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2章 司慕的不甘心

    送走了董夫人,顾轻舟回何家内院吃饭。

    何梦德问她:“那位董夫人是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没事找事的病。”顾轻舟笑了笑。

    何梦德微讶。

    顾轻舟怕他担心,解释道:“就是富贵病,说心悸睡不好,我看她是白日睡多了。”

    慕三娘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也要好好开服药方,别让人觉得咱们糊弄了她。”何梦德老实巴交的,不敢得罪董夫人。

    哪怕他跟军政府关系这样亲近,他仍是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“我开好了,姑父您放心吧。”顾轻舟道,“这里是药铺,我不会乱来,毁了咱们的声誉的。”

    何梦德这才点点头。

    顾轻舟在何氏药铺吃了饭,把一切都安排妥当,就回到了新宅。

    司慕不在家。

    顾轻舟不知不觉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司慕给她的压力太大了,导致她精神紧绷着。

    顾轻舟更衣,下楼来吃晚饭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司慕回来了。

    晚饭特意添了两道很鲜美的素材,其中就有蓬蒿。

    顾轻舟说:“这个时节的蓬蒿最好吃了,随便一炒,就很鲜美。”

    女佣笑道:“这是少帅吩咐炒的,原本没预备这个。”

    司慕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顾轻舟却感觉一口饭卡在喉咙里,让她感受很糟糕。

    那碧油油的菜,顿时看上去有点倒胃口。

    顾轻舟咬了下筷子头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司慕却解释了:“我突然想吃了。”

    是他自己想吃的,跟顾轻舟没关系,更不是他跟踪顾轻舟,亦或者打探顾轻舟的行踪。

    顾轻舟把碟子让他这边推了推,道:“你既然喜欢的话,就多吃些吧。”

    司慕很顺势夹了一筷子给她:“我看你也喜欢吃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在心中安稳自己:“只是巧合而已,只是巧合而已。”

    然而另一个声音又问她:“哪有那么多的巧合?姑姑中午刚给你留了这道菜,知道你喜欢吃,晚上就上桌了。”

    心情起伏,顾轻舟这顿饭吃得很别扭。

    饭后,她给铁道部门打电话,问起明天往南京去的火车可还有包厢。

    “最早几点?”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铁路部那边回答道:“早上五点的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就道:“那给我订好早上五点的包厢。”

    她挂了电话,司慕蹙眉:“你去南京?”

    “有点私事。”顾轻舟点点头,复而又问他,“我可以去吧?”

    司慕回神,道:“自然可以去了。你是去看阿爸吗?”

    顾轻舟却摇头。

    “是私事。”她强调道。

    司慕就没有再问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坐在沙发里,想要选好今天副官们的请柬样式,司慕就坐到了她对面。

    “这是正月宴请用的请柬?”司慕随手拿了一张。

    顾轻舟没有抬眸,声音不轻不重道:“是啊。你怎么突然对这些琐事有了兴趣?”

    司慕就道:“我最近也无事,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再次道:“我这边的事情很简单,假如你要帮我,我就没事做了。你还是想想找别的事情做吧。”

    若是以前,话题聊城这样,司慕肯定会甩手上楼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的他却没有动,坐在顾轻舟身边,似乎对顾轻舟的嘲讽视若不见。

    顾轻舟脸色微落。

    司慕坐在旁边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顾轻舟慢慢翻阅请柬,心中却在想:“过了年,找什么借口搬到颜公馆去呢?还是不要找借口了,直接搬到颜公馆去?”

    她不想再跟司慕住在同一个屋檐下。

    顾轻舟一边想着,一边慢慢翻阅,把几张请柬的样帖翻来覆去的看,始终没有定下哪个。

    司慕却一直在看她。

    她的皓腕纤瘦素净,落在烫金字的请柬上,格外醒目好看。
第642章 司慕的不甘心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看着她,越看,心中越发悲凉。

    他突然出声:“这么难选择?”

    顾轻舟回神。

    她手中正握着一张样式古朴的,说:“这种吧,比较庄重,其他的都太花哨了。”

    司慕颔首。

    剩下的,司慕帮她捡起来。

    顾轻舟准备上楼,司慕却突然喊她:“轻舟?”

    顾轻舟停下脚步,问他怎么了:“是新搬的房间不满意吗?”

    司慕摇摇头。

    顾轻舟站在楼梯的台阶上,司慕立在下面,故而他扬起脸才能看到顾轻舟的眼睛。

    顾轻舟则是居高临下审视司慕。

    司慕眼神不躲,问顾轻舟:“你真的想好了跟司行霈结婚?”

    顾轻舟颔首:“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!”

    司慕心中闪过无尽的悲凉。

    他似乎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,直直浇灌,他冷得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他站稳了脚步,想要再说什么时,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.......我很小的时候,就喜欢司行霈。”顾轻舟道,“现在,我也未改初心。”

    司慕怔愣了之后,心神恢复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问:“他杀了你的亲人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现在是无所谓了吗?”司慕的声音,倏然冷漠了下来,“此事,还没有人知道,你觉得所有人都无所谓吗?”

    司行霈杀了顾轻舟的亲人。

    那两个含辛茹苦养大了顾轻舟的人,全部死在司行霈精心安排的杀局之下。

    此事传开了,世人会怎么想顾轻舟?

    再加上,顾轻舟如今是司慕的妻子,在司慕还活着的时候,她就要改嫁司行霈,舆论会突然说她?

    这两样,就足够她身败名裂的吧?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为了司行霈,冒如此大的风险?司行霈是个声名狼藉的人,你也要这样吗?”司慕往上走了两个台阶,逼近顾轻舟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呢?”顾轻舟斜睨他,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你没必要嫁给他。”司慕道,“你跟他,什么也不是!”

    因为没睡过,所以什么也不是吗?

    司慕对女人的定义,肤浅到了如此的地步吗?

    “我已经和他订婚了。”顾轻舟表情淡淡的,“现在,他是我的未婚夫。不管有什么舆论压力,都是我们两口子的事。

    而我跟你,半年前就离婚了。司慕,你脑子糊涂了吧,我跟你才什么都不是!”

    司慕身不由己往后退。

    他踩空了一个楼梯,差点跌下去,半晌才站稳身形。

    等他站稳了的时候,顾轻舟已经三两步上楼,消失在楼梯的蜿蜒处。

最近阅读