霈问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“我......我还好......”

    就是这句话犯了错。

    司行霈将她翻过来,亲吻着她的耳垂:“既然不累,你也出点力气吧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顿时就慌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过了多久,后来双腿和双手实在无力,她的声音几乎嘶哑。

    她只感觉自己在惊涛骇浪里走了一遭。

    等司行霈结束,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。

    他把顾轻舟抱到暖暖的浴缸里,仔细为她擦拭身体。

    她嫩白的肌肤上,留下来清晰的痕迹,而她手脚都累软了。

    “你撒谎。”顾轻舟有气无力对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撒谎?”司行霈不解。

    顾轻舟想起从前,他没有进入了过她,逼迫她用手和嘴。那时候他说,如果允许他进入,她就会轻松很多。

    今天才知道,并没有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很轻松。

    她这次累的不仅仅是身体,还有那极度感觉之后的虚脱,让她彻底累垮了。
第700章 婚姻从今晚开始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“你骗我......”顾轻舟无力指了指他,“我好疼。”

    司行霈亲吻着她的面颊:“那我下次再轻点。轻舟,我准备了药膏,涂上就不疼了......”

    顾轻舟要自己涂。

    这次,司行霈没有和她争。
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三点多,顾轻舟挨上枕头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她再次醒过来时,听到了外头磅礴的雨声。

    春雷滚滚,暴雨洗刷着平城。

    她想要下床,结果发现自己枕着司行霈的胳膊,而他环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她一动,就惊动了他。

    他睁开了眼,眼神精锐,毫无懵懂之态。

    顾轻舟知道他警惕,就问:“吵到你了?”

    “无妨,我也要起了。”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他还要安排人送走司督军全家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外头。

    风雨大作,雷声阵阵,司行霈蹙眉:“这个天气,飞机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颔首:“稳妥起见,还是别用飞机了。”

    司行霈让副官去吩咐。

    副官冒雨开车,去了饭店,将此事告诉司督军。

    这样的暴雨天气,开车回去都危险,更别说飞机,还不如等雨停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也要下楼。

    走在楼梯口,正好遇到了司行霈。

    司行霈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能走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笑不出来了,因为司行霈并没有下楼,而是折身将她抱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“唉?”顾轻舟努力挣扎了下,“不去吃饭啦?”

    “吃呢。”司行霈将她放在床上,唇在她的颈项和锁骨间流连。

    顾轻舟深感不妙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.......”她委屈道,“我想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司行霈声音更低,暧昧的味道十分浓郁。

    顾轻舟还想要说什么时,他早已将她的衣裳解开,露出了肌肤。

    “大清早的.......”顾轻舟捏住他的胳膊,“司行霈,你......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彻底被淹没,司行霈用力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顾轻舟听着耳边的雨声,似海浪一层层的拍打船舷。她的身躯随着司行霈而起伏,那种剧烈根本无法停息。

    昨晚的药膏,让昨晚产生的疼痛感消失了。

    司行霈的动作更加娴熟而激烈。

    顾轻舟听到了闷雷滚滚,有什么在她耳边低哮。

    她逐渐被抛上了云端,那种极致的晕眩,让她背叛了自己的本意,她的声音情不自禁急切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轻舟,你真是个妖精......”司行霈的气息也不稳了,动作就越发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从未吃过这样美味的早餐。

    他不知餍足,一遍遍的贪婪汲取。耳边的雨声也更加急促,风吹得树梢呜呜作响。

    和外面的凄风苦雨不同,室内的春景格外旖旎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