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2章 无良的司行霈

    今日是阴天,层云万里,一点点压下来,天特别的低,风也异常的冷。

    顾轻舟穿着白色大风氅,带着淑女帽,依偎在司行霈身边,听到了那边的吵闹。

    司行霈也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俩的目光都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一个头发微乱的女人,正在拉着副官撒泼,言语十分犀利,竟是程渝。

    程渝是云南督军程稚鸿的爱女,当初被司行霈算计,嫁给了香港督察。

    司行霈逃到云南的时候,大家都觉得他会娶程渝,包括程稚鸿夫妻。最后,他没有娶程渝,也偷到了程稚鸿的飞机。

    想到程艋失踪,程稚鸿被刺杀,司行霈的脚步微顿。

    程渝的余光,也留意到了司行霈。

    她冲过来,扬手就要打司行霈。

    倏然,她纤瘦的皓腕被人抓住,让她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她一回眸,瞧见一位俏丽妩媚的佳丽,红唇微抿,紧紧捏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,放开我!”程渝大怒,转而用另一只手想打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又捏住了她。

    两只手被顾轻舟抓牢,程渝动弹不得,不停的挣扎。

    顾轻舟却不动,声音平缓:“程小姐,请你息怒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程小姐!拜这个王八蛋所赐,我嫁给了一个魔鬼。”程渝厉喝,“他毁了我!”

    司行霈道:“进去说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眼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松开了程渝。

    程渝一松开,立马想要扑上来再打顾轻舟时,顾轻舟掌握了先机,重重一下子将她推倒。

    程渝没防备,跌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。”顾轻舟弯腰看着她,“你再胡闹,受伤的可是自己。”

    程渝就发现,这个女人很敏锐。

    她知道占不了便宜,也没有打到司行霈,当即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副官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顾轻舟想去拉她,可靠近她的话,可能会被她扇耳光,略微犹豫。

    司行霈就上前,拉起了程渝的胳膊。程渝顺势拉住司行霈的手,右手扬起,结结实实打了司行霈一巴掌,这才停住了哭泣。

    顾轻舟变了脸。

    司行霈握住顾轻舟的手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然后对程渝道,“程大小姐,现在可能好好说话?”

    程渝似只愤怒的豹子,此刻才整了整头发,抬腿就往司行霈的官邸走去。

    等坐下之后,顾轻舟和司行霈才知道,程渝嫁的那个香港督察,一直是个利欲熏心的人。

    程稚鸿遇害了之后,程艋失踪,程家一夜之间垮了。

    程渝若回昆明,就是活靶子,她不敢回去,也得不到母亲和幼弟的消息。

    就在她伤心欲绝的时候,她丈夫居然用她去贿赂上司。

    他的上司也是英国人,一直很喜欢东方名媛,程渝就是他觊觎很久的。

    那上司五十多岁,程渝又惊恐又恶心,可惜被下了药。

    她惨遭不幸,第二天她丈夫居然把她关起来。

    听她丈夫的意思,以后大概不会以妻子善待她,而是要利用她的美色。

    她丈夫亲口说:“上次新年的舞会,在场八成的男士都夸你是东方尤物,他们都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在英国人的审美里,程渝是具有东方风情的美人。

    她父亲在世,她丈夫对这样美貌的妻子引以为傲。

    可她家倒了,她丈夫丝毫没有廉耻之心,似乎是想要将她蓄为家伎。

    程渝利用换岗的时间,对一位保镖施展美色,趁着他不备,将筷子插穿了他的喉咙,杀了那个保镖跑出来。

    她不能回云南了,也没有其他亲戚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她想了很多:当初若不是司行霈不要她,她也不会嫁到香港去。

    若不是司行霈偷了她家的飞机,她父亲也不会跟美国人关系恶化,也许不会遇刺。

    目前唯一能帮她的,大概也只有司行霈。

    所以她来了。

    她的遭遇,让顾轻舟震惊不已。
第692章 无良的司行霈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“帮我找到我哥哥,司行霈,否则我要你偿命!”程渝哭道,“如果你当初娶了我,我根本不会遭遇这样的不幸!”

    司行霈眼中寂静。

    他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程渝看着他无动于衷,似乎又想要打他。

    顾轻舟站起身:“程小姐,你已经很累了,先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程渝怒视顾轻舟。

    她看到顾轻舟站在司行霈身边,又看到顾轻舟一副精致妩媚的面容,顿时就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其中的嫉妒之意,根本藏不住。

    程渝当年苦恋司行霈,可是吃了不少的闭门羹。

    她情窦初开爱上司行霈,后来赌气嫁给香港督察。她虽然也满意那个人,可到底不及司行霈。

    过了满意之后,她始终没爱上她丈夫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你凭什么说话?”程渝还没等顾轻舟开口,继续咆哮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“我是他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程渝整个人僵住。

    她怔愣看着顾轻舟。

    “你撒谎,他没有结婚。”程渝厉喝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“程小姐,你先去吃点东西,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然后喊了副官,“送程小姐去客房。”

    说罢,顾轻舟拉了司行霈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俩先上楼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细看司行霈的脸,被程渝打了一巴掌,并没有现痕迹,稍微放松了些。

    同时,她又问司行霈:“你怀疑她的话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.”

    “与我何干?”司行霈反问。

    顾轻舟噎住。

    司行霈抱起了她,将她半坐在梳妆台上,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:“轻舟,你还是太过于善良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苦笑。

    她跟善良可不沾边啊。

    “......我从未给过她好脸。她喜欢我,求之不得赌气嫁给其他人,这里面没有我任何的责任。

    喜欢我,和嫁人,都是她自己的决定,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。我司行霈,也许对不起一些人,却独独不包括她程渝。”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抱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司行霈不是个好人,而且没什么良知,可顾轻舟此刻觉得他真好。

    他的无良,都让她如此贴心。

    司行霈则沉吟了下,道:“我在想一件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顾轻舟问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