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4章 顾轻舟的运筹帷幄

    司夫人见到了司慕,高兴极了。

    转眼看到了顾轻舟,顿时就落下脸来。

    顾轻舟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你阿爸和芳菲在衙门里,琼枝去了学校。”司夫人道,“你们再晚一步回来,我就要去陪总统夫人喝茶了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忙道:“姆妈,假如您要去的话,现在就去吧。我也想见见总统夫人。”

    司夫人满眸的嫌弃!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带顾轻舟去见总统夫人呢?

    司慕却在旁边帮腔:“姆妈,您带轻舟见识见识世面,也是我和您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司夫人道:“你都来了,我还喝什么茶?”

    司慕道:“我会住几天的。机会难得,您也不是每天都能见到总统夫人的,况且轻舟也想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假。

    司督军是南京政府的高官,然而司夫人没什么政治才能。

    总统夫人擅长英文,她与外交部和各大使馆关系密切,而且很通政务,有点瞧不起司夫人这样的。

    平常时节,总统夫人也不会特意说要喝茶,这次的确是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因为总统夫人要举办一个慈善晚宴,需要大家都放放血。

    哪怕是放血,也只有身份尊贵的夫人才能参加。

    司夫人若是不去,其他人还当总统夫人没邀请她,岂不是损失颜面?

    司慕说多住几日,司夫人就道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叫佣人给顾轻舟挑衣裳、化妆。

    司琼枝和司芳菲有很多衣裳,她们的身形跟顾轻舟差不多。

    挑来选去,司夫人终于给顾轻舟选出一条翠色素面旗袍,一条雪色披肩。

    这种翠色的旗袍,非常挑人的气质和皮肤。

    顾轻舟肤白如雪,头发浓密乌黑,身段婀娜。这身旗袍,衬托得她高华端庄,眉宇间的年纪大了几分,更显得稳重。

    很是雍容华贵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。”司夫人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。

    出来的时候,司慕眼底闪过几缕惊艳的芒。

    司慕宛如行走在炽热的沙漠,突然看到了沁人心脾的绿植,整个人的心头充满了向往和希望。

    他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不好看?”司夫人问司慕,“也不能怪我,她实在太瘦了,没衣裳好看。”

    司慕笑笑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顺利跟着司夫人,去了总统府。

    她见识到了很多的贵妇人,包括总统夫人。

    然后,经过旁人的介绍,顾轻舟跟周秘书长的夫人一见如故。

    “......我知道周秘书长祖上是中医,而且他自己也很喜欢中医,是不是?”顾轻舟笑问。

    周夫人道:“是的,中医没什么错啊,都是那些老鼠屎把中医带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请您和周秘书长去岳城,做些中医的研讨,正好也是正月的宴请。”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周夫人笑笑,没答应。

    顾轻舟也不勉强她。

    当天的宴席结束,顾轻舟就要到了周家私宅的地址。

    回到司督军的官邸,司督军和司芳菲、司琼枝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司芳菲很紧张,眼眸从顾轻舟身上滑过。

    她大概是怕顾轻舟来禀明实情的。

    “......我想邀请周秘书长去趟岳城,这样对我们中医大有帮助。”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司夫人就在旁边抱怨:“今天呢,总统夫人挺欣赏她,还说岳城的百姓爱戴她,偏偏她不会奉承。

    她只顾跟周夫人说话,反而冷落了其他人。这样吃不开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当着司督军全家的面,直接数落顾轻舟。

    若顾轻舟真是她媳妇,估计早就气八百回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笑。

    司督军则严厉看了眼司夫人。

    屋子里突然一静。

    司夫人也自知失言,后面的话就没有。

    晚饭之后,司督军把顾轻舟叫到了书房,问顾轻舟到底有什么事。
第644章 顾轻舟的运筹帷幄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顾轻舟道:“我真的是来结交周景辉的。”

    周景辉是总统身边的红人,将来可能会做政治部主任,即将贵不可言。

    能巴结到他,对政治前途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顾轻舟和周夫人有了交情,这算是打开了很好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错。”司督军道,“你是想让周景辉支持中医开办学校的立项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就要看缘分了。”顾轻舟道,“但愿有点效果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单纯结交周景辉,利用周景辉来反击董夫人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大家都以为她是为了中医合法化的立项而来。

    顾轻舟想过这点,却觉得周景辉并非最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司督军也是这么看的,他说:“当然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笑笑:“阿爸,事在人为嘛。”

    司督军颔首。

    想着岳城没什么事,司督军就道:“你多住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啊,可过年的事务还没有头绪呢。”顾轻舟笑笑。

    翌日,她亲自去拜访了周景辉。

    她也顺利接到了周景辉。

    周秘书长对顾轻舟非常的友善,甚至有点崇敬:“我听说过司家的少夫人,更知道您医术了得。”

    原来,他很欣赏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趁机提出了自己的要求:“我想请您去岳城做客,看看岳城中医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周景辉道:“那我非常荣幸!”

    他答应了。

    他甚至和顾轻舟交流了一些医学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医术很好,周景辉也听得懂,两个人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周景辉今年四十出头,他一直想结交一切军界的势力,可惜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假如司少夫人这边能有个突破口,让他和三军总司令府走动频繁,对他的仕途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是真心实意对中医很有兴趣,对中医此前的落寞充满了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去的。”周景辉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。

    事情很顺利,顾轻舟回到了司督军的官邸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她就乘坐火车回了岳城,司慕还留在司督军这边,陪陪他的母亲和妹妹们。

    顾轻舟回来之后,没什么异样,照常做她自己的事,等待新年的到来。

    过了年,一切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全是希望。

    司慕在南京住了三天之后,也回到了岳城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司行霈每天还是会给顾轻舟打电话,司慕装作不知情。

    而司慕,时常会对顾轻舟表示亲近和友好。

    一转眼,就到了年关。

最近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