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7章 婆媳见面

    司夫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身不由己往前走了几步,想要把颜小姐看得更清楚些,她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结果,她视线里的女人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这是一张司夫人做梦也忘不了的脸——丑陋的、卑贱的脸。

    司琼枝也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......”司琼枝失语,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她用力指了顾轻舟,转动略微僵硬的脖子去看司夫人,“姆妈......”

    “夫人,琼枝,你们好。”顾轻舟开口了。

    她打破了僵局。

    司夫人瞬间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司琼枝的唇角抽动,明明可以说更多的话,她却一句也说不出来,只是下意识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屋子里重新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司琼枝满心的话,全部在胸腔里激荡,让她想要咆哮。

    她情绪酝酿到了火候,终于能开口了,指着顾轻舟的面门:“你是鬼魂吗,你为什么缠着我们家?”

    顾轻舟不说话。

    司琼枝越来越激动:“阿爸还不知道,他不会同意的,他会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的男人死光了吗,你要我二哥怎么做人?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欺骗我大哥的?我大哥那样的人才,不会要你这种烂货色!”

    “你用了什么巫术?”

    “来人,来人啊,把她给我赶出去!”司琼枝言语不停,脸色已经涨得通红,到了后来已经是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司夫人则是眼前阵阵发黑。

    司琼枝想要厮打顾轻舟时,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副官,架住了她。

    司夫人也站立不稳,是副官扶住了她,将她搀扶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顾轻舟始终站立,神态温和,没有露出端倪。

    司夫人一口气缓过来,想到司慕的处境,想到她已经踩在脚底的顾轻舟,竟然飞上了枝头,司夫人拿起手边的茶盏,狠狠砸向了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往旁边一躲,茶盏砸在了墙上,瓷声清脆,顿时满地的碎瓷,茶水沿着木地板慢慢的流淌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贱人!”司夫人气狠了,反而没什么力气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顾轻舟反问。

    她认真看着司夫人,眼珠子很黑,似乎能倒映司夫人苍白的面孔。

    她既没有嘲讽,也没有生气,就如此安静看着司夫人。然而,她这种情绪原本就奇怪,再加上她睁大了眼睛,莫名就感觉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司夫人又怒又憷:“你居然还敢再结婚,你要不要脸?”

    “这话奇怪了,我跟司慕离婚了之后,难道要一辈子守寡吗?”顾轻舟道,“我再结婚,怎么就是不要脸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嫁给谁?”司夫人怒极,“你诚心作贱我们司家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夫人,您是司家的媳妇,过了今晚我也是。既然是一家人,我为何要作贱我自己的家庭?”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之前嫁过慕儿,你让旁人怎么看他,怎么说他?”司夫人厉喝。

    “所以,‘顾轻舟’去了英国留学,‘颜小姐’嫁给了司行霈。我为了司慕,从此变成一个没有名字、没有面目、没有过往的人,难道还不够吗?”顾轻舟认真道。

    她看着司夫人,黑黢黢的眼珠子里,似有旋涡,能把什么都吸引进去。

    司夫人心底生怯,一下子梗住。

    好半晌,司夫人才怒道:“我不同意!只要我不死,你就别想再进司家的门!”

    顾轻舟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眉梢微挑,似乎在提醒什么。

    司夫人半晌明白过来,道:“你手里根本没有信件!”

    如果有,顾轻舟早已交给了司行霈。

    她如今要嫁给司行霈,那么.......

    司夫人不敢想,她甚至都不知道顾轻舟是何时勾搭上司行霈的。

    她跟司行霈,像两个世界的人,故而所有人都疏忽了。

    别说司夫人,司督军之前也不是
第697章 婆媳见面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吗?

    没人相信,那么倨傲的司行霈,会栽在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片子手里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赌一赌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到底有没有信件,你赌一把不就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司夫人再次语塞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您今晚闹起来,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司慕的前妻,到时候没脸的到底是我,还是司慕?”顾轻舟又道。

    司夫人脸色刷得白了,眼珠子急转。

    这件事闹开,顾轻舟有什么损失?

    她是成功者,她面对的只有嫉妒;而司慕要面对的,就是嘲讽、可怜甚至诋毁、抹黑。

    被兄长抢了妻子,司慕就是那个卑微的失败者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司慕在军中的威望,更是降到了底点。

    司夫人不能闹,不能说,要装作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顾轻舟,你果然好算计!”司夫人咬牙,“我不会答应,你最好立马给我离开!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站起来:“你不离开,我会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不能闹,也绝不能让顾轻舟嫁给司行霈。

    为什么司夫人今天才知道?

    假如她早知道,也不至于如此被动。

    现在再去闹,已经太迟了。

    “顾轻舟,督军不会放过你的。”司夫人站起来,想要拉住顾轻舟的头发,却被副官挡住了。

    她越过副官的肩膀,对顾轻舟疾言道,“你想想等会儿督军看到了你,会如何生气?到时候,他当初毙了你,你就是该死!”

    “夫人,这件事阿爸已经知道了,他同意。”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司夫人僵住。

    这次,她是彻彻底底的僵住,半晌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司督军知道?

    果然,那个老头子偏心司行霈,已经偏心到了这等地步!

    司夫人想哭又想笑。

    “顾轻舟,你会不得好死!”司夫人气得浑身发抖,怒指顾轻舟,“你这个蛇蝎妇人,所有人都被你耍得团团转!

    你总有马失前蹄的时候,我到时候就要看看你的下场!老天爷会收你的,你等着报应!”

    说罢,她拉起了司琼枝,母女俩疾步下楼。

    顾轻舟给副官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副官去照顾司夫人母女了,不会让她们走错路,会把她们送去饭店。

    顾轻舟坐到了梳妆镜前。

    她心中想起一个人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