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7章 司慕的放手

    顾轻舟的质问里,带着怀疑。Δ.『ksnhu『.La

    司慕听懂了。

    他道:“我这般不堪吗?”

    顾轻舟沉默。

    司慕也沉默。

    “.......顾轻舟,南北统一之前,我不会再谈论感情。”司慕突然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一愣。

    司慕让她坐下。

    两个人面对面坐定,司慕的表情很安静,静得有点落寞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去平城,跟他谈了很多事。”司慕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带着他去平城,兄弟俩并没有打架。

    司慕一直很憎恨司行霈,也忌惮他,兄弟俩从未想过和睦相处。

    这次去平城,司慕心中的情绪是愤愤不平的。

    司行霈和他闲聊,没有再刻意的刺激他,而是聊起了前景——对华夏这片土地的前景。

    如今的局势,每个人都希望改变。

    司行霈说:我想在三年内,实现南北统一。

    “统一了,再借口裁军和整顿,把诸方督军手里的兵权收回来,组成政府军队,充盈国防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的理想。

    司慕非常震惊。

    在他心中,司行霈是个暴虐的纨绔,爱财爱权爱美人,却独独不爱这个国家,不爱惜百姓。

    可和他聊天,知道了他的打算,再结合他做的那些事,司慕突然发现,他一直都爱这个国土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需要信仰,司行霈信仰家国统一,天下太平,感动了司慕。

    当前乱世,兄弟俩为了争夺爱情而头破血流,何尝不是一种无能?

    司慕已经够惨了,他不想自己在大的立场上也输给司行霈。

    他想要好好的努力。

    “......顾轻舟,我很喜欢你,可是你不喜欢我。我接受不了失败,哪怕是现在,我仍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可我司慕,不是一个只知道强人所难的小人。此前光景,我们都还没有一个安稳的家。

    我会一直爱慕你,钟情于你。若将来再无机会,便是造化弄人,我也任命了。南北不统一,我就不会对你们出手。”司慕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说不出的惊讶。

    她微微笑了。

    司慕并非一个死脑筋,他只是偶然糊涂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听到他这席话,他是决定放弃了。

    所谓暂时的退出,大概是安慰自己的吧。

    如此甚好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“司慕,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君子,是个绅士。哪怕你打了我一枪,我仍记得你生气的时候帮我付账。

    女人就是这样奇怪,生生死死的大事难记住,一点小恩小惠却铭记于心。我从没有想过你多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司慕苦笑了下。

    顾轻舟继续道:“我和你的婚姻,给你造成了很大的困扰,我知道的。若论对错,我们俩谁也不能理直气壮指责对方,我们都有错。

    你读过国外的书,了解新时代,你比我和司行霈更加时髦先进,你应该有更高的成就。你如今这样想,对你而言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司慕略微颔首。

    他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顾轻舟继续道:“司慕,我希望你能功成名就!”

    司慕抬眸看了看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司慕才会发现,他们三个人中,只有他没有半点业绩。

    提到他,只是军政府的少帅,而顾轻舟和司行霈,他们早已建立了自己的声望,这点司慕比不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希望。”司慕道,“总有一天.......”

    总有一天,他也有高成就,他和顾轻舟、司行霈站在一起时,是相同的高度。

    他爱顾轻舟,他就需要和顾轻舟一样的视线。若是他无法茁壮成长,他会始终像个卑微的哀求者。

    司慕有了这样的领悟,他才决定退出。

    哪怕他无法得到顾轻舟,将来顾轻舟想起他,至少说他是个值得尊重的人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领悟,说明你是个很有远志的人。”顾轻舟笑了笑。

    司慕就冷哼了声:“我能领悟,只能说明你是个没有魅力的人。”
第657章 司慕的放手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顾轻舟瞪他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俩都忍不住笑出来。

    笑容破冰,突然感觉很轻松了,顾轻舟看到司慕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原来,他的纠缠,也让他自己很疲倦。

    “......顾轻舟,你记得我的好,这一点看来,你值得很幸福。”司慕低声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谢。

    他们各自上楼,顾轻舟的心情很明媚,司慕也是。

    他们总以为,两个人只有在一起才会甜蜜。原来放开了,他们彼此感觉这样轻松。

    司慕一直都知道,他是得不到顾轻舟的,如今他终于承认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把玉佩放好,然后更衣下楼。

    她去了趟司行霈的别馆。

    司行霈还在警备厅。

    “师座想要把事情查清楚,他不相信是意外。”副官告诉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沉吟。

    “去请他回来吧。”顾轻舟道,“就说我请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副官道是。

    然而,司行霈真的抓到了说起盗墓的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是一个商人的儿子,平素很不喜欢军政府,他说话带着挑拨,但是他只是随口一提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到他们会去挖,我真不知道,司少帅饶命,饶命啊!”他不停的磕头。

    司行霈重重踹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“师座,顾小姐请您回去。”副官上前,阻止了司行霈打这个人。

    司行霈就暂时放过了他,先回到了别馆。

    顾轻舟朝他走过来。

    她握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司行霈铁青的脸色还没有好转,气得太狠了。

    “祖母重新下葬了。”顾轻舟对他道,“很安详,没什么异常发生。”

    司行霈用力,抱紧了她。

    “轻舟。”他低喃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司行霈抱紧了她,将头依靠在她的肩膀上,声音更低了:“轻舟,你要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好好的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你又犯糊涂了吧。”

    司行霈握紧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祖母的坟墓被盗,让司行霈很烦躁,他总感觉有个人在背后搞鬼,然而那个人藏得很深,他没有抓到。

    事情没有在他的掌控之下,让他很气恼。

    两个人坐下之后,顾轻舟拿过手袋,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。

    她微微咬唇,把文件拿出来,递给了司行霈。

    “去跟阿爸说这件事之前,我想把这个给你看看。”顾轻舟道,“你觉得没问题,我们今晚就去说。”

    司行霈狐惑,拿过了文件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